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275章 谢御澜凶多吉少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不要,昆仑,不要,你不要死,我送你回去。”阿雅哭着摇头,用力去捂着昆仑身后的伤口,可昆仑后背的伤口太多了,弓箭几乎将他的后背全部刺穿。

    阿雅哭着摇头,失控的喊着。“昆仑,你不要死,不要……”

    阿木跪坐在一旁,仰天哀嚎。

    整个后山回荡着凄凉的叫声。

    昆仑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王死亡之地深处走。

    朝阳的眼眶有些湿润。

    她似乎明白了……

    为什么扶摇说,蛊人和死亡之地的阿古弥雅,有着凄美的爱情。

    这个叫昆仑的蛊人,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也要死在自己最爱的女人身边。

    他出谷救阿雅,是因为阿雅是阿古弥雅的孙女,他遵守承诺不出死亡之地是为了阿古弥雅,如今背弃承诺也是为了阿古弥雅。

    老者说得对,蛊人也是人,他们的感情……比人更加纯粹。

    爱了,就是爱了。

    “阿雅,别去……我们要走了。”阿雅想要跑去死亡之地看昆仑,被朝阳抱住,用力抱紧在怀里。

    这些生离死别,不是阿雅这么小的年纪应该经历的。

    一天之间,阿雅要看着自己在乎的人接连死去,这对她……不公平。

    “昆仑不会死,对不对?”阿雅哭着擦眼泪。

    “嗯,蛊人会自愈的……”朝阳撒谎了。

    昆仑不离开死亡之地,那遍是永远沉睡了。

    死亡之地的传说一直在,无人敢靠近,那便……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他是死还是活着。

    “阿雅,我们走……”

    朝阳的腿受了伤,一瘸一拐的牵着阿雅下山。

    他们要尽快离开。

    阿雅能操控两个蛊人的消息若是传到老皇帝耳朵里,他必然不会让朝阳和阿雅离开南疆。

    ……

    死亡之地,阿古弥雅墓碑。

    昆仑几乎走不到墓碑前便摔在了地上。

    血液流了一路,昆仑的视线已经模糊。

    恍惚中,他看见那个脖间挂着银色项圈,脚上踩着银铃的少女,坐在阿古弥雅坟包上冲昆仑笑。“我们小昆仑又耍脾气了?”

    “昆仑,你想我了吗?”

    昆仑拼命的往阿古弥雅的位置爬去,冲她笑。“我……犯错……”

    他犯错了,想让阿古弥雅惩罚。

    “是啊,我们昆仑没有遵守承诺,出谷了呢。你说,要怎么惩罚我们昆仑呢?”阿古弥雅的笑声如同银铃一般悦耳,俏皮的少女捧着昆仑的脸颊,慢慢俯身吻了一下。“那就罚我们昆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只能和弥雅在一起。”

    昆仑笑了,慢慢蜷缩起受伤的身体,将自己的身体蜷缩在阿古弥雅的坟冢旁边,安详的闭上双眼。“好……”

    昆仑,永远爱着阿古弥雅。

    只爱阿古弥雅一人。

    昆仑,这辈子,下辈子,永远守在阿古弥雅身边,永远守着。

    “我们小昆仑累了,要睡觉了,乖……好好睡一觉。”

    死亡之地似乎还回荡着阿古弥雅的歌声,她和昆仑留在死亡之地的那段时光,是阿古弥雅一生最快乐的时光。

    她会光着脚丫戏水唱歌,昆仑会跳到水里抓鱼玩闹。

    她会抱着昆仑给他唱摇篮歌,哄着这个身高九尺却单纯到没有心机的孩子入睡。

    “昆仑,我们永远在一起……”

    阿古弥雅用自己的生命困住昆仑,也将自己的命交给了昆仑。

    死亡之地的传闻是凄美的,是一个南疆最有天赋的控蛊女,与蛊人之间的爱情。

    “弥雅,我们永远在一起……”

