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850章 朝阳不恨沈清洲了

时间:2022-05-02作者:糖炒栗子

    “小东西。”萧君泽半威胁地瞪了儿子一眼。

    小奶团子哼得扭了头,趴在沈清洲怀里,很亲昵的样子。

    沈清洲抱着孩子的手有点僵硬,十分的不自然。

    其实……他从没有抱过孩子。

    朝阳小的时候,他从没有抱过她。

    沈芸柔是意外的产物,他虽然对沈芸柔袒护,但从未抱过她。

    小的时候,甚至没有去看过她一眼。

    “没想到,沈大人这么招孩子喜欢。”阿茶笑着说了一句。

    沈清洲显然心情十分的好,对于阿茶的话也很满意。

    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小家伙奶呼呼的后背,这么大的孩子,身上满是奶香气。

    真的是捧在手里心都融化了。

    以前总听老辈人说隔辈亲,他还真没什么感触,可现在……真的爱不释手。

    小家伙在他怀里偏偏又极其听话。

    “陛下,郡主来了,找孩子……”门外,春兰偷偷报信。

    萧君泽莫名紧张了一下,沈清洲进宫,他是没有告诉朝阳的。

    还偷偷把孩子抱了过来,想着让沈清洲见见。

    毕竟是孩子的亲外公。

    但朝阳突然找过来,他还是有点慌……

    这次没有和朝阳商量,这么自作主张,万一朝阳生气,他怂。

    显然,沈清洲是看出萧君泽的怂了。

    将孩子交给了春兰。“朝儿看到,要不高兴了。”

    “哇!”小家伙刚离开沈清洲就开始哭,伸着小爪爪要沈清洲抱抱。

    血缘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

    沈清洲不舍得小家伙哭,上前伸手,却又慢慢放下,他只能隐忍。

    若是朝儿看到了,要不开心了。

    萧君泽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

    算起来,他们都曾经犯了错,对于朝儿来说……原谅他们,真的是很困难的事情。

    哪怕是施舍,他们都甘之如饴。

    “不哭了,爹爹抱。”萧君泽把小家伙接过去。

    结果,哭得更凶了。

    ……

    殿外,朝阳老远就听见了儿子在哭。

    从药芦回来,朝阳其实心情很不错。

    何顾居然真的有意识,这对于朝阳来说……心里也放下了很大的担子。

    走进内殿,朝阳就看见了沈清洲。

    说起来,好久没见了。

    沈清洲真的是一个如同谪仙一样的男子,岁月是真的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这个男人……说是有了外孙的人,还真是很难看出呢。

    在朝阳的记忆里,他年轻的时候就长这样,如今还是这样。

    始终不变的……这个人的脸,是她的噩梦。

    虽说现在真相大白,当初沈清洲那般对白狸,是白狸自己罪有应得,也是两人之间的恶味情趣……

    但不可否认,他俩给朝阳的童年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原本还有笑意的眸子,在看见沈清洲的一瞬间,暗沉了下来。

    沈清洲垂了垂眼眸,便知道自己惹朝阳不高兴了。“臣……先行告退。”

    小奶团子见沈清洲要走,哭得更凶了,伸手要抱抱。

    朝阳将儿子抱在怀里,小声哄了哄。

    小家伙倒是不哭了,委屈地看着沈清洲。

    小孩子的想法总是单纯的,喜欢谁,眼睛是藏不住的。

    朝阳顺着小家伙的视线看了过去,蹙眉,脸更黑了。

    沈清洲没有和朝阳说话,明明入城之间想了很多,但又不想惹她不高兴,干脆还是离开吧。

    “把你扔了算了。”朝阳见自己儿子不争气,嫌弃地说了一句。

    其实,知道何顾挺过来以后,她也没有那么恨沈清洲了。

    何顾是沈清洲的人,他替沈清洲赎罪了。

    只要他能好好的。

    至于沈清洲,她只是不恨了,但毕竟没有养过她,想要有多深的感情,还是不可能的。

    “沈大人,此次嘉峪关一战,多谢。”朝阳主动和沈清洲说了话。

    沈清洲走着的脚步停住,回头看着朝阳。“无妨。”

    他并没有不居功,此次前去洞壁崖,他确实是为了朝阳去的。

    朝阳垂眸。“沈大人此次回京是为何?”

    “西域铁骑已经前往边陲腹地,如今西域周边国家都已经臣服西域,西域的兵马一路前行,周边小国郡县全都受到波及,这样下去,奉天大虞和西域之间必有一战。”

    沈清洲分析了一下现在的战况,如今西域只是对周边小国碾压式侵略,真正能与西域匹敌的,只有奉天和大虞。

    三个大国若是开战,战场必然在边陲之地。

    西域提前占据腹地,这对于西域和奉天来说,都是被动。

    奉天拿下嘉峪关,只能暂时保证国内安稳,真正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我今日来,是想更多地了解一下蛊人兵团。”沈清洲也清楚,控蛊能力强的人,是长孙家的人,长孙无邪和扶摇都被毁了经脉无法习武,这便预示着,最强控蛊者在暗魅楼手中。

    但长孙云骁当年,肯定给萧君泽铺好了路,就是为了防范这一点。

    “沈大人这般忠心为奉天,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朝阳的话语透着讽刺。

    沈清洲叹了口气,并没有多说。

    “朝儿……”萧君泽知道朝阳生气,不希望他们父女俩如同仇人。

    “沈大人何时还入宫?”朝阳蹙眉问了一句。

    沈清洲有点紧张,干咳了一下。“喆煜明日能到京都,明日我会带他入宫。”

    朝阳应了一声。“此次……慕阳能平安入京都,沈大人费心了。既然小家伙这般喜欢你,那明日再给我送回来的。”

    说完,就将小家伙交给了沈清洲。

    朝阳这一举动,沈清洲和萧君泽都愣了。

    朝阳恨沈清洲,这一点一时半会儿怕是很难改变,但……她居然将孩子交给了沈清洲。

    显然,她是信任沈清洲的。

    沈清洲惊了许久,才僵硬地将小家伙抱好。

    从来没有照看过孩子的沈大人……心跳有点加速。“我……”

    “沈大人不会连个孩子都看不好吧?”朝阳讽刺。

    “那倒也不会……”沈清洲看了眼趴在他身上的小东西,心里有股暖流在流淌。

    ……

    沈清洲极其僵硬地把小家伙抱走,一路脑袋都有些空白。

    小家伙莫名的乖巧,趴在沈清洲怀里不哭也不闹,甚至不找娘亲。

    “这小孩子……要怎么照顾?”上了马车,沈清洲不解地问着手下。

    手下紧张得厉害,赶紧回话。“主人,这小孩子……得哄着,不能饿着。这么抱着,该是不舒服……”

    谁也不知道,一向冷静如他的沈大人,面对一个孩子,居然这般手足无措,比他们这些下人还要紧张。

    “你说,朝儿……是不是原谅我了?”原谅他,才会把孩子放心的交给他。

    “至少……应该不恨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