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862章 阿朵珠的野心很重

时间:2022-05-02作者:糖炒栗子

    远处山坡。

    沈清洲的暗卫杀了过去,可对方早已经离开。

    为首的人在地上捡起一张薄银面具,捡起来带了回去。

    ……

    这次没有杀了沈清洲和木喆煜,景宸不会善罢甘休。

    “主人,要不要在他们回城的路上动手……”手下问了一句。

    景宸沉默,什么都没说。

    没了那张面具,耳后颈部一直绵延到后背的烧伤疤痕,触目惊心。

    然而,这似乎并不影响这个男人的绝代风华。

    “让他们活着……”许久,景宸声音沙哑。

    “让他们,也体会一下,失去挚爱的滋味。”景宸安静地看着远处,眼眸透着深不见底的暗沉。

    ……

    大虞,边境华城。

    白狸翻身上马,往关外赶去。

    她收到了沈清洲遇袭的消息。

    “主人,奉天距离大虞快马加鞭也需要一天一夜,可这消息传来的似乎有些太快。”手下担心。

    白狸何尝不知道,有人故意用沈清洲遇袭之事引诱她前去。

    可即使如此,她依旧无法做到心如止水。

    “你们三人装扮成我的样子,分别从恒河,关境,雪域三条路往奉天赶去。”

    白狸眼眸一沉,她倒想看看,这是谁想对她和沈清洲一箭双雕。

    暗魅楼?

    有什么本事,那就冲着她来!

    她白狸,可从来都不是沈清洲的软肋!

    ……

    边陲腹地。

    西域重军营地。

    西域三十万大军镇守边陲,三国终于在同一战场互相亮出了底牌。

    西域前些年扮猪吃虎,一直偷偷暗下练兵,如今一下子亮出三十万铁骑军团,确实足以震撼整个天下。

    放眼望去,如今能与西域相匹敌的,除了奉天和大虞,再无敌手。

    然而奉天与大虞各自有各自的忌惮,无法将全部兵力孤注一掷。

    从这一点看,西域的统治者就是个疯子。

    他这是孤注一掷,没有给自己留后路。

    不成功便成仁。

    “阿朵珠公主,您确定,奉天和大虞一定会派人前来和谈?”尉迟跶的副将质疑地问了一句。

    “蓬莱各国的使臣团不是已经去了奉天?大虞的兵力分散,一方面要提防后方的野蛮部落趁机偷袭,另一方面还要将大部分兵力部署在边关之地防备西域,周边小国对于奉天来说也是依仗。”

    阿朵珠看着作战图。“在他国的领土上打仗,和在本国的边关线上打,哪一个损失更大?”

    尉迟跶深意地看着阿朵珠,眯了眯眸子。“公主的意思是,一旦两国派来使臣,杀无赦?”

    同时激怒两个国家,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先杀奉天使臣,安抚大虞情绪,让大虞不要参战,逐个击破。”阿朵珠打算让西域先向奉天开战。

    “先与奉天开战,公主确定没有私人恩怨在里面?”尉迟跶眯了眯眸子。

    “将军有更好的办法?”阿朵珠沉声问了一句。

    尉迟跶没有说话,只是深意地看了军师玉衡一眼。

    玉衡坐在轮椅上,冲阿朵珠笑了笑。“公主的办法极好,只是不知……公主手中还有什么筹码?”

    女人,能祸国,也能殃民。

    要看怎么使用。

    “柔然民众去了西南之地,其中有很多是我的人,我知道柔然王阿穆尔的母后太多秘密,只要我让人将那女人骗出,作为人质,就不怕……阿穆尔不反。”

    西蛮之地一旦打开缺口,就能弥补嘉峪关一战的空缺。

    很显然,尉迟跶一直对嘉峪关一战耿耿于怀。

    尉迟跶扬了扬嘴角。“那就看公主的本事了。”

    “大虞宫中,也有我的眼线,而且……在极其重要的位置,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带走大虞皇帝的软肋。”阿朵珠很自信。

    玉衡深意地笑着,让身后的徒弟推动轮椅。

    “公主想要从西域得到什么?”

    阿朵珠是个野心很重的女人。

    当初如若不是奉天插手柔然之事,柔然的王位怕是早就已经落在这个女人手里了。

    “我希望……主人能将柔然交给我。”阿朵珠笑着说了一句。

    柔然地界已经对西域,虽然已经空了,但阿朵珠有信心将所有柔然百姓召回。

    百姓在这乱世中就是浮萍,谁能给他们安稳,他们便会跟着谁。

    “公主还是想要扶持你那个不争气的弟弟?”尉迟跶冷笑,阿朵珠的弟弟身子太弱,而且不成器。

    如若不是因为她那个弟弟不成器,柔然也不可能落在阿穆尔手里。

    “不,我要做柔然的女王。”

    她阿朵珠明明是柔然王的长女,可却因为是庶出,处处被人欺辱。

    她阿图雅出生就是掌上明珠,被王后捧在手心里。明明是个废物,她却要对阿图雅俯首跪拜。

    那些年,她受尽屈辱,被阿图雅的婢女百般欺辱,她是从深渊一步步走出来的人,她必须一步步往上爬,将所有欺辱过她的人,一一踩在脚下。

    “做柔然的王?”尉迟跶笑了笑。“公主还真是野心极大。”

    阿朵珠坐在椅子上。“将军觉得,女人就不能称王吗?”

    身为公主,她对于皇家来说只是棋子,她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她被迫和亲,被人厌弃,无论是胤承还是萧君泽,都将她们当做棋子。

    她不甘心继续被人摆布,只能拼命一步步往上爬。

    既然弟弟是个扶不上墙的朽木,那她就自己坐上那个位置,成为高位之上的人!

    “在柔然,我只是一个毫无身份的庶女,无论我怎么努力,哪怕在各个方面夺得第一,成为所谓的草原第一神女,又能如何?只需要那个位置上的男人一句话,我就要被迫成为和亲的棋子。”

    阿朵珠很清楚,当初的和亲对于她和阿图雅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异常厮杀。

    她和阿图雅要姐妹相残,只能有一人活下来。

    她被送去大虞,阿图雅被送去奉天。

    她们要拼尽全力以色侍君,才能保证在这个强者为王的时代活下来。

    她们就像是浮萍,任人摆布。

    “我也拼命的想要恳求上位之人给我庇护,我拼命展示我的能力,我的才华,我的价值,可结果呢?大虞皇帝一句话,决定我的生死,将我打回原形,任我怎么求饶,放低姿态,他也不肯多看我一眼。”

    所以,女人……永远不要把心思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

    尤其是坐在高位上的男人。

    “在我生死一线,被暗魅楼主救走之时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我要一步一步一步走到属于我的最高点,我要成为柔然的王,我要主宰别人的生死沉浮,让任何人都要仰头看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