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127章 这场博弈谁会赢?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皇宫,正阳殿。

    奉天新帝登基,过了皇丧日就是选秀之时,这是传统,也是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

    当你当上了帝王,就决定着要尽快开枝散叶,稳固皇族血脉。

    “陛下,该留人了。”大太监小声提醒,示意殿外候着的秀女分批次进入正殿。

    萧君泽显然有些不耐烦,抬手撑着脑袋,靠在龙椅之上。

    “西南王庶女留牌,封灵妃。”

    太监尖锐着嗓子开口,小心翼翼的瞅着萧君泽。

    萧君泽冷眸扫了眼众人,莺莺燕燕,和朝阳一比简直俗不可耐。

    从方才开始,萧君泽的脑海中便一直回荡着朝阳那张哭红了眼的容颜,如出水芙蓉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欺负。

    “陛下?”太监紧张提醒。

    “如今奉天内忧外乱,裕亲王叛乱尚未解决,哪有闲情充盈后宫。”萧君泽气压低沉,起身离开。

    太监紧张的擦了擦汗水。“陛下心怀万民,叛乱不除,不充后宫,除灵妃以外,遣散回府。”

    ……

    “陛下此番是收拢了民心,可谓英明。”

    “但后宫与前朝相辅相成,官宦贵族的适龄女子没能入宫,怕是也会引起朝臣的心异。”

    群臣退朝后议论纷纷,此番萧君泽遣散秀女,有利有弊。

    “利大于弊。”木怀臣淡淡说了一句,走在前面。

    “木大人,您如今是陛下身边的红人,还要多美言两句啊。”

    萧君泽登基,巴结木怀臣的人越来越多。

    可木怀臣却并不觉得是什么好事。

    “大人说笑了,咱们为人臣子的,当尽心为陛下分忧解难。”木怀臣很小心,自从木景炎死后,整个木家都活在阴霾之中,每个人都慎之又慎,生怕走错一步万劫不复。

    回眸看了眼正阳殿的位置,木怀臣轻轻叹了口气。

    他不清楚朝阳有没有假传圣旨,可隆帝那么聪明的人,死亡绝对不会是结束。

    真正的暴风雨,悬挂在每个人的头顶之上。

    他必须尽快想办法送朝阳离开。

    “沈清洲的人在调查木景炎将军当年的事情,眼线都已经到军营了。”影卫走到木怀臣身后,再次警惕开口。“最近奉天动乱,有人在暗处想对你动手,被我除掉了,这段时间你不要离开我的视线,无论去哪必须有我在暗处跟着。”

    木怀臣手指握紧,对他动手?

    很显然有人要出掉萧君泽的心腹。

    “那朝阳呢?”

    “宫中我们的人进不去,陛下自然会照看好。”影卫让木怀臣先管好自己。

    “沈清洲此番突然又旧事重提,重新调查,这件事还是要引起重视。”

    木怀臣心口有种不好的预感。“让人想办法套套丞相府的话……”

    他担心朝阳的母亲,出事了。

    ……

    丞相府,后院。

    梨树下,沈清洲的身形孤寂。

    手中拿着一只残败的梨花,耳鬓的白发越发明显。

    清风吹动衣衫,沈清洲的眼泪滴落在地上。

    后悔吗?

    苦涩的笑了一下,沈清洲将梨花插在地上。

    如果重新给他一次机会,他希望回到初见白狸的那一年,那时候便不顾一切带她离开。

    管他什么兄弟之情,手足之义……反正当隆帝坐上皇位的那一天开始,便只能是君臣。

    君臣之间,充满了算计,权衡,尔虞我诈。

    他厌倦了……

    暗处,西峰看着沈清洲孤寂的背影,转身快速离开。

    ……

    皇宫,正阳殿。

    “陛下,皇后册封仪式,一切从简,三日后便是良辰吉日,皇都山祭天,您看可好?”大太监小声开口,帮萧君泽揉着眉心。

    “这种事情让皇后做主便可,退下吧。”萧君泽只想清静一下。

    “陛下,春兰带来了。”太监刚退下,侍卫带着春兰走了进来。

    “奴婢春兰参见陛下。”春兰有些心慌,恭敬的跪在了地上。

    “你可知朕为何没有送你进掖幽庭,而是要见你?”萧君泽起身,帝王的威严十足的压人。

    春兰惊慌的跪在地上,摇头。“春兰不知。”

    “春兰,你是朕的人,在王府朕派你去照顾朝阳的时候你就该清楚……”萧君泽眯了眯眼睛,话语透着深意。

    春兰紧张的凝滞呼吸,她明白萧君泽的意思。

    “朝阳重情义,她肯为了你顶撞朕……”

    “陛下,朝阳郡主可能只是率性而为……”春兰紧张解释。

    “你是聪明人,朕要留住朝阳。”萧君泽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朝阳的心不再奉天,她的心太野了,她想要的自由太大了……

    白狸的事情朝阳迟早是要知道的,他要留住朝阳,就必须好好利用她的软肋。

    昨夜他便告诉朝阳了,朝阳的软肋是善良,她的心太善了。

    “陛下!朝阳郡主前来,要见您!”殿外,侍卫通传。

    萧君泽扬了扬嘴角,比他预想的快了些……

    朝阳不放心春兰,所以来求他。

    春兰倒吸一口凉气,身体有些发颤。

    她怎么可能不懂萧君泽的意思。

    萧君泽让她对朝阳好,无微不至,真心实意的好。越是这般,朝阳越是牵挂她,若是朝阳执意要离开,萧君泽定然会利用她,威胁朝阳。

    萧君泽,在给朝阳的软肋上,添加砝码。

    “陛下,春兰何德何能……”春兰慌了,她并不想伤害朝阳。

    如若有私心,她希望朝阳能离开奉天,离开皇宫。

    “别忘了你的主人是谁。”萧君泽冷声威胁。

    “春兰铭记……”

    让春兰从后殿离开,萧君泽故意不传召朝阳,让她焦急等待。

    殿外。

    “朝阳郡主,陛下事务繁忙,今日选秀疲惫,您稍等片刻。”

    朝阳紧张的等在外面,等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

    “郡主,不能等了……”小桂子紧张提醒,这已经一炷香的时间了,掖幽庭可不是人能待的地方。

    殿内,萧君泽也在算着时间。

    他在博弈,看朝阳能为了一个婢女做到哪一步。

    他有足够的能耐,拿捏朝阳。

    煞有其事的笑了笑,萧君泽竟觉得和朝阳博弈很有意思。

    他与朝阳的这盘棋,谁会赢?

    究竟朝阳会心甘情愿的留下,还是彻底离开奉天?

    他居然有些期待呢……

    而且,他居然会为了留住一个女人,这般煞费苦心。

    “我要见陛下!”朝阳显然是沉不住气了。

    “陛下,朝阳有要事求见!”

    萧君泽起身,有些沉不住气要开门,可走了几步,萧君泽还是停住了。

    再等等,看看朝阳……能想出什么办法救春兰。

    “陛下!朝阳有一计,可将裕亲王骗回京都!”殿外,朝阳直直的跪下。

    她知道萧君泽故意不见她,也知道萧君泽在等什么。

    他要把她榨干,榨干到不剩下一滴油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