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76章 你该唤我王妃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萧君泽侧目看了朝阳一眼,微微蹙眉,但没有阻止。

    这里人多眼杂,何况还有宫里来的嬷嬷。

    那几个嬷嬷虽然不会乱说话,但朝阳这正妃的位置确实要摆正好。

    慕容灵紧张的看着萧君泽,有些摸不清萧君泽是怎么想的。

    紧张的往萧君泽身边走,怨恨的看了朝阳一眼。

    朝阳安静的坐着,人不犯她,她不犯人。

    “君泽哥哥,你相信我……”慕容灵哭了起来。

    “我信你。”萧君泽伸手握住慕容灵的手,示意她别慌。

    慕容灵松了口气,站在萧君泽身边,挑衅的看着朝阳。

    朝阳侧目看了一眼,眼眶有些发涩。

    还真是……宠啊。

    萧君泽叫她来,难道就是看他们如何恩爱,如何互相信任的?

    “王爷,这婢女污蔑主子,擅作主张,罪该万死,可不能轻饶。”朝阳淡淡开口,看着满地的血腥丝毫没有任何情绪变化。

    因为……她是淤泥里能开出花来的人啊,这样的酷刑,这样的折磨,她经历过……

    萧君泽眼眸暗沉的看着朝阳,视线有些复杂。

    这个女人到底是心如冷铁,这种场面都刺激不到她。

    “王爷,芸香毕竟是我的表妹,让灵儿与她再说两句话行吗?”慕容灵已经打定主意牺牲芸香了,可她也要确定芸香昨晚有没有给宫里两位嬷嬷说出什么混账的话。

    “王爷,这恶奴就该立即处死,若是伤了这位,可不好。”朝阳压低声音开口。

    萧君泽冷眸看着朝阳,他叫她来是想杀鸡儆猴的,可不是让她借题发挥的。

    “王爷,我也是为了您和这位好。”

    “小姐,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小姐,小姐……小姐我可都是听了你的,小姐!”一听朝阳要杀她,芸香彻底疯了。

    一夜的折磨,芸香早就有些疯癫了,什么话都敢说。“小姐,您得救我,我知道你的秘密,我知道……”

    慕容灵的呼吸瞬间凝滞,惊恐的握紧双手,这个贱婢!

    芸香知道慕容灵根本不是救过萧君泽的人,这个秘密她也是偶然听慕容灵和慕容家的人说过的。

    “王爷,芸香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我也留不得她了。”慕容灵恨不得上去杀了芸香,可这个时候她还不能在萧君泽面前失了形象。

    萧君泽狐疑的看了芸香一眼,示意暗卫动手。“这种贱婢,杀了便是。告知府中下人,从今往后,如若再敢如此自作主张伤害主子,就是她的下场。”

    朝阳侧目看了慕容灵一眼,她的脸都因为惊恐而惨白了。

    其实,慕容灵是个很愚蠢的女人,能活到现在无非是仗着萧君泽的宠爱。

    她若是真的想动慕容灵,慕容灵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只不过……她懒得动手罢了。

    她迟早是要走的,萧君泽既然这么爱这种女人,那便留着好了。

    但是,这次慕容灵先算计她在先,她也要给慕容灵一个警告。“王爷,什么话不妨先听她说说,看看这恶奴还能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沈朝阳!”慕容灵下意识颤抖的喊出后,喊完自己也吓得捂住嘴,毕竟朝阳的身份是宫里那位明知却留下的。

    来审问芸香的这两位嬷嬷可都是陛下的人……

    朝阳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冷眸看着慕容灵。“你该唤我王妃,这是为了王爷好,不是吗?”

    将问题扔给萧君泽,朝阳等着萧君泽给答案。

    萧君泽拉住慕容灵的手腕,将人抱紧在怀里,没有反驳,就是默认……

    可萧君泽虽然默认,眼神中的威胁却极其浓郁。

    “还不快说!”宫里来的嬷嬷极有眼力劲儿,拿着刑具让芸香快说。

    “王爷!”慕容灵瑟瑟发抖。

    “小姐……骗了王爷……”

    芸香的话还没有说完,慕容灵就吓得昏倒在萧君泽怀中。

    萧君泽惊慌的抱住慕容灵,知她受不了这血腥气。

    “杀了她!”萧君泽怒意瞬间失控,起身将慕容灵抱走。

    朝阳紧握的双手慢慢松开,擦了擦手心的汗水,叹气的摇了摇头。

    萧君泽啊萧君泽,他到底在逃避什么?

    怎么看起来,他比慕容灵还怕从芸香嘴里听到什么。

    “王妃,我们要处置这贱婢了,可别污了您的眼睛。”见刑房没了人,两个嬷嬷小声开口。

    “嬷嬷,我相信您昨晚一定已经问出了什么。”朝阳深意的说一句。

    两个嬷嬷的脸色瞬间惨白,她们是宫中老人,知道什么话该听什么话不该听,保命要紧。

    “嬷嬷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凡事要给自己留条后路。”朝阳从手中掏出两锭金子,偷偷放在那嬷嬷手中。

    那金子是萧君泽封赏她时留下的。

    嬷嬷紧张的看着朝阳,她们都是过来人,这个王妃……不简单啊。

    “我们都懂。”

    朝阳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水牢。

    这里血腥气太重,人待久了会觉得晦气……

    只是这种晦气,不知道何时会就落在自己身上。

    在这种整日提心吊胆的日子里,何时是尽头?

    “王妃,这是木大人让我交给您的。”出了水牢,昨夜里帮她澄清的仆人走了过来,小声开口。

    朝阳在那人耳边嘱托了一句,拿着物件离开。

    她求木怀臣,木怀臣肯定会做到的。

    因为木怀臣愧疚……

    木怀臣让人给朝阳捎了书信,信中说大虞的使臣夜幕落便能入京都。

    心口一紧,朝阳停住脚步。

    大虞使臣这个时候来京都,可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好事。

    这是来催命了。

    催的是隆帝的命……

    看来,一切将近了。

    将手中的信件慢慢撕碎成碎末,朝阳的视线有些游离。

    不会太久了,萧君泽能否登基称帝,一切很快就会知晓。

    她,也很快就能离开了。

    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忧伤,这盘棋已经到了沸腾阶段,箭在弦上,就看谁先占据先机了。

    ……

    宫中的人来传唤的时候日暮以落。

    朝阳早就已经穿好王妃朝服,打算随萧君泽入宫。

    “这么期待?是有什么想见的人?”萧君泽走进正堂,居高临下的看着朝阳。

    “桂园那位可好些了?”萧君泽多上心啊,从早上守到现在,若不是陛下传唤,怕是还不会回来……

    朝阳也不知道自己在嫉妒什么,妒火像是不由自主的燃烧。

    她有什么资格嫉妒?

    “沈朝阳,大虞的使臣入宫,你就没什么思念的人?本王听闻,大虞的陛下名唤帝辛,乳名胤承。”

    朝阳猛地站了起来,呼吸急促。“王爷什么意思……”

    名唤胤承的人比比皆是,萧君泽又要因此而误会她吗?

    “王妃慌什么?”萧君泽用力捏住朝阳的下巴。“心虚?”

    “什么人!”突然,萧君泽气压冷凝的抬头看着房梁。

    屋脊外有人!

    暗卫瞬间出动,一个黑影从屋脊处快速消失。

    正堂,朝阳的心跳有些加速,她的听力极好,可居然没有察觉屋脊有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