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952章 陆家山庄的真正目的

时间:2022-05-02作者:糖炒栗子

    奉天,陆家山庄。

    陆家庄主回来了,整个山庄都凝固在一股压抑的氛围之中。

    朝阳这个外来客自然也要本本分分,夹着尾巴躲在房间里。

    陆云锦昨晚‘又’喝多了。

    显然朝阳又给他酒水里加了料。

    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一次两次可是说是酒水的问题,时间久了陆云锦也不是傻子。

    “陆兄,你们家的酒……还是不要喝了,头疼。”朝阳醒来,面色苍白。

    陆云锦也是头疼的厉害,看了眼躺在他身边的朝阳,下意识坐直了身子。

    昨夜他没干点儿什么?

    这该死的酒……

    喝酒误事。

    “沈兄见谅,没想到这酒这么烈。”陆云锦声音沙哑,想要下床。

    “嘭!”一声,房门被踹开,一个中年男人怒意浓郁的闯了进来。

    “庄主……少爷他……”身后,陆云锦的手下紧张跪地,他们拦不住庄主。

    “废物!”陆庄主不分青红皂白扬手就给了陆云锦一个耳光,响亮的很。

    朝阳都懵了,这是亲爹吗?这一耳光恨不得打死陆云锦。

    陆云锦眼眸一沉,视线冷凝的低头咬牙不说话。

    “来人!把这个不知廉耻的男人给我拖出去!勾引少主,其罪该诛!”

    朝阳很无奈,搞清楚好不好,是你儿子强抢良家少爷。“陆庄主?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与沈兄把酒言欢……”

    朝阳假装不能理解。

    陆云锦握紧手指,深吸了口气。“父亲,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沈清洲沈大人的旁支,是前去边城参军的,我们昨夜只是喝酒。”

    陆庄主冷笑。“你这断袖之癖,整个惠元无人不知,敢与你把酒言欢,心思不纯,杀!”

    朝阳一脸茫然。“什么断袖之癖……”

    陆云锦倒是难得硬气了一次,挡在床前。“父亲,这是我的人。”

    “整日不务正业,就知道花天酒地!”陆庄主示意身边的人动手。“把少爷带走!”

    “谁敢!”陆云锦与庄主的人动了手。

    打斗中,手下的人剑锋被折断,力道冲着陆云锦的方向袭了过去。

    朝阳眯了眯眸子,起身将陆云锦推开,断剑刺入肩膀,替他挡了这一灾。

    陆云锦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朝阳会为他挡剑。

    “走!”说完,牵着朝阳的手腕把人拽走。

    陆庄主冷眸看着自己的儿子,为了一个男人,他是打算逃离陆家山庄?

    “你父亲……”朝阳假装心有余悸。“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我喜欢男子。”陆云锦倒是没再遮掩。

    他是山庄的少庄主,庄主没有下命令,山庄的人没人敢拦他。

    陆云锦拉着朝阳逃离了陆家庄,确定到了安全的地方才开口。“你走吧,山庄太危险,我不能留你了。”

    朝阳捂着肩膀上的伤,故作担忧。“陆兄,你……回去会不会有危险?”

    “他是我父亲,不会真的要了我的命。”陆云锦冷声道。“何况,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他杀你不过是为了警告我。”

    “陆兄,何不随我去军营……我们一同参军,保家卫国,真的赢了功绩,也能光宗耀祖。”朝阳紧张的拽住陆云锦的衣袖。

    陆云锦笑了笑。“你太天真了,不用管我,快走吧,不然你就走不了了。”

    朝阳站在原地,看着陆云锦翻身上马,回了山庄。

    眯了眯眸子,朝阳若有所思。

    陆家庄主回山庄了,他才是古嘉王朝旧部的直接联络人,后山谷的那些屯兵肯定都是陆庄主所谓。

    陆云锦不过是个跳板,她现在暂时不能离开……

    咬牙将肩膀上的断剑拔出,朝阳简单包扎了下伤口。

    这一剑,是为了取得陆云锦信任的。

    她还得回去。

    ……

    龙居一战瞬息万变,不管龙居一战能不能守住城门,陆家都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何况,惠元镇的那些匪徒都隐藏在陆家山庄,边城的将士们还等着这批粮草和军饷。

    即使回去很危险,她也必须要回去。

    ……

    奉天,边城。

    “将军,军饷被劫,军中粮草已经……严重不足,最多只能撑七日。”

    木景炎左右踱步。“还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沈清洲也蹙了蹙眉。“百晓堂都没有查到蛛丝马迹,这只能说明……惠元镇有问题。”

    沉思了片刻,沈清洲起身。“陆家山庄在惠元镇,当年先帝曾经一度忌惮陆振生,此人很危险。”

    能有本事让所有劫匪一夜之间隐身,粮草军饷军银没有任何线索的,只有陆家山庄。

    “没有证据贸然出兵去抢,怕是引起民愤。”木景炎也怀疑陆家山庄。

    “我亲自去会会这个陆振生。”

    ……

    陆家山庄。

    陆云锦回到山庄,下人们一个个都如临大敌。“少庄主……您怎么回来了……庄主还在气头上,您这个时候……还是出去躲躲吧。”

    婢女有些担心。

    陆云锦哼了一声,往正堂走去。

    “嘭!”一声,一个茶杯冲着陆云锦扔了过来。

    陆云锦快速闪身躲开。

    “什么人都敢往家里领,你以为我会让他活着离开?”陆振生冷声开口。

    “他确实不是奸细,是我让人把他绑回来的,纯属偶然。”陆云锦蹙眉。

    “幼稚,这些年,我教你的东西你是一点儿都没学会!”陆振生扬手又是一个耳光。“宁可错杀不能放过,这个道理不懂?”

    陆云锦沉默不说话。

    “今日,他若是丢下你跑了,你觉得此人有几分可信?”陆振生冷笑。“你记住,帝王之道,绝不能心慈手软。”

    “父亲一心想要称帝,可巫族忠心与古嘉皇室后裔,父亲帮他们……就不怕被反咬一口?”

    陆云锦深意的看着陆振生。

    陆振生的眼眸瞬间暗淡,抬手杀了还未离开的婢女。

    他与陆云锦的对话,绝对不能有任何隐患外流。

    陆云锦蹙了蹙眉,手指慢慢握紧。

    “巫族与古嘉皇室后裔,都已经苟延残喘,我们如今借用古嘉旧部的力量将这天下倾覆,一点点,一步步,蚕食这天下。”

    陆家山庄这些年不仅仅是秘密屯兵,财富更是可比国库,真正的富可敌国。

    他隐忍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今日。

    “古嘉旧部有兵马,可惜没有军饷,连慕容狄的人都要等着劫持的这批军饷维持军需,我陆家……必然成为他们的依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