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201章 朝阳牺牲自由救人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药芦。

    “哥哥,萧君泽已经无碍,等他醒来千万不要告诉他……是我求情。”朝阳让木怀臣连夜带萧君泽离开,既然有人在南疆要他的命,此地就绝对不能久留。

    “兄长说,陛下是来寻你的,朝儿,跟我们走吧,我能说服陛下……放你离开。”木怀臣不放心朝阳,拉着朝阳的手腕想要带她离开。

    “哥哥……见到怀成哥,替我跟他说一声谢谢。”朝阳摇了摇头,她走不了了。

    至少三年。

    “朝儿……你是不是答应了他什么?”木怀臣小声开口,声音有些发颤。

    “哥哥,快走吧。”朝阳要用力挣脱木怀臣的手,示意戚风将木怀臣带走。

    “朝儿……”木怀臣不放心朝阳。

    戚风也知道毒谷并不安全,拉着木怀臣走。

    “既然来了,还想走?”毒谷,几个黑衣人从暗处走出,杀意集中。

    戚风冷眸将木怀臣护在身后,拔剑应对。

    朝阳深吸了口气,这里可是毒谷……

    这些人居然能入毒谷追杀,很明显……想杀萧君泽的人和毒谷脱不了干系。

    毒谷老者不可能先救人再杀人,除了从不管谷外事的老者……那就只剩下扶摇了。

    杀手冲着戚风等人袭了过来,两方打的激烈。

    朝阳旋身闪躲,一脚踹开要动萧君泽的人。

    “嗯……”萧君泽闷痛的哼了一声,其实从烙铁止血的时候开始,萧君泽就半昏半醒了。

    “想杀你的人比苍蝇还多!”朝阳有些不悦的嘟囔了一句,完全没发现萧君泽是半醒的。“你死了也怨不着我。”

    萧君泽无力的笑了一下,连嘴角上扬的力气都没有。

    朝阳心中还是有他的吧……

    可萧君泽不知道,朝阳其实只是觉得可惜,她不惜牺牲自由求老者救活的人,怎么能还没下毒谷就被杀。

    “我不惜牺牲自由救的人,你想杀就杀?”朝阳冷笑,反手抓住杀手的手腕,一脚踹断了对方的腿,捂着伤口后退了一步。

    她还有伤,不能久战。

    突然,身后传来笛音。

    四周悉悉索索传来爬动声,紧接着便是那些杀手的惨叫。

    戚风警惕的斩断身边毒蛇,将木怀臣护在怀里。

    “当我毒谷无人吗?”黑暗处,扶摇吹着笛子走了出来,声音冷凝。

    这群蠢货这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入他毒谷杀人了。

    死有余辜!

    带头的杀手看了扶摇一眼,微微蹙眉。“撤!”

    朝阳深意的看着扶摇,萧君泽被追杀,和他脱不了干系……

    “哥哥,带人快走。”朝阳起身,警惕的看着扶摇,伸手把人拦住。

    扶摇眼神透着受伤,方才看杀手时还杀意浓郁,见了朝阳却瞬间变成了一副受委屈的乖狗狗样。“朝儿,你居然帮着外人。”

    “你是内人?”朝阳冷声讽刺。

    “当然,我可是要以身相许的。”扶摇得寸进尺。

    “我不介意把你变成死人。”朝阳旋转手中的匕首,干净利索的抵在扶摇的脖子上。

    扶摇却看傻了眼,满眼惊愕。“朝儿真帅,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

    “朝儿……”木怀臣有些担心朝阳,可朝阳不肯走,他们必须要尽快离开了。

    “哥哥别担心。”朝阳回头冲木怀臣笑了一下,示意戚风快些离开。

    戚风蹙眉,拉着木怀臣,让人将萧君泽带走。

    萧君泽无力出声,更无法带走朝阳,他只能等……等自己痊愈。

    这一次,他不会再放朝阳离开了……

    朝阳心里定然还是有他的,他一定要把朝阳带走。

    他一定要……将朝阳留在身边。

    “朝儿很在乎奉天的陛下?”扶摇站在朝阳身后,距离朝阳很近,声音暧昧。

    朝阳用力抬手打在扶摇胸口,冷声警告。“下了毒谷他是死是活便与我无关。”

    “你求我外公救人,答应了我外公什么?”扶摇最清楚毒谷的规矩,就连他求老爷子救人,老爷子都要从他手中讨要点儿东西。

    “与你无关!”朝阳冷声开口,转身离开。

    扶摇叹了口气,随即摇了摇头。

    这么热闹的事情,大虞的皇帝陛下居然只是远远的看着,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暗处,胤承捂着胸口咳嗽了一下,朝阳离开后才眼眸暗沉的走了出来。

    很明显,他们都想过坐山观虎斗,看着萧君泽死。

    萧君泽一死,奉天必然大乱,奉天一乱……

    那就有意思了。

    “这些杀手之所以敢上毒谷,是借了谁的势,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胤承冷声开口,警告扶摇。“你最好离朝阳远一点,敢乱说话,我就杀了你。”

    “除了杀我,陛下还能用什么方式威胁?既然我们都希望奉天大乱,不如暂时合作?”扶摇笑着走到胤承身边。“萧君泽死了,你我公平竞争如何?”

    胤承知道扶摇说的是朝阳。

    “她不是战利品,不需要竞争,她是我一个人的。”胤承的占有欲极强,强到让人害怕。

    扶摇打了个寒颤,笑着后退。“既然如此,那就各凭本事喽。”

    ……

    毒谷山下。

    想要萧君泽命的人太多。

    此番南疆之行,萧君泽早就知道危险重重。

    尤其是他公开出现在南疆的玉兰节上……

    可萧君泽不后悔,他是为了朝阳来的,玉兰节公开露面也是为了确认朝阳的身份。

    就算今日死在这,就当他欠了朝阳的。

    “木怀臣……”萧君泽声音有些沙哑,想让木怀臣放下他。“你先走……”

    否则,他们都会死。

    “陛下,怀臣不会让你死的……”木怀臣笑了一下,用力撑着萧君泽的身体。“陛下可还记得小时候,我做伴读时,咱们在华玺寺遇刺,那群刺客误认为我是你……那点命丧那年。”

    木怀臣的声音有些沙哑,趁着还未下山,将萧君泽的外袍换在自己身上。“陛下,您要活下去……臣死了无妨,您死了……奉天千万百姓都要遭殃,您一定要活下去……”

    “木怀臣……”眼泪滚烫的凝聚在萧君泽的眼眶,他用尽全部力气,死死的拽着木怀臣。

    不能……

    他从小在深宫长大,先帝只教会了他尔虞我诈宫闱算计,他生在黑暗,向往自由……

    他也想抓住黑暗中的光,无论是爱情还是兄弟情谊。

    他不想让别人为了他受伤,更不想别人为了他而死……

    当初,他之所以对慕容灵百般纵容,无非就是太过珍惜那道光……

    他太孤独,他渴望温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