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259章 萧君泽再次威胁朝阳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如今又为何留在我身边?”朝阳警惕问了一句。

    “师父的暗杀营有规矩,只有真心想要留下的人才能留下,何顾心不在朝堂,早就已经离开。”何顾作揖,再次开口。“小姐大可不必费心神怀疑何顾,在百晓堂的保护任务结束之前,何顾对小姐完全忠心。”

    朝阳的心慢慢缓了下来,点了点头。“你去吧。”

    何顾离开,朝阳脚下的步伐加快了些。

    支开何顾,朝阳跑到草垛后看了眼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的萧君泽。

    “你想死在驿站?”朝阳没有好脾气,看见萧君泽的时候总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知道朝儿不会让我死……”萧君泽笑了一下,像是赢了一场豪赌。

    “那你真是想多了。”朝阳冷笑,摸了摸萧君泽的脉搏。

    眼底闪过一丝震惊,朝阳惊讶的微微张了张嘴,骂人的话到了嘴边生生咽了下去。

    病入膏肓濒临死亡之人的脉象也不过如此。“有伤,你没有静养?”

    “朝儿,我担心你……”萧君泽虚弱的反手抓住朝阳的手腕。

    朝阳下意识躲开,冷眸看着萧君泽。“陛下,折煞朝阳了。”

    “朝儿……我知道我错了。”他错的很离谱,大错特错。“我早就……”

    早就已经对你动心了,无关当初是谁救了他。

    就算不知道朝阳就是当年避暑山庄救他之人时,他就已经爱上朝阳了。

    他只是不愿意,也不敢承认罢了……

    “陛下不会是想说,你早就爱上我了吧?”朝阳讽刺的笑了一声,像是能揣摩别人的心思。

    萧君泽的喉口滚动了一下,被朝阳的冷意刺的遍体鳞伤。

    “我猜,陛下应该已经知道,当年在避暑山庄救你的人是我吧?”朝阳的声音很冷,不是质问,是毫无感情波动。

    萧君泽很慌,别开视线,不敢看朝阳的眼睛。

    “陛下……”朝阳靠近萧君泽的耳畔,声音低柔,但却透着浓郁的梳理和魅惑。“是不是无论是谁,只要当初在避暑山庄救了你,你就会爱她?那如若是一个男人呢?那陛下就断袖?”

    朝阳讽刺的意味很明显,不知道恩情之前谁都不爱,知道恩情之后就盲目去爱……

    对慕容灵的那一套想再用到她身上吗?

    真是可笑。

    “我……”萧君泽想要解释,可却无力解释。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从没有这般窘迫过。

    “陛下,咱们都是熟人了,没必要装什么情深,陛下重伤还一路护着我,必然是因为朝阳还有利可图。既然有利可图,那就谈合作,何必要假模假样的去扯感情?”萧君泽没死,其实朝阳的心松了很大一口气。

    至少……木怀成和木家军,不是孤军奋战了。

    “为了木家军,陛下您不能死。”朝阳将萧君泽扶了起来,往驿站走去。

    为了木家军萧君泽不能死,她对萧君泽有利可图,萧君泽对她同样有利可图。

    互相利用而已,她也能少一些愧疚。

    眼底闪过一丝伤感,朝阳在为毒谷上死去的小傻子伤感。

    痴傻后的萧君泽,眼中没有利益……他会为了护着朝阳牺牲自己,也会在撑不住疼痛的时候求朝阳杀了他。

    明明是个傻子,可朝阳却觉得……忘记一切世俗的萧君泽,是另外一个人,是有血有肉的人。

    萧君泽的视线一直在朝阳脸上,可朝阳的冷漠让他的心冷的透彻。

    他知道,这个时候朝阳不会原谅他。

    无论他解释再多,朝阳都不会相信他的。

    “木家军孤军奋战,没有我的命令,他们会死战,死守,若是大虞拼尽全力,后无退路,前有虎狼,他们只有死路。”萧君泽声音有些发颤,没有底气。

    明明他在威胁朝阳,却用最怂的语调说着最具威胁的话。

    萧君泽总能拿捏朝阳,因为朝阳的心太软了……

    她的软肋太多。

    “春兰还在宫中,我若是……不尽快回宫,她会有危险。”沈芸柔真正坐稳太后之位以后,不可能不排除异己,皇宫会彻底大换血。

    朝阳走着的脚步瞬间僵住,喉口灼热的看着萧君泽,眼眸透着浓郁的杀意。

    她就知道,萧君泽只要不再痴傻,一定还是本性难移。

    威胁,是萧君泽惯用的伎俩。

    萧君泽呼吸和心跳都在急速,他不是想威胁朝阳,他只是想要找个正当的理由留在朝阳身边。

    “陛下想要什么?”朝阳没有和萧君泽多说废话。

    “留在我身边……”萧君泽几乎下意识说出口,急迫的说完又改了口。“让我留在你身边,助我回到大虞……稳固朝堂,除掉沈清洲和萧承恩。”

    朝阳眼眸和视线越发冰冷。

    就算萧君泽不说,她也会想办法利用萧君泽回到奉天,她要对付的人,是沈清洲。

    互相利用而已……

    冷笑一声,朝阳对萧君泽越发绝望。

    这个人……是天生的帝王。

    无情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好啊。”朝阳收敛了脸上的寒意,嘴角扬起笑意。

    可在萧君泽看来,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朝儿……”萧君泽想要解释,可朝阳不给他机会。

    “陛下,您伤势过重,还是快些上楼静养。”朝阳一刻都不想与萧君泽多待。

    “朝儿,我只是……”只是想让你留在我身边。

    “君公子!”

    萧君泽的话还没有说完,柳茗烟等人就从马车上下来,停在了驿站的院落中。

    “君公子,你的伤……”柳茗烟很担心萧君泽,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身边还养着一群能杀人的蛊蝶。

    “好多了,谢姑娘关心。”萧君泽客气的回应,转身发现朝阳已经走了。

    “朝儿!”萧君泽匆忙追过去,伤口疼的有些站不稳。

    “君公子!”

    柳茗烟慌张的扶着萧君泽,一脸担忧。

    朝阳方才也下意识转身,可萧君泽身边已经有人在扶他。

    “朝儿……这位是南疆柳门镖局的千金,柳茗烟。”萧君泽先报了柳茗烟的身份,朝阳那么聪明,应该知道镖局意味这什么。

    朝阳的视线果然僵了一下,落在柳茗烟身上。

    镖局,在各国之间互通,是所有商路的重要创建者,也是各路商户的经济命脉来源。

    如今,天下混乱,多马匪流寇,各国之间互通的生意往来就需要镖局出面押运货物,柳门镖局作为南疆第一大镖局,其势力和实力足以影响各国商脉。

    为政者,商兵两不落。

    崇文尚武,重商兴农,这是治国之根本。

    “君公子,这位姑娘是……”柳茗烟抬头看着朝阳,莫名心口一紧。

    这个女人,好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