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899章 战争时代,家书抵万金

时间:2022-05-02作者:糖炒栗子

    “将军,夫人来信。”

    景黎接过沈芸柔的信件,居然有些思念。

    这么久没见,不知道沈芸柔……是不是还像从前那般,不知道那个冷静理智又高高在上的女人有没有想她……

    不知道小阿离有没有长高,不知道女儿……现在是不是会说话,会喊爹爹,会走路了。

    很庆幸,他所挂念的,沈芸柔在信中都有提及。

    “江南富商抗拒交粮,我欲前往江南之地,必须想办法确保边关将士粮草供给不断。沈家已经捐出全部家产,用于边境各军营将士的军饷补给,这些无良富商口中的粮食,我也会帮你们抠出来。

    家中一切安好,勿念。

    小阿离长高了,十分想念你。

    女儿如今已经会走会跑,还会喊爹爹了。

    只是女儿性子像我,有些霸道了,小小年纪已经打遍京都同龄孩童无敌手了。这若是大了,真要操心她的终身大事了,怕是一般男子,不敢娶。”

    景黎看着家书,笑出了声音。

    他的女儿……就算再刁蛮,也是掌中宝。

    “安心处理江南之事,我在边关一切安好,勿念。”景黎给沈芸柔回信,让她切莫挂念。

    一切都会好起来。

    等到战争结束,他会回家……

    会带着所有将士回家。

    ……

    东南军营。

    谢御澜坐在营帐中,听着营帐外的风吹草动。

    那群匪寇好生不知死活,居然主动袭营。

    还好扶摇的蛊鸟暗中盯着,早有防备。

    “嘘!”扶摇冲谢御澜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冲她笑了笑。“你说……匪首会亲自前来袭营吗?”

    “他会来。”这段时间,谢御澜对赫连狄晟有了初步的了解。

    这个人确实不是十恶不赦的人,相反十分的重义气。

    无论是上战场杀敌,还是偷袭作恶,他都是冲在最前面。

    这次袭营,明知道新的将军已经驻扎,他还敢袭营,是打算给谢御澜一个下马威。

    这样的事情,他自己肯定亲自前来。

    “将军!不出您所料,敌军袭营地,被我们提前准备好的陷阱抓住了!”营帐外,副将笑着走了进来。“不过,逃了一个。”

    谢御澜蹙眉起身。“赫连狄晟可在陷阱之中?”

    “不能确定对方身份,都没有见过赫连狄晟。”副将摇头。

    之前的驻军也没有近距离见过赫连狄晟,他是不是在陷阱里,不得而知。

    谢御澜走出营帐,走到提前挖好的陷阱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坑里的人。

    “要杀就杀!”对方还挺硬气。

    谢御澜眯了眯眸子。“谁是赫连狄晟。”

    “我是!”

    “我是!”

    赫连狄晟应该很受兄弟们尊敬,这一出事,所有人都抢着替他去死。

    谢御澜笑了笑。“把说是的几个人拉出来,处死。”

    “放了他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被护在中间的人沉声开口,看起来临危不乱。

    谢御澜挑眉,看来,这个就是赫连狄晟了。

    “赫连狄晟,你身为古嘉王朝战神后裔,却甘心落草为寇,不知道祖上会不会蒙羞。”

    赫连狄晟知道谢御澜在用激将法。“不需要你操心。”

    “不知道赫连兄弟可愿意加入我奉天?”谢御澜先礼后兵。

    “劝降?死了这条心,我古嘉旧部只听命于我古嘉皇族,奉天这等乌合之众,还不配让我臣服!”赫连狄晟十分嚣张。

    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能这么硬气。

    谢御澜冷笑,她倒要看看赫连狄晟还能硬气几次。

    “我们做个赌约,你可敢?”谢御澜问了一句。

    “什么赌约?要杀便杀!”赫连狄晟觉得谢御澜废话太多。

    “我放了你,给你机会继续袭营,只要你有本事生擒我,我便打开城门,让你进来。”谢御澜蹲在土坑旁边在,再次开口。“敢不敢赌?三次机会,若是我生擒你三次,你就乖乖臣服于奉天。”

    “做梦!用不着三次机会,我必杀你!”赫连狄晟十分自信。

    “把人放了。”谢御澜下令放了赫连狄晟。

    “将军!”副将有些担心,担心这是纵虎归山。“将军,古嘉王朝的旧部都对古嘉皇室血脉忠心耿耿,他们不会轻易降伏,不如趁机杀之永诀后患。”

    谢御澜也知道现在杀了赫连狄晟是最好的机会。

    可她稀才。

    何况,赫连狄晟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他敢亲自来袭营,就是因为有百姓在手中为人质。

    若是杀了赫连狄晟,不保证他的手下会不会杀百姓泄愤。

    “我奉天应该让他知道,什么叫实力。”谢御澜抬手,示意放人。

    赫连狄晟蹙眉看着谢御澜,真的放了他?

    真是可笑……愚蠢至极。

    “老大,她为何要放了我们,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手下将信将疑,知道离开营帐还有些后怕。“他们对我们的行动来了如指掌,像是在我们内部安插了眼线。”

    “她一眼就看出我才是赫连狄晟,内部肯定有她的眼线。”

    谢御澜是故意挑拨他们内部的关系。

    “回去,彻查!”赫连狄晟不信,这个新来的将军,还能真的三次都生擒他。

    这次只是意外!

    “老大,我听说这个新来的将军是个女人。”

    赫连狄晟猛地挺住脚步,羞愤地咬牙握拳。“女人?”

    他们居然让一个女人生擒?真是耻辱!

    “对方穿着军装,还真看不出是个女人……这样的女子,何人敢娶。”几个被抓的匪徒想想都觉得后怕。

    “我们还是要小心些,这女人不简单。”

    ……

    奉天,皇城。

    “姑娘,这医书上写的,可有错?”落霞跟在朝阳身后,翻看医书。

    “医书也是人写的,前辈们在撰写医书的时候,难免也会有错,何况医术需要实践,不可尽信书中内容。”

    落霞点了点头。“姑娘,我懂了。”

    朝阳笑了笑,这个小姑娘确实是个难得的天才。

    “百草药物可都尝过了?”

    落霞点头。“我都尝过了,味苦的微毒,味甜的也未必无毒。”单单是靠尝百草,还是无法区分它们的毒性和药性。

    “药的前身是毒,但毒药是为害人也是为了自保。药物是为了救人,也是为了救自己。”朝阳深意地说了一句,拿起一株毒草。“这颗毒株,用对了地方就是救人的圣药,用错了地方,就是害人的剧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