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152章 沈清洲被隆帝算计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奉天,沈府。

    沈清洲推门走进柴房,伸手扯住老太监的衣领。“你刚才说什么?”

    老太监吓得全身发抖,推开沈清洲就躲在了角落里。

    “不能多嘴,多嘴会死,不能多嘴……”

    “隆帝要了老奴的命……”

    沈清洲的手指有些发抖,再次靠近那老太监。“你告诉我,白狸与木景炎离宫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老太监嘴唇哆嗦,惊恐的看着沈清洲。“嘘,不能说,说了要被杀,不能说。”

    “你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沈清洲拽住老太监的衣领,重重把人摔在了墙上。

    “是陛下,让将军做出选择,要妖女还是要兵权……”老太监颤颤巍巍的开口,看着窗外的天。“天好黑,奴才守在殿外,谁也不能知道,听见的,就要被……”

    老太监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那些年,他作为隆帝身边的人,知道的太多,为此杀得人也很多。

    后来他被隆帝当做弃子杀之,也是早有预料的报应。

    只是,他没死,活了下来,为此疯癫。

    “将军要美人儿不要江山,连夜带着那妖女走了,远走高飞,不然皇帝要杀人的,要让那妖女喝毒酒,毒酒是奴才亲自下的,鹤顶红,见血封喉……”老太监在沈清洲耳边小声开口,眼睛偷着惊恐。“嘘,不能说,说了会死的。”

    沈清洲无力的摔在地上,耳边像是被灌进无数寒风。

    如果这疯子说的是真的。

    这些年……他与木景炎,都被隆帝玩弄于股掌之中。

    “哈……”沈清洲笑了一声,呼吸灼热。

    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他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可白狸……为什么不解释?为什么从来不解释?

    难道就是为了朝阳,为了她和木景炎的孩子吗?

    ……

    当年,他为了白狸跪在正阳殿外求了隆帝整整一天一夜,为隆帝整顿朝堂,以牵制权臣为筹码,换白狸活着。

    他原本最厌恶这朝堂之上的尔虞我诈,更讨厌权臣之间的暗潮涌动。

    可为了白狸能活下去,哪怕是九死一生他也要帮隆帝除掉长孙家。

    只有这样,隆帝才肯放他离开,放他与白狸离开京都。

    他才能带走白狸,给她真正的自由……

    可白狸没有等他。

    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怨恨白狸与木景炎,他认为好兄弟与白狸一起背叛了自己……

    可原来,一切都是隆帝在背后推波助澜吗?

    苦涩的笑了一下,沈清洲的声音有些沙哑。“把人送去别院,好生养着,不许他死。”

    这个老太监,还不能死。

    他跟了隆帝那么多年,知道隆帝太多的秘密。

    “找个大夫给他看看这疯病,治好以后,除掉那大夫,不许任何人知道他的存在。”

    暗卫点头,带老太监离开丞相府。

    “丞相,您这是……”见沈清洲穿好朝服,管家有些不解,陛下避不见人,此时入宫怕事不妥。

    “入宫面圣。”沈清洲气压冷凝。

    萧君泽将这老太监给了他,自然是想让他知道当年的‘真相’。

    是他低估了萧君泽,初生牛犊比虎难挟。

    “陛下说是病了……”管家不知丞相此时入宫能不能见到陛下。

    “病了?”沈清洲冷笑,当他在宫中没有眼线?

    芸柔来信,说萧君泽遇袭,不知虚实。

    他要入宫,探探萧君泽的虚实。

    若是萧君泽真的撑不住了……

    他沈清洲还要另作打算。

    ……

    京都,皇宫。

    “陛下的情况……”见薛神医走了出来,满手是血,木怀臣惊慌的问了一句。

    薛神医擦了擦脸上的汗,点了点头。“陛下……很坚强。”

    终究,是撑了下来。

    “今夜先不要打扰他,让他好好休息,刮骨祛毒……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薛神医叹了口气,眼底是对萧君泽的敬佩。

    “好好好……”木怀臣的心放回了肚子里。“那就好那就好……”

    “薛神医也累了,早些休息,怀臣……拜谢。”见薛神医也累的站不稳了,木怀臣掀起衣袍跪谢。

    “快快请起,木大人何须如此,这是京华应该做的。”薛神医赶紧把木怀臣扶了起来,看着木怀臣沉默了很久,叹了口气。“但愿陛下与木大人始终维持这份情谊,陛下……也是可怜之人。”

    木怀臣点头,没有多说。

    朝阳走了,萧君泽就只有他了。

    新帝登基,朝政不稳,他若不尽心帮他……那他又该如何处境。

    内殿。

    萧君泽全身惨白无血色,脸色更是苍白的吓人。

    薛神医用毒物引蛊,刮骨祛毒,这种疼痛无异于生不如死。

    他撑过来了……终究还是靠着一丝念想撑过来了。

    “朝阳……”萧君泽声音有些虚弱,恍惚中一直喊着朝阳的名字。

    手中紧紧握着的,是朝阳临行前让春兰送他的锦囊绣袋。

    “朝阳……”

    ……

    殿外。

    “木大人,丞相入宫了,要面圣。”

    木怀臣蹙了蹙眉,沈清洲这个时候入宫……

    无非就是来打探虚实的。

    看了眼内殿,木怀臣压低声音。“照顾好陛下,不许出任何差错。”

    “是!”阿福点头,日夜守在内殿。

    木怀臣离开正阳殿,与沈清洲打了照面。

    “怀臣见过丞相。”木怀臣恭敬行礼。

    “木大人,陛下如何了?”沈清洲深意问了一句。

    “薛神医刚刚离开,说陛下的情况已经稳定,明日便能下床了。”木怀臣淡然的开口。

    见沈清洲要入正阳殿,木怀臣抬手阻拦。“丞相大人,薛神医说让陛下完全静养,皇后娘娘此时还在中宫担忧,不如丞相移步中宫,让陛下好生修养。”

    沈清洲看了木怀臣一眼,不急这一时。

    “既然如此,那便明日再来。”说完,沈清洲往坤宁宫走去。

    木怀臣看着沈清洲离开,慢慢松开握紧的双手,小声开口。“戚风,我们必须想办法……除掉沈清洲。”

    此人将会是萧君泽帝王道路上最大的阻碍。

    “好。”影卫点头。

    “裕亲王那边有消息了吗?”

    “暗卫搜遍了悬崖下,未曾找到尸体。”

    “那便要……做好最坏的打算,等陛下醒来,江南必然要开战了。”朝阳到达奉天边关之前,萧君泽要尽快平定内乱。

    ……

    寿阳,府衙。

    “木怀成将军,我们收到消息,说有婢女举报您私自送走朝阳郡主,破坏和亲,试图扰乱大虞与奉天的两国友好,您可认罪?”

    “刘大人,刘大人怎么有时间来我府衙?”府首迎了出来,还不了解情况。

    “张大人,朝阳郡主为了两国百姓而和亲,若是人在您府上出了事,您担当得起吗?”

    府首擦了擦汗,紧张的看着木怀成,这是……

    木怀成气压冷凝,就知道……这些人早就等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