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193章 沈清洲要护女儿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房间内,朝阳半昏迷中听见有人争吵。

    身上的疼痛越发清晰,轻轻一动手指就是撕心裂肺。

    好在萧君泽用的都是上好的伤药,加之她的武功恢复,身体的恢复速度也比之前快了些。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个叫北柠的女人虽然恨她,但在动手的时候……像是刻意留了一手。

    是因为木景炎?

    朝阳蹙了蹙眉,越发对木景炎心生好感和好奇,也越发想确认……自己到底是不是木景炎的女儿。

    如果自己真的是他的女儿,那应该也算是木景炎死前唯一的欣慰了吧?

    眼眶慢慢红肿,朝阳缓缓闭上双眼。

    这一生,她从未感受过父爱,可木景炎留了书信给木家,让哥哥木怀成和木怀臣守护好她……

    单凭这家书,朝阳便知道,如果木景炎还活着,若是她母亲当初选择了木景炎。

    那她应该也是将军府被父亲宠坏了的千金小姐吧……

    做错了事情有家世背景撑腰,闯了祸有父亲宠着惯着。

    这样的生活是朝阳此生想都不敢想的……

    朝阳从未见过木景炎,也从未见过他的画像。

    可单单只是朝阳自己的想象,那便应该是木怀成的样子,一身戎装马上,红缨枪,黑甲金铠,身上有光……

    父亲。

    朝阳相信,木景炎会是一个好父亲,一定是。

    ……

    奉天,京都。

    “丞相,陛下秘密去了南疆。”

    沈清洲坐在院落的梨花树下,白衣松散,席地而坐。

    仰头倾倒酒壶中的酒,沈清洲一直在灌自己……

    手下叹了口气,月光微凉,树下的男人如同谪仙,明明是唯美的画面,却总觉得异常凄凉。

    “南疆……”沈清洲眼眸深沉了些,声音透着浓郁的杀意。“那就不要让他离开南疆。”

    萧君泽死在南疆,奉天朝堂必然大乱。

    萧家再无可继位之人,那个位置,他早就该去拿了。

    “木怀臣这几日也离开,不知去向。”手下有些担心,萧君泽离开本应该留心腹在朝中,可木怀臣却也抱病不在,不知有什么阴谋。

    “木怀臣……”沈清洲扔了手中的酒壶,扶着身后的梨树站了起来。“他去南疆无非就是去毒谷求药,柔儿说萧君泽身中毒蛊……”

    眯了眯眼睛,沈清洲似乎在犹豫。

    若是在这之前,他还能毫不犹豫的要了木怀臣的命。

    可现在……

    木怀成在边关生死难测,若是木怀臣出了事,那木家就真的绝后了。

    他恨过木景炎,但却也觉得可悲。

    他与木景炎不过都是别人利用的棋子罢了。

    “罢了……”

    只要萧君泽死了,留木怀臣一命也无妨。

    “朝阳可有下落?”

    “原本还不能肯定,但最近暗魅楼的人活动频繁,宁河公主也在南疆……”手下不敢明说,朝阳还活着是一定的,但若是去了南疆,与死亡无异。

    “朝阳是白狸的血脉,如今西域皇族子嗣凋零,暗魅楼一定会盯上朝阳。”沈清洲的呼吸突然凝滞,站直了身子。“对于暗魅楼来说,奉天的十五年,也许就是给朝阳的第一个试炼场……”

    手指微微有些发颤,沈清洲心口发麻。

    先前不知朝阳是他的女儿,可现在已经知晓真相,他就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任何势力,再对朝阳下手……

    暗魅楼也不行!

    “进宫传信,让云柔加快进程拉拢权臣。”他,要亲自入南疆。

    “丞相,您……”手下一慌。

    “入南疆。”

    ……

    南疆,皇家驿站。

    胤承和萧君泽还在门外相互制肘,两个人都是一国之君,在他国的驿站打起来会招惹许多麻烦。

    “咔……”房门从里面打开,朝阳脸色苍白的走了出来,没走几步就要摔倒,伸手去抓一旁的摆架。

    “朝儿!”

    萧君泽和胤承同时上前,可萧君泽却因怕那架子上的摆件掉下来砸到朝阳,因此失去了抱住朝阳的最佳时机。

    手指握紧,萧君泽抱着怀里的坛子气的脸色发青。

    “把人放开!”快速扔了手中的摆件,萧君泽伸手去扶朝阳。“你不好好在床上歇着,下床做什……”

    朝阳警惕的闪躲,往胤承怀里躲了一下。

    萧君泽后面的话被堵在了嗓子里,被朝阳抗拒和疏离的眼神刺痛。

    朝阳不信任他,似乎还在恨他。

    “朝儿,我们走。”胤承把人抱了起来,想要离开。

    “当着我的面就要把我的女人带走,大虞的皇帝未免太不把我奉天放在眼中。”

    萧君泽冷声开口,伸手拦住胤承,他不可能让胤承朝阳带走。

    胤承蹙眉,知道萧君泽在威胁他。

    朝阳警惕的看着萧君泽,用力握紧双手。“陛下,你若想要我的命尽管拿去,但若是想借此机会威胁,休想……”

    朝阳担心,胤承对于大虞来说还生死未卜,若是萧君泽借此事威胁胤承……

    很明显,看胤承的样子是被萧君泽威胁了。

    “朝儿!他根本……”萧君泽的话像是带刺一般堵在了嗓子里,明明是胤承在利用她。

    可朝阳看自己的眼神,却恨不得要与他同归于尽……

    心口的伤痕像是被人撒了盐,萧君泽垂眸蹙眉。

    朝阳不信任他。

    那一刻,萧君泽仿佛能体会到当初朝阳看他时候的心情。

    那种被误会,无法言说的挣扎。

    “朝儿,跟我回去吧,我……再给我一次机会。”萧君泽上前,想要朝阳留下。

    朝阳蹙眉,眼眸中除了警惕便是疏离。

    往胤承怀里躲了一下,朝阳小声开口。“胤承,我们走……”

    “朝儿……”萧君泽慌张的上前追了几步,用力握紧手指。

    “陛下?”见胤承抱着朝阳离开,暗卫要听萧君泽的指示。

    “让他们走……”

    萧君泽的嗓子刺痛的厉害,朝阳对胤承很信任,也很依赖。

    对他……早就已经满是绝望和恨意。

    也对,上天不是没有给他机会,一次次让朝阳来到他身边,可每次都被他亲手推开……

    现在后悔了又能怎样,伤害了……便是伤害了。

    朝阳不会原谅他,以前的伤也永远无法抚平。

    “确定她还活着……便好。”萧君泽无力的笑了一下,转身回房间。“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再让她再恨我。”

    但如若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就算朝阳恨他,他也要把她带走……

    带回奉天,藏起来。

    哪怕是互相折磨,互相伤害……

    只要他能确定朝阳好好活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