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229章 沈清洲的人保护朝阳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药芦。

    空旷的房间只剩下萧君泽和老者,两人都不说话,场面有些诡异。

    “这蛊蝶入体,要减少体内血液流动,防止蛊卵跑到其他地方去,春天来了……人总是会躁动,为了你的生命安全,阉了活得长久。”

    老者手中拿着小刀,悠悠开口。

    萧君泽趴在床榻上,后背一紧,他只是装傻……可以容忍朝阳剃光他的头发,也能容忍朝阳把他易容的这么丑,但……这种事儿,打死都不行。

    “你……你欺负人,我给朝儿说……”萧君泽闷声开口。

    老者扬了扬嘴角,装,继续装。

    “朝儿是我的徒弟,我说什么是什么,我说阉了你能活得长久些,你就能活得长久些。”说完,老者把萧君泽的双手绑了起来,直接绑在床头上。“可能有点疼,忍一忍,眼睛一睁一闭,就过去了。”

    “喂!”萧君泽有些急了,又不能对老者动手,他装了这么长时间的傻子就是为了留在朝阳身边……不能功亏一篑。

    “别怕,不疼。”老者一副骗傻子的语气,把萧君泽的双脚也绑在了床上。

    “老头,你别太过分!”萧君泽磨了磨后槽牙。

    “怎么,不装了?”老者挑眉。

    萧君泽哼了一声,别开视线,假装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你和你母亲长得很像。”老者看了看萧君泽那张普通的脸,知道他的本来面目。

    萧君泽蹙眉,又怕老者诈他,不敢开口。

    “我第一次见你母亲时,就是我儿子的死期。”老者的声音微微带着点怨气,但恨意却并不是冲着长孙皇后。

    萧君泽的眼眸凝滞了一下,慢慢握紧手指。

    “我不知道你留在毒谷的用意,是为了朝儿,还是为了阿雅,总之……”老者的眼神凌厉了些,透着浓郁的警告。“想在南疆的地界上耍花招,你还嫩了点儿。”

    萧君泽蹙眉,依旧没有说话。

    傻他还是要继续装的,他仅仅只是想要留在朝阳身边。

    至于老者说的阿雅,是那个小女孩?

    ……

    毒谷,后山。

    “阿雅?”朝阳原本是要和阿雅一起来后山采药的,但一转头就发现阿雅自己跑了。

    朝阳叹了口气,小孩子心性,太爱玩儿。

    抬头看了眼悬崖上的一只紫夜草,她在书中看到过,这种草药只生长在南疆部分地区,解毒缓解疼痛有奇效。

    四周看了一眼,环境,朝阳打算爬上去。

    那药萧君泽应该可以用得到。

    腿上还绑着木板,老者这段时间在帮朝阳调整脚踝处的损伤,攀爬起来不是很方便。

    踩着一旁的石块往上爬了几步,朝阳将脚踝上的木板先拆下来。

    快速往上方攀爬,终于手能够到那筑紫夜草,可刚要去摘……发现旁边盘旋着一条壁岩色的长蛇。

    微微蹙眉,朝阳心口一颤,就这么下去有些可惜,只好单手拿出匕首打算先杀蛇。

    那长蛇似乎感受到了危险,吐着蛇信子弓起脑袋,紧紧的盯着朝阳。

    快速出手,朝阳极快的将匕首扎在长蛇的七寸上。

    那蛇挣扎了一下便不再活动。

    朝阳松了口气,采了紫夜草打算往下爬,可刚要拿匕首,那本来奄奄一息的蛇却突然做了最后的反击,一口咬在了朝阳的手腕上。

    “啊!”脚下一滑,朝阳从山崖摔了下去。

    蛇毒扩散的快速,朝阳眼前有些发黑。

    “你是……”本已经做好了迎接坠落撞击的疼痛,可一个身影闪过,将朝阳稳稳接住。

    朝阳警惕的问了一句,接住她的人武功很强,而且……跟了她很久了。

    这段时间,朝阳发现始终有人盯着她,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原本以为是暗杀之人,可这人始终没有行动,今日自己坠崖,倒是把他逼出来了。

    能在毒谷活动,想来也是老者首肯的,会是谁的人?

    那人警惕蹙眉,不小心让朝阳发现了他的存在。

    “你别怕,我是百晓堂保护你的暗卫,没有恶意。”暗卫伸手抓住朝阳的手腕,用力将蛇毒吸了出来,想要用朝阳采的紫夜草帮她解读。

    毒蛇守护的一般就是它蛇毒的解药,这草必然解毒。

    “不行……”朝阳蹙眉,摇了摇头,这草是给萧君泽采的。

    “姑娘,这蛇毒性很烈,先救你要紧……”暗卫有些犹豫。

    “你是百晓堂的人,就听我的……”朝阳用布条用力绑住手腕,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师父会帮我解毒,不用管。”

    暗卫什么都没说,他的命令……确实是要听朝阳的,保护朝阳,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出面。

    只不过,他不是百晓堂的暗卫,而是沈清洲从小养大的暗卫。

    “百晓堂,是隶属于毒谷吗?”朝阳有些不解,百晓堂应该和南疆没有关系才对,为什么和毒谷颇有渊源?

    “百晓堂不属于任何国家,只是情报组织。”暗卫跟在朝阳身后,生怕她撑不住摔在地上。

    “你为何要来保护我?”朝阳警惕的看了对方一眼,不信任任何人。

    “姑娘完全可以信任我,既然毒谷老者让我入谷,并且在暗处保护您,就说明我值得可信。”暗卫很聪明,能知道朝阳在警惕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朝阳松了口气。

    他说的很对……

    朝阳不信任任何人,但是信任老者。

    “何顾。”暗卫低头开口。

    “何顾……”朝阳隐忍的扶着树干,深吸了口气。“我记住……你的名字了。”

    “姑娘!”朝阳说完,毒素已经扩散,眼前一黑摔在了地上。

    暗卫快速出手,将朝阳横抱,往药芦走去。

    ……

    后山,山洞。

    阿雅抓小动物喂养蛊人,在阿雅眼中,万蛊皆可养,蛊人虽然可怕,也不过是个大型的蛊虫罢了。

    “你很听话哦,这个奖励你。”阿雅将小兔子扔在蛊人面前,试着和蛊人对视,想要读懂他的意思。

    阿雅天生能与蛇虫交流,蛊人从小与蛊虫为伍不会说话,除了阿雅,他听不懂任何人的话,任何人也不懂他的痛苦。

    “你很痛?”阿雅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后背,那是蛊人受伤的地方。

    蛊人盯着阿雅看了许久,警惕的点头。

    阿雅往前走了一步,不敢确定蛊人会不会突然攻击自己。

    蛊人也警惕的盯着阿雅,随时做出攻击的状态。

    “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阿雅摆了摆手,看着蛊人的眼睛。

    蛊人慢慢放松了警惕,让阿雅靠近自己。

    阿雅看了看蛊人的后背,剑伤已经愈合,但后背扎了木刺,有木刺的地方伤口无法愈合,所以一只在溃烂流血。

    “你要忍着。”阿雅看了蛊人一眼,小手安抚的拍了拍蛊人的脑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