    ……

    朝阳带着阿雅下山,到了山脚下,他们似乎听到死亡之地传来悲鸣。

    无数的乌鸟在死亡之地上空盘旋,似乎在替谁悲鸣。

    朝阳喉口有些哽咽,实现落在阿木身上。

    曾经,她将蛊人视为异类,只想除掉。

    可昆仑……却真真实实给朝阳的心灵重击了一下。

    蛊人,比人更纯粹。

    难怪老者曾经说过,他这辈子都不愿意提及自己的爱人,是因为他的爱人……爱上了别人。

    而那个人,更值得被爱。

    老者终其一生的执念,是自己居然输给了一个蛊人。

    可扪心自问,人心多变,利欲害人。

    他心有杂念,爱的没有那么纯粹。

    可蛊人不同,他爱了就是爱了。

    爱了,就是深入骨血。

    “阿雅,走……”

    阿雅傻傻的站在原地,直到被朝阳拽走,视线都在死亡之地的方向。

    昆仑,会永远和祖母在一起的。

    阿雅光着脚丫走在路上,脚上的银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阿木跟在阿雅身后,听着她的铃铛声,不离不弃。

    万物皆有轮回,血脉的传承便是逝者生命的延续。

    但愿,阿古弥雅和昆仑的悲剧,不会在阿雅身上延续。

    ……

    奉天,边关三十二城。

    “将军英明!”

    “将军,战!”

    一鼓作气,在萧君泽的计谋下,木怀成和木吉拿下了东阳城,将大虞边关军逼到了淮阳城外,连淮阳城也收入囊中。

    一连拿下两座城池,这让木家军士气大涨。

    木吉紧张的看着木怀成,想听他的意思。

    木怀成回眸看着萧君泽,等待指令。

    萧君泽摇了摇头。“养兵。”

    丢失边关两座城池,这对谢御澜来说意味着耻辱。

    “谢御澜是大虞开山王的女儿,帝辛就等着抓开山王一家的把柄。”

    此番不仅仅是赢了两座城池,还能除掉谢御澜。

    ……

    谢御澜从未打过败仗,可却在遇上木家军以后连连受挫。

    她丢了两座城池,若是不将功赎罪,整个谢家都会受到牵连……

    大虞新帝看似人畜无害,实则心思沉重。

    她父亲是先帝指明的摄政王爷……

    她在边关犯了错,谢家必受牵连。

    “郡主,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我们……我们再夺回来便是……”婢女紧张开口,想要安抚谢御澜。

    谢御澜摇了摇头。“来不及了,就算朝阳不在木家军,他们……一定有高人。”

    谢御澜知道来不及了,她若赢了,一切都好说,可她败了……还是因为一时大意,没有管控好边关军……

    胤承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只能退而求其次,趁机除掉谢家。

    谢御澜早就知道……谢家站在风口浪尖。

    如今……怕是要翻船了。

    这也许就是谢家的命。

    “小姐,世子还在敌军,我们……”婢女有些担心,木家军打赢了,会不会拿小世子开刀。

    “他留在敌军,反而安全。”谢御澜握紧双手。

    也罢……只要能给谢家留后。

    “陛下圣旨到!”

    营外,朝中来人了,快马加鞭。

    太后死了,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帝辛一定会趁热打铁斩草除根。

    谢家,危已。

    “谢家统帅御下无方,丢失城池,战败而归,限三日内赶回国都……”

    果然,帝辛的罪状已经送到边关。

    此次回京都,凶多吉少。

    “郡主!”婢女惊慌开口,拉住谢御澜。“郡主……不要回去……”

    “郡主,我们不妨也与木家军一样,边关自立,不要回去!”婢女惊慌开口。

    “啪!”谢御澜给了婢女一个耳光,手指有些发颤。“元左元祐,你二人口出狂言扰乱军心……即刻滚出谢家军,永远都别回来!”

    谢御澜,在救元左和元祐。

    不要跟她一起回去。

    她此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