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848章 白狸对沈清洲用美人计

时间:2022-05-02作者:糖炒栗子

    奉天,皇宫。

    青果儿迷糊糊的发起了高烧,被何顾咬了,伤口有点感染。

    “这小丫头胆子大得不要命。”古雨叹了口气。“把伤口给她清洗一下,感染了就坏事了。”

    薛京华帮青果处理伤口,抬头看了古雨一眼。“你说,她说的是真的吗?何顾真的有意识?”

    “小丫头定然是吓坏了,怎么可能。”古雨还是不信。

    “你看看伤口。”薛京华却蹙眉,让古雨看看伤口。“药人可不管轻重,他们发狂的时候对血腥气息最敏感,咬人几乎是一击致命,咬住脖子的大血脉络,可不手软。”

    古雨看了看。“这无非就是小丫头片子运气好。”

    “很显然,何顾收着劲儿了。”薛京华却有不同的看法。

    “但愿吧。”古雨叹了口气。

    “师兄。”薛京华唤住古雨。“暗魅楼……”

    古雨知道薛京华要问什么。“知道的太多,不是什么好事,看在你肚子里孩子的份上,景宸不会要你的命,好好珍惜。”

    薛京华没有多问。

    ……

    内殿,院落。

    朝阳站在树下,看着雨后滴水的花瓣。“暴雨过后,这些花儿都被摧残了。”

    “花儿太脆弱,你看这青竹就依旧,反而更加翠绿。”萧君泽抱着儿子,一脸忧愁。

    这几日忙碌,没有抱抱小家伙,感觉小东西明显和自己疏远了。

    “怎么了?”朝阳感受到萧君泽的忧虑。

    “我仅仅只是几日没有抱他,他就与我有了生疏。”萧君泽有些幽怨。“我女儿会不会只与胤承亲近。”

    朝阳愣了一下,其实也有些想女儿了。“情蛊的解药已经找到了,古雨这家伙一直拖着,不知道有什么私心,等我们把情蛊解了,念晨就安全了。”

    萧君泽捏了捏儿子的小脸蛋儿。“看我儿子,白胖胖的。”

    朝阳被逗笑。“陛下,白胖胖的小家伙有点不高兴了。”

    朝阳刚说完,小家伙咧嘴就哭了起来,委屈的撇着嘴,硕大的眼睛满含眼泪,可怜兮兮的让人心都化了。

    大眼睛盯着朝阳,伸出奶呼呼的小手,哭的更委屈了。

    那状态就像是在做无声的状告,状告爹爹欺负他。

    朝阳赶紧抱过小家伙。“乖,不哭。”

    “小家伙……小小年纪,心机太重!”萧君泽从背后抱住朝阳,向小家伙挑衅。“这是我的。”

    小奶团子像是能听懂一般,哭的更凶了。

    朝阳笑着哄了哄,觉得萧君泽有时候比孩子还要幼稚。

    “沈清洲……回京都了。”

    趁着朝阳心情好,萧君泽赶紧说了一句。

    这简直醉翁之意不在酒。

    朝阳的笑容僵了僵。“毕竟嘉峪关之战,他占首功,也别怠慢了。”

    “朝儿想怎么赏?”萧君泽点了点头。

    有点欣慰。

    “他什么都不缺。”朝阳觉得沈清洲就是第二个长孙云骁,富可敌国。

    单单是百晓堂,遍布各国各地,专门收钱卖人消息,这得赚多少钱。

    “这就很麻烦了。”萧君泽故作为难。“沈清洲此人绝对是个厉害角色,万一他对我的赏赐不满意,转而投了他国,哎……”

    朝阳眯了眯眸子,萧君泽这点小心思,她一看就能看透。

    偏偏还要拿他没办法。“行了,我知道了,我会见他。”

    萧君泽抱紧朝阳。“你若不想见,我们不见便是。只是……我不想让你带着太多的恨意和遗憾,沈清洲想要弥补他的过错。”

    “有些伤害,不是弥补就能抚平的。”朝阳低头,脑袋抵在萧君泽的肩膀上。“其实,我不怪他逼我替嫁,我只是不能忘记小时候他给我留下的阴影。”

    小时候,沈清洲这三个字对于朝阳来说就是最大的噩梦。

    萧君泽抱紧朝阳。“你现在有我。”

    ……

    奉天,皇城外。

    沈清洲停在驿站,迟迟没有进皇城。

    “客官,上房。”小二很有眼力劲儿,一看就知道沈清洲气宇不凡,赶紧往上房领。

    沈清洲进了房间,让小二准备好浴桶。

    风尘仆仆,他这般注重形象,也不知道在紧张什么。

    苦涩的笑了笑,沈清洲揉了揉眉心。

    做过太多错事,才会在想见女儿的时候,紧张成这般。

    “来都来了,看够了?”听见床榻后有动静,沈清洲无奈的扬了扬嘴角。

    白狸从床后走了出来,趴在浴桶边。“每次都能被你发现,没意思……”

    她的武功是西域暗魅楼之最,她隐在暗处从未被人发现过,可沈清洲每次都能准确的‘抓’到她。

    “每次都躲。”沈清洲叹了口气。

    “沈大人……皇城之外,荒郊野岭,想不想……”白狸的手指有意无意的去碰沈清洲结实的胸膛。

    沈清洲眯了眯眸子,抓住白狸的手指。“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白狸扬了扬嘴角。“沈大人,想你了……”

    “说吧,有什么事来求我。”沈清洲笑得无奈。

    白狸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子。

    “听说西域铁骑往边陲腹地去了,大虞必然也要开战了,可大虞没有百晓堂,我手中的人消息有限,百晓堂的消息,能不能互通呢?”白狸从背后抱住沈清洲。

    这都要牺牲色相了。

    沈清洲挑眉。“各国百晓堂明码标价,你付钱,便有消息。”

    “沈大人也太小气了吧。”白狸解开腰封,衣衫滑落,修长纤细的白腿直接迈进浴桶。

    沈清洲面不改色,眼眸却带着笑意。

    “如今,暗魅楼才是最大的敌人,消息互通,能让大虞和奉天一致对敌,我说的对吧?”白狸的底衣湿润,不大的浴桶放下两个人,多少有点牵强。

    水被漫出浴桶,沈清洲才吸了口气,将白狸捞了出来。“拿你没办法……”

    白狸得逞的笑了笑,牺牲点儿色相就能省下不少银钱,划算了。

    但随即,白狸就后悔了……

    沈清洲难得抓住她,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

    这一晚上,白狸哭都哭不出来了。

    ……

    “沈清洲,你为什么在城外徘徊,不敢进城?”白狸慵懒的靠在沈清洲怀里,声音沙哑。

    “你说呢?”沈清洲的眼眸沉了一下。

    白狸瞬间明白了,乖乖闭嘴,不说话了。

    显然沈清洲有天敌了……

    他的天敌就是朝阳。

    一物降一物。

    “朝儿若是不想见我,我便回内城了。”沈清洲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

    “她不会原谅我们的。”白狸很了解朝阳。

    “罢了……”沈清洲叹了口气,不强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