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86章 朝阳若为男子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王爷……说笑了,朝阳是要离开的,云柔小姐毕竟是沈丞相的千金嫡女,正主终究是要归位的……王爷说的很对,这是很好的政治联姻手段,留下云柔小姐,沈清洲才能一心为了王爷您。”

    朝阳只是阐述了一个事实,她迟早是要离开的。

    沈云柔有她父亲的聪颖,若是身上的刁蛮气息再减弱些,也不失为奉天后位的最佳人选。

    何况,沈云柔若是心仪了萧君泽,对他来说是牵制沈清洲最好的方式。

    萧君泽原本还有些喜悦的情绪瞬间让朝阳打碎,冰封万里。

    “除了日夜想着逃离本王,你还真是毫无追求!”萧君泽压低声音开口,可也不曾用力去伤朝阳了。

    这女人性子太烈,昨日能为了证明清白毁了自己的脸……

    若是逼急了,还指不定做出什么让他‘惊喜’的事情。

    “王爷,朝阳猜测……今夜萧承恩就会对大虞的使臣动手,他会想办法挑起两国争端,分散奉天的兵力,趁机逼宫造反,您要做好准备。”言归正传,朝阳还是要为萧君泽分忧解难。

    “王妃有什么好主意?”萧君泽扬了扬嘴角,把玩着朝阳方才牵他的手指,那般纤细柔弱又好看的手……他当初是怎么舍得一根根折断的。

    若是现在,他定然是不舍了。

    就算这女人百无一用,这副身体和这张脸,也足以引起两国交战。

    也许,这就是西域妖女独有的妖法?

    朝阳有些不适应,紧张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指。“王爷自重……”

    萧君泽捏着朝阳的手指慢慢用力,他最讨厌朝阳让他自重。

    “你是本王的女人,自重什么?”

    朝阳倒吸一口凉气,四下看了一眼。“王爷……回书房吧。”

    萧君泽总像是不知满足的野兽,让朝阳无端害怕。

    “说说看。”萧君泽点头,下意识握紧朝阳纤细若无骨的手指,往书房走去。

    朝阳的心跳有些加快,萧君泽就像是阴晴不定的恶魔,高兴了给她点儿好脸色,不高兴了就会随时随地……

    “王爷派人以保护的名义护在使臣身边,既能起到监视作用……若是萧承恩的人真的动手,又能救了对方,让他们欠王爷一个人情。”朝阳小声开口,被萧君泽牵着的手指有些僵硬。

    萧君泽点头,他也正有此意。

    ……

    竹园。

    见萧君泽和朝阳离开,沈云柔温柔如水的眸子变得阴沉。

    朝阳……看来这就是她娘亲死前说的那只小狐狸精。

    白狸那狐狸精生下来的小狐狸。

    还敢在她面前炫耀,不自量力,不知死活的贱婢。

    “替本小姐给父亲大人传话,就说云柔很喜欢厉王府的环境,觉得舒适,厉王恢复太子之位的盛典在明日,太子妃的位置云柔不感兴趣,但……那个位置,云柔想要。”除了她沈云柔,还有谁有资格做这奉天的皇后?

    当年长孙家在奉天出了三位皇后,还不是借着长孙家在奉天的地位。

    如今朝中她父亲为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那皇后之位,除了她还有谁有这个资格?

    “是!小姐。”

    ……

    王府,书房。

    朝阳坐在桌案旁,在纸上画着皇宫简图。

    “皇宫西南门要封死,这个门只进不出。”

    “北为尊,无进无出。南为主,若是萧承恩的叛军从南门进入,留东门,其他的门都要封死。”

    萧君泽撑着脑袋,深意的看着朝阳,挑了挑眉。“为何要留下生机,直接碾碎斩草除根不好?”

    “王爷有十足的把握斩草除根?”朝阳反问,深思时眉宇间没有丝毫的怯懦。

    这种与生俱来的气场,仿佛凌驾于众人之上。

    反而,让萧君泽看着舒服。

    果然,他讨厌朝阳为了活下去的唯唯诺诺,也讨厌她为了生存不惜代价,厌恶她为了逃离卑微下贱……

    “现有的兵力无法保证,但……”萧君泽没有明说。

    隆帝自然还有后路。

    朝阳明白,点了点头。“不逼疯狗穷途末路,这个道理王爷要明白。”

    疯狗若是被逼到绝路便会奋起反抗,求生是所有人的本能,如此一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得不偿失。

    “留一线生路,求生本能会让他们弃械而逃,一心只想活命。”朝阳想让萧君泽明白这个道理。

    萧君泽愣了一下,深意的看着朝阳。“继续。”

    “王爷可知道,人在极度惊慌恐惧的时候会去哪里?会去找能让他们觉得安全的地方,萧承恩若是在城外还留了后手,跟着这些四处逃散的疯狗……就能斩草除根,一网打尽。”

    朝阳在作战图上画了个圈,打了个叉。

    墨汁浸染宣纸,慢慢晕染。

    一个女人,可以将杀伐果断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

    倒吸一口凉气,萧君泽倒是庆幸,朝阳只是个女人。

    还是个一心只想着逃离的女人。

    否则,若为男子,他定然不能留着朝阳了。

    这样的才华,留着便是隐患。

    “王妃如此展露风华,就不怕本王垂涎……后悔,不放你走了?”萧君泽笑了一下,半撑着脑袋把玩朝阳的发丝。

    “王爷不会……”朝阳心虚,她根本没有十足的把握。

    “这么确定?”萧君泽眯了眯眼睛,手指越发变本加厉。

    “呕!”朝阳又是一阵反胃,只要萧君泽触碰她,她总是下意识恶心……

    她对萧君泽怕极了。

    萧君泽有些不悦,但也知道这几次的强要让朝阳惧怕他。

    起身离开书房,萧君泽让婢女给朝阳煮了养身体的汤药。

    “王爷,恢复太子之位的旨文下来了,您……”

    “木怀臣这几日未曾来府上?”这恢复太子之位的诏书都下来了,木怀臣居然一次未曾登门入府。

    磨了磨后槽牙,这个木怀臣,还真舍得为了个女人和他置气到现在!

    “去让管家给王妃赏些物件!”萧君泽烦躁的说了一句,明显是昨夜他对朝阳动手的事情又传到木怀臣耳朵里了!

    他还不是为了消除沈清洲的疑心,还不是为了保住朝阳那条命!

    就算别人不理解,他木怀臣会不懂?

    还在跟他置气!“让人去通知木怀臣,还需要本王亲自去请他?”

    “王爷……木大人来了……”

    萧君泽回头,就看见木怀臣一身浅墨色衣衫,站在竹林一侧。

    冷哼了一声,萧君泽很傲娇的经过木怀臣身边,看也不看,理也不理。

    “你还知道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