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265章 萧君泽的蛊蝶都死了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南疆,驿站。

    “萧君泽……”朝阳惊慌下马,她终究还是先赶回了驿站。

    她怕萧君泽出事。

    “朝阳姑娘。”柳茗烟开心的跑了过去。“那些蛊蝶全都进去了!”

    她本想说,那些蛊蝶很快就会被烧死,可朝阳根本没有理会她,直接翻身下马,快速冲进了火场。

    “救火!还不快救火!”柳茗烟也担心君泽出事。

    “小姐,还不行,我们不能功亏一篑,那蛊蝶必须全部烧死!否则,只要一个活着,它们还会无限繁殖卷土重来!”

    婢女紧张摇头。

    柳茗烟慌张的握紧双手,君公子可一定要撑住。

    火场。

    大火让朝阳根本看不清视线,用力踹开身边的易燃物,朝阳捂住口鼻冲了进去。

    “萧君泽!”

    横梁下,萧君泽被压住,四周火势蔓延,地上有很多已经挣扎不动的蛊蝶尸体。

    “萧君泽……”

    眼前的一幕让朝阳震惊,连呼吸和心跳都停止。

    眼眶瞬间泛红,眼泪涌了出来。

    那一瞬间,朝阳不知道是被烟雾呛得,还是被感动。

    那些蛊蝶,明明怕火,却牢牢的扑在萧君泽身上,几乎将萧君泽全部包裹,隔绝火焰对萧君泽的伤害。

    火焰燃烧在蛊蝶身上,外层的蛊蝶全都成了灰烬。

    可里面的蛊蝶依旧护着萧君泽,像是一个茧,将萧君泽保护在里面。

    “朝儿……”感受到有人在用力搬动他身上的横梁,萧君泽唤了一句。

    “我在……”朝阳声音哽咽,当看到他身上的蛊蝶都被烧死的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她错了……

    萧君泽说没有这些蛊蝶他早就已经死了,那一刻……萧君泽就已经将蛊蝶当成亲人了。

    人有些时候,往往不如这些看起来没有情感的蛊物。

    它们,比人更有情。

    “对不起……”朝阳哭着给萧君泽道歉,那些蛊蝶全都死了……死在她的脚下。

    “萧君泽……对不起。”

    是她自作主张给萧君泽体内下了蛊蝶卵,也是她自作主张让萧君泽除掉这些蛊蝶。

    她只是……习惯性的不信任萧君泽了。

    她将对萧君泽的怨气,转嫁到了这些蛊蝶身上。

    它们没有错,它们是无辜的。

    “别哭……”我没事。萧君泽擦了擦朝阳的眼泪,笑着靠在朝阳怀里。

    还能看见她为自己流泪,好像也值了……

    “我们出去!”朝阳眼眸沉了一下,她以为柳茗烟至少不会伤害萧君泽,可拖到现在也不救火,分明就是想要谋杀!

    “救火!”

    西厢外,柳茗烟惊慌开口。

    婢女还想再拖延一下,她有私心,她想让这场大火连萧君泽一起烧死。

    一个控阴蛊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人,人人得而诛之。

    而小姐,是被这男人蛊惑了!

    “你们听不见吗?救火!”柳茗烟慌了,怒意浓郁。

    身边的人不敢不听了,只好惊慌的冲了上去,去救火。

    “救火!”

    ……

    火势扑灭了,朝阳搀扶着萧君泽从西厢房走了出来。

    “君公子!”柳茗烟紧张的跑了过去。

    “滚!”萧君泽声音很冷,看柳茗烟的眼神透着浓郁的杀意。

    柳茗烟被萧君泽的寒意吓得一时不敢说话,站在原地有些僵硬。

    朝阳也下意识看了萧君泽一眼,第一次……见萧君泽发这么大的脾气。

    之前在皇宫,萧君泽也经常会胡乱发脾气,对她不好,但这样的寒意是从来没有过的。

    足以见得……这些蛊蝶对于萧君泽来说有多重要。

    “柳姑娘,我们都错了,那些尸体身上的伤口不是因为蛊蝶寄生,也不是因为蛊蝶破茧而死,是吸血蝙蝠,另一种阴蛊。”朝阳蹙眉,解释了一下。

    柳茗烟惊愕的看着朝阳,有些不敢相信。

    “蛊蝶……没有害人。”朝阳扶着萧君泽想要带他离开,她要尽快先帮萧君泽处理伤口。

    “君公子……”柳茗烟声音有些哽咽。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不识好人心,我们小姐也是为了你好!”婢女生气的指责萧君泽,指责他恩将仇报。

    萧君泽眼眸充满杀意,那一刻……他只想杀人。

    “萧君泽……”朝阳扶着萧君泽的手收紧了些,带他离开。

    她知道萧君泽处在失控的边缘。

    “这些蛊蝶一直陪着我……”萧君泽声音哽咽。

    朝阳什么都没说,这次……是她错了。

    是她不该不信任萧君泽。

    “抱歉……”朝阳再次道歉。

    “朝阳,小时候……我母后给我讲过一个故事……”

    回到房间,萧君泽趴在床榻上,声音有些虚弱。

    朝阳将萧君泽被烧焦的衣服扯开,小心翼翼的触碰他的伤口。

    “我母后说,从前有一个放羊的小孩,他为了引起大人的主意,就说狼来了,让大家惊慌。”萧君泽将脑袋完全埋在被褥中,身体在发颤。

    朝阳眼眶有些湿润,他知道萧君泽不是因为疼痛而发颤,而是因为失去了珍惜的东西。

    “第一次撒谎,大人都信了。第二次,他又撒谎,喊狼来了,还是有人信了……第三次,狼真的来了,可他喊破了嗓子也没有人相信他了……”

    萧君泽执着的在讲着故事,这个故事不知道是说给他自己听,还是说给朝阳。

    朝阳触碰萧君泽伤口的手僵了一下。

    她知道萧君泽在埋怨她,没有相信他的话……

    也没有相信那些蛊蝶。

    萧君泽是个很感性的人,至少对于这些蛊蝶,他是真的当家人一样对待了。

    “这样反复受伤,伤口会很难恢复……”朝阳小声开口,将淤血清除。

    萧君泽没有说话了,趴在床榻上昏睡了过去。

    “别走……”

    “娘……”

    萧君泽又做噩梦了。

    他总是会在梦里喊着自己在乎的人。

    他其实很害怕失去。

    无论是朝阳,长孙皇后,还是这些蛊蝶。

    朝阳帮萧君泽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叹了口气。

    看来长孙皇后的死,对萧君泽来说……真的很受打击。

    只是萧君泽还不知道,长孙皇后……是为了别人殉情,抛弃了他。

    萧君泽一直都以为长孙皇后是被隆帝害死的,所以父子之间到了最后都是有嫌隙的。

    可萧君泽却不知道,长孙皇后的心早就已经不在隆帝身上,还和别的男人……生下了阿雅。

    阿雅……也是长孙皇后不爱隆帝的证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