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938章 九凤的温柔醒酒方式

时间:2022-05-02作者:糖炒栗子

    看着乌鸦身上还没有散去的黑气,九凤的心口猛地收紧,是一种毒?

    也不太像。

    闻起来有一种诡异的花香,更像是……一种花粉。

    但这又确确实实是蛊鸟没错。

    可却完全不受控蛊人的控制。

    她感受不到蛊虫的存在。

    在南疆控蛊术中,女子控蛊多为阴蛊,女子有得天独厚的控蛊优势,当然扶摇那种纯血统的蛊族世家除外。

    但控蛊是有一定的风险存在的,因为蛊虫是冷血的,很多蛊虫都会反噬主人。

    在主人虚弱无法压制它们的时候就会出现反噬的情况。

    所以,控蛊者的强大程度直接影响了控蛊的能力。

    如若更强大的控蛊者存在,那自己的蛊虫很有可能就会变成攻击自己的致命武器。

    可控蛊女能感应万蛊,这是天生的优势。

    明明,这是蛊鸟没错,可九凤却只有在黑气散去以后才能在乌鸦的身体中感应到蛊虫的存在。

    这是很可怕也是很诡异的。

    起身看着四周,九凤深吸了口气。

    乌鸦的记性很好,但它们胆子也很大,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击杀了一只乌鸦,那些受了惊吓跑掉的乌鸦会很快再飞回来,只要这里有它们的‘猎物’。

    但现在,那些乌鸦离开以后,万物寂静,仿佛连一只虫鸣声都听不到。

    这就很不对。

    “将军,有京都急报。”

    九凤回头看了眼已经喝得昏沉的木喆煜,叹了口气。“给我吧。”

    是京都来的急报。

    手下都已经习惯了,这本事加急密函,是陛下亲自传来,除了将军本人无人有权利打开,但将军信任九凤,陛下甚至着重提了一句,如若将军得意忘形,便将这信交给九凤。

    显然,九凤也是皇帝信任的人。

    打开信件看了一眼,九凤的心口瞬间紧了一下。

    果然……萧君泽也察觉到了南部军营的异常。

    巫族……

    萧君泽在信中提到了巫族。

    巫族的人善用巫蛊术。

    九凤了解过巫族的巫蛊师。

    巫族之人有天生的灵根,传闻有天眼能与天神直接对话,能与万物感应,能知天时地利,能预知未来过去,但他们天生体弱,不能习武,寿命短暂。

    巫蛊师,就是巫族之人偷学南疆控蛊术,柔和了巫族的巫术,形成了一个新的江湖组织。

    巫蛊师是比控蛊之人还要可怕的存在。

    蛊虫对于控蛊女来说是武器,但更像是宠物。

    在控蛊者眼中,他们与自己的蛊虫是主人与宠物的关系,互相之间也会有心灵感应,彼此照拂。

    但巫蛊师不同,对于巫蛊师来说,中了巫蛊术的猎物,只是提线木偶,是傀儡。

    没有灵魂,没有自己的思想。

    无法独立思考。

    “巫蛊术。”九凤看了眼地上的乌鸦尸体,眯了眯眸子。

    很显然,巫族是早就盯上南部军营了。

    龙居的关卡易守难攻,城门破损,城墙老旧,龙居城内的百姓繁杂,到处都是各国的商人,毕竟这里是奉天的南大门。

    这里与萍乡等小国家直接接壤,这些国家是属于奉天的附属国,常年进贡,没有攻击性,需要靠奉天的兵力来保护,所以南部边关是整个奉天最安稳的地方,也是几百年来从来没有起过战事的地方。

    越是这样的地方,兵力部署自然会有所薄弱。

    木喆煜带兵虽然精锐,但也仅仅只有三万人马,而且多数都是新入军营的新兵。

    陛下的意思,是要木景炎趁机在龙居城内秘密招兵买马,以备不时之需。

    走进营帐,九凤看了眼喝醉的木喆煜,踹了一脚。“醒醒。”

    “娘子……嘿嘿,再喝。”木喆煜喝迷糊了。

    九凤咬了咬牙,走出营帐打了冷水,冲着木喆煜的脑袋泼了下去。

    这醍醐灌顶的滋味……体验的真真切切。

    木喆煜都吓傻了,猛地坐了起来,呼吸急促。

    “出什么事了?”但木喆煜受了惊吓,第一时间还是先牵住九凤的手,起身把人护在身后。“有人袭营?”

    “现在没有,但是快了。”九凤冷笑,扔了个毛巾在木喆煜脸上。“清醒了?”

    木喆煜这才反应过来,有点委屈。“嗯……”

    “好好看看,陛下密函。”

    “哦。”木喆煜这种爆脾气的人偏偏一点脾气都没有。

    真是一物降一物。

    ……

    奉天,京都。

    城外小竹林。

    之前星移和北柠在这里遇袭,小竹屋破损严重,但这次来,已经被修复的完好无损。

    “你……”北柠惊讶的看着星移。

    “这是我们……在一起的地方,我觉得……像家。”星移小声开口。

    从小到大,巫族的人居无定所。

    长老时常会告诉他们,巫族四海为家,天下都是属于古嘉王朝的,整个天下哪里都是巫族的家。

    可家是什么?

    他想要的不过是一方净土,一双人。

    安静的等待死亡的来临。

    有些时候,星移并不怕死,死亡带给他的不是恐惧,而是解脱。

    北柠看着星移,伸手握住他的手腕。“走吧。”

    “你包袱里装的什么?”星移很诧异,从离开国师府,北柠的包袱就一直背在身上。

    “星移,我不懂浪漫,但你闭上眼睛。”北柠拉着星移进了内屋,把人拉到床边。

    星移愣了愣,一脸兴奋,就差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男人和女人,孤男寡女来到床前,不懂浪漫,还能做什么事情……

    无非就是那种少儿不宜的事情。

    突然有点口干舌燥,星移喉结滚动了一下。

    乖乖闭上眼睛,星移有点小兴奋,还有点小期待。

    北柠想要给他什么惊喜。

    见星移乖乖闭上眼睛,北柠笑着拿出一条黑布,遮住了星移的眼睛。

    “这么神秘?”星移笑着问了一句,心跳很快,自己都能听见了。

    身体也开始滚烫。

    这谁承受得住……

    北柠果然开始给星移脱外衣。

    星移更兴奋了,虽然北柠给人脱衣服的方式有点暴力。

    “柠柠,你脱的温柔一点……”可以脱快一点,但是别这么暴力。

    北柠没搭理星移。

    只脱到底衣,北柠就不动他了。

    但星移听到了衣服落地的声音,很显然……北柠也在脱衣服。

    这么刺激的吗?

    他有点迫不及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