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26章 朝阳用计离间裕亲王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慕容灵用力握紧双手,沈朝阳!

    “你可别忘了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上不了台面还要冒名顶替的东西。”慕容灵想给自己找回一丝尊严,冷声呵斥。

    朝阳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如果骂她能让慕容灵舒服,那就骂吧。

    只不过,将情绪不分场合的宣泄出来,这可不是聪明人该做的事情。

    ……

    “王妃,我们家丞相,想要见你。”春猎开始前,沈清洲的人来传话。

    朝阳的手指僵了一下,知道沈清洲一定会见他。

    叹了口气,朝阳起身往帷帐后走去。

    “不知丞相见女儿,有何要事?”朝阳是个聪明人,见她现在顶替的是沈芸柔的身份,那就要做沈芸柔该做的事,说沈芸柔该说的话。

    “你娘很好,不用挂念。”沈清洲坐在帷帐中,看都不看朝阳一眼,话语深意。

    朝阳用力握紧双手,眼眶有些灼热。“父亲,有何吩咐。”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清楚现在的局势,若是能帮为父达成所愿,你与你娘亲都会过上想要的生活。”沈清洲知道朝阳的弱点,这个养在避暑山庄的‘私生女’,最在乎的只有她娘。

    “父亲,朝阳愚钝,不知道您的心愿是什么。”朝阳淡淡开口,逼沈清洲亲口说出来。

    “朝阳,父亲一直对你娘亲说,你是个聪明孩子,懂得审时度势,昨夜你娘亲还跟为父提起你,说想见你了,想知道你在王府过的好不好……”

    朝阳的手指握紧到发疼,这个老狐狸。

    “父亲明示。”朝阳继续装愚钝。

    “猎场西南坡有雄狮,得雄狮者拔得头筹,明白吗?”沈清洲深意的提醒朝阳,他们的人已经将猎物引去西南坡,萧君泽阵营在人数上失了优势,定然会在猎物上下手。

    他和裕亲王的杀手,定然已经在西南坡埋伏了。

    心底一颤,朝阳低头退下。

    是她提议让萧君泽来参加春猎的,若是萧君泽出了事,自己难以逃脱嫌疑。

    “吆,这不是弟媳?”刚出了营帐,裕亲王就扯住了朝阳的手腕,将人拉到了角落里。“那日你赏了本王一个耳光,本王未曾与你一般见识,美人儿嘛,总是让人多了些怜悯,那今日……你说本王赏你点什么?”

    朝阳心跳有些加快。“春猎已经开始,王爷还不去猎杀,在这做什么……”

    “本王人多,不着急。”裕亲王自信的很,他们人多,还有奉天第一高手,这次……碾压萧君泽没得商量。

    “你叫朝阳?”眯了眯眼睛,裕亲王再次开口,对朝阳动手动脚。“沈清洲倒是藏得结实,这种大美人儿不留给本王,居然如此暴殄天物。”

    朝阳咬了咬唇角,隐忍的深呼吸。

    “听说,萧君泽还挺宠你?”很明显,萧君泽赏赐朝阳的事情传到了裕亲王的耳朵里。

    “父亲让朝阳照顾好厉王,裕亲王若是继续这般,朝阳就要喊人了。”朝阳垂眸,调整了下情绪,话语透着惊慌和天真。

    裕亲王眯了眯眼睛,照顾好萧君泽?

    沈清洲这老狐狸说找个身份卑微的女人替嫁羞辱萧君泽,可这身份卑微的女人竟是如此绝色。

    萧君泽的家宴上,这女人一舞惊艳满坐宾客,这样的尤物,真的是羞辱而不是讨好?

    沈清洲这老狐狸做事一向是滴水不漏,这是摆明了两方不得罪,无论将来谁坐上那把龙椅,都对他沈家无影响。

    果然好计谋。

    “裕亲王自重,朝阳先行告退。”见裕亲王沉思,朝阳快速离开。

    话不能多说,这些人都是狐狸成精,谁又真正信任谁。

    ……

    春季围猎,家眷可参与。

    众皇子都带着自己心爱且懂骑射的宠妃前来,既是炫耀,也是暗地里的互相比较。

    “怎么,沈清洲找你了?”萧君泽站在马旁,梳着马鬃,冷声问了一句。

    “王爷,你我换马如何。”朝阳没有多说,只是小声说了一句。

    萧君泽冷笑,不屑的看着朝阳。“换马?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本王的烈火乃是草原红棕,最高贵的血统,它可比人更难以驯服,除了本王谁碰它都……”

    “嘘!”朝阳没有理会萧君泽的自豪介绍,径直走到马前,双手捧着那马儿的脑袋,温声安抚。

    萧君泽有种被人打脸的错觉,这马平日里连饲养的小厮都踢踹,今日竟然这般温顺。“你这女人用了什么妖术!”

    朝阳笑了一下,抬头看着萧君泽。“马儿比人更懂人心。”

    萧君泽一脸怒意,这女人是在骂他不如畜生?

    “王爷,朝阳先去探路,您一定要紧跟裕亲王之后,无论听到什么消息,都不要单独行动。”朝阳利索的上马,脚腕疼的让她有些后悔耍帅。

    萧君泽蹙了蹙眉,大概已经清楚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

    这是她自己找死……

    转身走了几步,萧君泽烦躁的骂了一句,伸手抢过手下的马,翻身而上。

    “驾!”

    朝阳骑着烈焰往林中走去,没多久烈焰就开始不听自己的招呼。

    “驭!”

    朝阳惊慌的勒竹缰绳,紧张的看着四周。

    西南坡。

    朝阳仔细的嗅了一下,果然林间有一股异香。

    一般人可能很难察觉,但朝阳对香气物料特别敏感。

    那些人不可能直接在萧君泽身上下手,一定会从萧君泽的马上下手。

    烈焰扬起前蹄,往西南坡的方向狂奔。

    “那不是厉王妃?”

    裕亲王的人见朝阳骑马而过,一脸调笑。“不愧是京都第一美人儿,这骑马的架势都比寻常人家的女子艳丽。”

    “就是就是,这腰身……”

    “厉王妃骑得可是厉王的烈火?听说厉王从不让外人碰他的马,看来这是真的宠啊。”

    “这沈清洲怎么想的?”

    一旁,裕亲王用力握紧缰绳,眼底的妒意越发浓郁。

    萧君泽!

    凭什么好东西都是他的!

    沈朝阳,很好。

    这个女人,他要了。

    “王爷,我们要不要追上去?”身边的亲信提议。

    裕亲王眯了眯眼睛,冷笑开口。“这边的猎物不够你们猎杀的?往那边跑什么?不要命了?”

    几人不敢再开口,乖乖跟在裕亲王身后。

    西南坡。

    朝阳一路被失控的烈火带到了山坡,四周空无一人。

    心口一颤,朝阳缓缓闭上双眼。

    风声微动,不远处传来响动。

    是雄狮。

    沈清洲是想利用烈火把萧君泽骗过来,用雄狮除掉萧君泽。

    那这香气就一定是能让马儿和雄狮发狂的血锈香。

    “嗷!”突然,一股强劲的风冲着朝阳的位置冲了过来。

    那雄狮双目血红,处在发狂状态。

    朝阳从马上摔落,捡起石块扔在马屁股上。“烈火,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