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887章 何顾来找朝阳了

时间:2022-05-02作者:糖炒栗子

    那些人被杀的慌了手脚,恐惧的后退,然后逃离。

    沙漠中,朝阳独自站在沙丘上,警惕的看着沙海下面。

    这是什么东西?

    沙丘移动到朝阳脚边,却突然停了下来。

    朝阳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一颗脑袋却从沙子里露了出来。

    朝阳举起的手僵在半空,震惊的看着慢慢爬出来的高大身形。“何顾?”

    何顾的眼眸还是黑色的,显然神智还没有完全清晰,但却对朝阳没有任何攻击性。

    方才,那些杀手在沙丘中四处乱杀,何顾也受了伤,可他没有痛觉,所以伤口恢复的很快。

    “你……怎么会来这里?”朝阳震惊了许久。

    “危险……”何顾声音沙哑,只说了两个字。

    而且,这两个字说得并不清晰。

    但朝阳听懂了,也看明白了何顾的意思。

    他是听说了她来西域,觉得她会有危险。

    “明明……神智还不清晰,却来救我。”朝阳眼眶红了一下,笑得很轻松。

    何顾终于还是撑过来了。

    “主……人……不……哭。”何顾很努力的想要开口说话,嗓子却好像不受他控制,奋力且沙哑。

    他努力想要抬起苍白的手指,却发现身体也不太受自己控制。

    “别急……”朝阳冲何顾笑。“不着急,慢慢来。”

    何顾看着朝阳,看了很久。

    朝阳知道他能听懂。“走吧。”

    何顾便跟在朝阳身后。

    好像……无论是药化前还是药化后,何顾都是这般忠心,默默跟在她身后。

    ……

    奉天,西南之地。

    “姐姐?姐姐?”

    雨晴与西南王阿穆尔即将大婚,可北柠却不见了。

    雨晴紧张的跑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发现北柠的身影。

    只有床榻上被缝好的喜服与珠冠,还有北柠留给雨晴的一封信。

    “雨晴: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我想了很久,他的生死与我无关,可和孩子有关。他是孩子的父亲,在孩子出生之前,至少要让他见一面。我对生死早已看淡,若是能死在一起,是不是也是一种团聚。”

    北柠走了,她还是走了。

    雨晴前一天晚上还劝了一晚上,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她去了又能如何?根本救不了星移,还有可能会搭上她和孩子的命。

    可北柠还是走了。

    而且……并不是抱着去救星移的心,而是抱着……一家人死在一起的心思。

    红了眼眶,雨晴惊慌的跑出房门。“阿穆尔!”

    她不能让北柠死。

    明明她掐算过,只要北柠不去找星移,她和孩子一定能顺利出生。

    可北柠还是走了,与星移一样,一心赴死。

    “小心。”

    阿穆尔在院落练剑,见雨晴跑来,快速收了剑锋,单手抱住快要摔倒的雨晴。

    “北柠去找星移了,呜呜……”雨晴哭的眼睛红肿。“我们的婚事可不可以延几天,我想去救他们。”

    阿穆尔看了雨晴一眼,摇了摇头。“以我们柔然的规矩,祭了天就不能改日子,不吉利。”

    雨晴急得原地跳。“那可怎么办。”

    阿穆尔沉默片刻。“明日大婚,礼成,我随你一起去。北柠怀有身孕,不会走太快,我们快马加鞭,可以赶上。”

    雨晴惊愕地站在原地,许久才紧张开口。“你……你随我去。”

    “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夫妻是共同体。”阿穆尔小声解释。

    雨晴红了眼眶,低头。“不可以,太危险。”

    “那么危险,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所以我们一起。”阿穆尔柔声解释。

    雨晴抬手擦了擦眼泪。“那你要听我的。”

    怎么救人还要从长计议。

    “好,你是我的娘子,家中人后,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听你的。”阿穆尔笑了笑。

    这下,雨晴耳朵瞬间红了。

    他怎么这么听话呢……

    雨晴感觉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呢?

    ……

    奉天,关外。

    在距离边陲之地不足百里的地方,有游牧人的村落。

    星移并不着急前去西域军营,他要等的人,始终没有等到……

    明日,就是西南王大婚了。

    北柠,终究还是选择了别人。

    喝了口牧民的奶酒,星移眼眶泛红,脑袋也有些昏沉。

    终究,是他错过了。

    为了所谓的责任,所谓的家国重担。

    可正如雨晴所说,那些……又与他有多少关系呢。

    他为什么生来就要像个傀儡一样,任人摆布。

    为什么从他出生那一刻开始,他就是长老的候选人,就是七星之首的备选之人。

    为什么……他要担负着传宗接代的重担。

    为什么他的血脉必须要纯正!

    星移不明白,他为什么从出生开始就被赋予这么多的压力。

    明明……明明,这些都不是他的错。

    为什么族人的繁衍要压在他身上,为什么古嘉王朝的兴衰要背负在他身上。

    为什么他就要负重前行。

    所有人都能和爱的人在一起,朝阳和萧君泽历经了那么多……

    连他都算到过很多次,两人终究没有结果。

    可朝阳和萧君泽还是突破重重阻碍在一起了。

    为什么……巫族之人永远也算不到自己的命格,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

    仰头又灌了一杯酒,星移已经开始有些摇晃了。

    牧民笑了笑。“这酒很烈。”

    星移不听,一杯接一杯。

    像是在发泄。

    牧民摇了摇头,赶着牛羊离开了。

    星移摔在羊毛毡上,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的死活,对于北柠来说,早就不重要了。

    ……

    大虞,皇宫。

    念晨一直哭,哭到打嗝,打嗝以后就开始往外吐奶水。

    显然,这是哭的太厉害了。

    胤承心疼的抱过小家伙,小心翼翼的拍着。

    小东西只有趴在胤承怀里,才能短暂的安静,打了几个哭嗝。

    “一群废物,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病因?”胤承蹙眉。

    太医一个个跪在地上,不敢多说。

    确实……没有病。

    但为什么小公主总是哭,他们也不清楚。

    “滚!”胤承骂了一句,抱着念晨离开内殿,打算带她出去走走,去御花园看看花和蝴蝶。

    念晨喜欢蝴蝶,那些蓝色蝴蝶也愿意陪着她玩儿。

    胤承知道这是萧君泽的蛊蝶,那浑蛋才不会那么乖乖放心的将女儿留下。

    那些蛊蝶是萧君泽的眼线,也是萧君泽留下来陪伴小念晨的。

    到了花园,小念晨见到蛊蝶,果然不哭了,开心的拍小手。

    可过一会儿,她又会打嗝。

    像是哪里不舒服,然后开始哭。

    ……

    御花园。

    落霞被赵灵音派去采摘花蜜,刚好碰上胤承和哭的一塌糊涂的小公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