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204章 朝阳报复萧君泽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朝儿……”

    好在萧君泽只是喊了朝阳的名字,再次昏死了过去。

    朝阳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终于松了口气,赶紧打扫‘战场’。

    将萧君泽的头发收好,藏在了山洞里。

    藏好后,朝阳思索了片刻,又拿了一缕,留给萧君泽做纪念吧……

    反正头发还会长出来的,别太悲伤……

    忍着报复的心思,朝阳掰着萧君泽的脑袋看了一眼,伤口不算很深,但石头碎片在里面,需要尽快处理。

    从身上撕扯了布条,朝阳把药草敷在萧君泽的脑袋上,报复性的多缠了几圈。

    捏着萧君泽的脸瞅了瞅,朝阳由衷感慨,得亏萧君泽这张脸鬼斧神工,否则……

    真扛不住现在的造型。

    “外面杀你的太多,这段时间先藏在这里吧。”朝阳小声说了一句,四处寻找出口。

    但整个坑洞除了他们掉落的地方,再无出口。

    活动了下筋骨,朝阳还是放弃了,她也有伤,不能强行冒险。

    “姐姐!”

    肚子咕咕叫了一下,朝阳发现自己有点饿了。

    头上传来声响,一个小脑袋露出来,趴在坑洞边,手里还拿着吃的。“姐姐,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哦,我给你带来了吃的。”

    朝阳笑着看了小家伙一眼,扬了扬嘴角。“小仙女,谢谢啦。”

    阿雅开心的笑着,笑声纯粹。

    找了藤蔓,阿雅把东西给朝阳放了下去。

    “阿雅,帮姐姐再找些东西和伤药行吗?”朝阳看了萧君泽一眼,他还在发烧,需要先退烧。

    洞坑里的东西有限,老者的药芦里有太多上好的伤药,可以让阿雅去偷。

    “好的姐姐,你放心,我不会让坏哥哥知道的。”阿雅冲朝阳眨了眨眼睛,两人已经达成统一战线,把扶摇当成‘敌人’。

    ……

    药芦,扶摇躺在摇椅上,莫名打了个喷嚏。

    正想着朝阳和小家伙去采药还没回来,就看见一个小身影偷偷摸摸钻进了药芦。

    眯了眯眼睛,扶摇起身走了过去。

    阿雅偷偷往自己的布袋兜里装朝阳要的东西,身后扶摇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一下子把小家伙抱了起来举过头顶。“偷偷摸摸做什么?”

    阿雅吓得一哆嗦,抗拒的挣扎。“坏人,坏人放开我!”

    扶摇没办法,把阿雅放在地上。

    阿雅哼了一声,一脚踩在扶摇的脚上,转身跑路。

    扶摇叹了口气,小家伙记仇的很。

    “朝儿呢?”药芦外,胤承来找朝阳,昨夜未见,他多少有些不放心。

    “朝阳去采药了。”扶摇悠悠开口,没正眼看胤承。

    “她还有伤,你居然让她去采药!”胤承有些生气,转身想要去后山找朝阳。

    “是我外公让她去的,朝阳昨夜求我外公救了萧君泽。”扶摇依旧慢悠悠开口,故意刺激胤承。“你也知道我毒谷的规矩,求我外公救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胤承转身的脚步一僵,双手用力握紧。

    他当然知道,毒谷老者是不会……平白无故救人的。

    “你什么意思?”朝阳求老者救萧君泽,答应了什么……

    “她答应拜我外公为师,终身留在毒谷……”扶摇起身,挑了挑眉,嘴角上扬。“看来,你对朝儿来说也没有那么重要。”

    胤承的呼吸有些急促,手指骨节泛白。

    朝阳……牺牲自由,去救萧君泽?

    她到底……对萧君泽还抱有怎样的心……

    为什么萧君泽那么伤害她,她却还要救他。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胤承深吸了口气,他不相信朝阳会为了萧君泽牺牲自由。

    就算是真的,胤承也不怕。

    他有一万种方式带朝阳离开南疆。

    再或者……他带兵踏平南疆。

    眼眸沉了一下,胤承径直离开。

    他的野心,可不仅仅局限于大虞……

    萧君泽出事,奉天必乱。

    奉天皇室已经无可继任之人,沈清洲若是无反意,奉天衰败也是必然的事情。

    这天下,他终将踩在脚下。

    扶摇看着胤承离开,摇了摇头,这个人眼中的野心太过可怕,将来……也会是最强的敌人。

    “公子,奉天的皇帝已经失踪,生死未卜,若是再除掉这大虞的皇帝……”身后,暗卫小声开口。

    扶摇摇了摇头,眯了眯眼睛。“一个从几岁便被养在敌国做质子的人,能在历尽千辛万苦,受尽了苦难屈辱后安全回国,还能在短短几年的时间登基称帝,将整个大虞领上正轨,强军安民……你以为,他是那么好对付的吗?”

    “公子您怀疑……”暗卫倒吸一口凉气。

    “没错,鬼谷兵书是如今兵家必争之书,传闻得之得天下,帝辛在奉天白狸身边长大,我怀疑他手中有那兵书。”不过,就算是兵书在手,这帝辛也算得上是天纵奇才了。

    这样的人,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冷漠……

    “盯紧他就好。”看得出来,朝阳对于胤承来说,是软肋……

    ……

    后山,洞坑。

    朝阳叼着狗尾巴草,忍着疼先给自己上药。

    萧君泽的烧已经退了,这会儿还在昏迷中。

    这洞坑虽然没有多余的出路,但还算安全。

    不知道木怀臣有没有逃出去……

    朝阳上药的手顿了一下,后背的伤她够不到。

    “朝儿……”

    身后,萧君泽醒来的时候,头昏沉的厉害。

    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满是伤痕的后背,还有笨拙给自己上药的朝阳。

    眼眸沉了一下,萧君泽用力撑着身体要坐起来。

    朝阳心口一紧,惊慌的穿好衣服。“萧君泽,你醒了!”

    紧张的看着萧君泽,朝阳有些害怕萧君泽情绪失控……

    这山洞没有出路,她现在受伤,未必是萧君泽的对手。

    “朝儿……呜呜,疼。”萧君泽捂着胸口的位置,哭了起来。

    朝阳愣了,傻在原地傻了很久,萧君泽的表现……不太对劲儿……

    “萧君泽?”朝阳试探的喊了一句,就看见萧君泽眼眶红肿的瞅着自己,一脸受了委屈的样子。

    朝阳的心口咯噔了一下,不太敢相信,这是……摔傻了?

    “朝儿,脑袋好疼,这里也疼。”萧君泽盯着个裹了纱布的脑袋,滑稽的哭着,眼眶通红……却诡异的让人心疼?

    朝阳的心跳越发慌乱,不能确定萧君泽是真的傻还是假装……

    “萧君泽,我是谁?”朝阳指了指自己,警惕的看着萧君泽。

    是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是……真的傻了?

    萧君泽原本那双冰冷暗藏杀意的眸子诡异的澄澈,单纯中透着盈盈泪意。

    “娘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