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157章 我要朝阳的人头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江南,边城。

    “哥……”朝阳摸着木怀成身上的血迹,呼吸有些急促。

    响尾穷追不舍,她和木怀成与送亲部队走散。

    秀儿与朝阳互换了衣服,将响尾和罗刹的杀手引开,朝阳这才将木怀成带走。

    “你忍着点。”朝阳眼眶泛红,响尾的刀剑带毒,她要先帮木怀成祛毒,然后处理伤口。

    那一刀在木怀成的左下腹,朝阳要先将带毒的血肉剔除,这是十分痛苦的过程。

    “好……”木怀成还在半昏迷状态,深吸了口气。“动手。”

    朝阳先将解毒的药物放在木怀成口中,然后让他用力咬住布条。

    解开带血的衣服,朝阳小心翼翼的剥离。

    因为毒药的缘故,血肉已经发黑,朝阳要将中毒的位置剔除,然后用烧红的刀将伤口封住。

    “嗯……”

    木怀成隐忍的颤抖,因为常年军营习武,在疼痛的作用下全身肌底线条越发清晰紧绷。

    “趁着现在……逃。”明明已经虚弱疼痛到无力,可木怀成还是要朝阳逃。

    逃的越远越好,趁着现在……逃离奉天,去一个自由自在的地方。

    朝阳将带血的匕首扔在一旁,脱力的坐在地上。

    长孙家的人要杀她……

    只要她在,木怀成就会有危险。

    但她若是逃走,沈清洲的人也不会放过木怀成。

    她必须好好想个办法,如何保住木怀成,还能顺利脱身。

    “朝阳……逃。”

    木怀成昏迷中还在喊着朝阳的名字,他想让朝阳逃走,快些逃走。

    ……

    边城。

    “陛下……您的身体最重要,望您三思。”萧君泽昏迷后,醒来第一件事还是去找朝阳。

    手下惊慌的阻拦,但萧君泽却不管不顾。

    “朕的身体,朕了解,人找到了吗?”萧君泽扯住手下的衣领,声音有些急迫。“找到了吗?”

    “陛下,找到了一个宫女的尸体……但是,没有找到朝阳郡主,也没有找到木怀成将军。”

    萧君泽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用力把人推了出去。“继续找!”

    ……

    京都,沈家。

    沈清洲坐在书房,每日空余时间就在钻研那八音盒。

    一直到目前为止,沈清洲都没有找到八音盒的打开方式。

    “丞相,罗刹派响尾等高手去杀朝阳郡主。”西峰有些担心。

    “罗刹的人得手了?”沈清洲云淡风轻,朝阳的死活他根本不在乎。

    就算朝阳活着走出奉天,他也不会让朝阳活着入大虞。

    这是先帝的遗诏,也是他本来就想做的事情。

    “未曾。”西峰摇头。

    “长孙无邪那边如何了?”放下手中的八音盒,沈清洲揉了揉眉心。

    “已经派人去追杀了,但长孙无邪太过狡猾,让他逃脱了。”西峰有些自责。“丞相,还追吗?”

    “不必了,你们杀不了他。”沈清洲太了解长孙家之人的秉性了。

    疯狂,偏执,贪婪,嗜血。

    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骨子里便带着的,对权利的渴望和追逐。

    “让你调查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吗?”沈清洲更想知道的,是当年木景炎带白狸离开的真相。

    “那个老太监说的没错,在木景炎与白狸姑娘离开京都前,先帝秘密召见木景炎,太医署退了的老院首也交代了……老太监确实是奉命去取鹤顶红,除了鹤顶红……”

    西峰欲言又止。

    “说!”沈清洲的路脸色暗沉。

    “太医院的人说,除了鹤顶红,先帝还让人取了……堕胎的药物。”西峰紧张的握紧双手,越是调查,西峰越是开始害怕。

    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堕胎?”沈清洲蹙眉,帝王后宫多事端,那堕胎药又是用给谁的?

    “那老太医还未说完就断了气……所以。”西峰摇头。“属下会继续查明当年的真相。”

    老太医断了气,有些线索就中断了。

    但很多真相已经慢慢露出水面了。

    “丞相,您让安排的杀手已经在关外等候,真的要对朝阳郡主……下杀手吗?”西峰小声问了一句,他无法反抗主人的命令,只能试着提醒。

    莫名觉得全身发寒,在真相破土而出的瞬间,总是格外寒冷。

    “怎么?心疼了?”沈清洲的话语透着寒意。

    这些年,西峰对白狸存了什么心思,他最清楚。

    爱屋及乌,现在开始心疼朝阳了?

    “你别忘了,若是没有朝阳,白狸不会有今天!”若是没有朝阳,他断然也不会这般恨一个人,更不会将恨意都发泄在白狸身上。

    “丞相,您有没有想过……”西峰沉默了片刻,欲言又止。

    在真相查明之前,他还是不要多言的好。

    “是西峰多言了。”恭敬作揖,西峰侧身离开。

    沈清洲独自一人走出院落,站在那颗梨花树下,站了很久。

    “下面的路寂寞,我送你的女儿去陪你……”沈清洲摸着树干,再次开口。“你知道的,从我遇见你的那一刻开始,你的一切喜好和要求,我都会满足。”

    既然你这么在乎你的女儿,用你的命来为她谋划道路。

    那好……

    他便将朝阳给白狸送过去。

    让她们母女好好团聚。

    “阿狸,你欠我的……”就算当年白狸有苦衷,可她还是爱上了木景炎,更将爱全部给了木景炎的女儿。

    她还是没有等他,更没有给他一个解释。

    让他……为了她的一生,苦苦支撑。

    苦涩的笑了一下,沈清洲感觉自己的一生过得可悲,而且像个笑话。

    到头来,他也不过只是感动了自己罢了。

    ……

    京都,醉仙酒楼。

    整个酒楼被官府之人查封,滴水不通。

    对面客栈。

    长孙无邪的脸色暗沉充满杀意……

    手中的杯盏被慢慢捏碎,碎片刺破掌心,血液顺着指缝滴落。

    薛京华……

    他给他机会了,可换来的,依旧是背叛。

    深吸了口气,长孙无邪冷笑的松开双手,将带血的碎片扔在了地上。

    无妨,他的心结……已经解开了。

    无论是多年前,还是现在,薛京华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那就是背叛,要置他于死地。

    “先生,我们……”身后,手下小声问了一句。

    “调动罗刹三大高手,我要朝阳的人头,撤!”长孙无邪的笑容越发冷冽,转身离开。

    他要用朝阳的人头,送他的好义父……一份大礼!

    ……

    皇城外。

    薛京华一路失魂落魄,到了宫门外,猛地停住脚步。

    心口一痛,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惊慌转身,薛京华往来时的方向跑去。

    他想离开京都,回到他的医谷药芦了,若是长孙无邪还念及曾经的那份父子之情,他愿意带他离开,从此隐居避世,再不涉足朝堂与皇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