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826章 木家军英烈以身赴死

时间:2022-05-02作者:糖炒栗子

    “他赢不赢与我何干,毁了奉天的天下,才是我的心愿。”长孙无邪冷眸回答。

    “你明明……不是这么想的,当初……你密谋拉拢萧悯彦,带他回京都的目的,就是想要让他取代萧君泽,可你却没有对萧君泽动杀意。无邪……如若你对萧君泽有杀意,以你的能耐,根本不需要到今天……”

    长孙无邪是有能力的,他若真的想要毁了奉天,这奉天早就满目疮痍了。

    可萧君泽在位,他并没有着急动手。

    他原本的计划是想让萧悯彦登上皇位,哪怕囚禁萧君泽这个废帝一辈子,也好过眼睁睁看着他死在皇位上。

    他想毁了奉天,可却因萧君泽而忌惮。

    而萧悯彦,与他没什么血缘牵扯,上位便是棋子,可以随意利用。

    只是可惜……萧悯彦对萧君泽这个兄长,太过依赖和偏爱。

    被薛京华说中了心思,长孙无邪沉默不语。

    薛京华走到长孙无邪面前,将他的手慢慢放在自己已经隆起的腹部上。“无邪,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你有两个需要你保护的弟弟,还有……这个孩子。”

    长孙无邪的呼吸瞬间凝滞,手指慢慢收紧。

    ……

    洞壁崖。

    木怀成的人死守战营,并没有主动出击。

    木怀成利用地形优势,将大部队藏匿在后方的高地,自己带了三万人马,先来会会尉迟跶的铁骑。

    战争来临前,连天空都是阴沉的,乌云压顶,湿气很重。

    仿佛……连老天爷都在预示着这场战争的惨况。

    木怀成坐在马上,视线坚定。

    将军冲锋陷阵,将士自然士气满满。

    擂鼓声响起,敌军已经到达战场之上……

    “将军,按照计划,若是情形不利,您必须撤离,你是主帅,是军中的主心骨……”副将声音沙哑,抬手抱拳,行军礼。

    木怀成侧目看了对方一眼,双方眼眶都赤红得厉害。

    “将军!我们的命是你的!”副将红着眼眶喊了一声,举起军旗。“将士们!随我杀敌!”

    木怀成握紧缰绳,在身后的将士冲锋陷阵之际,也策马迎了过去。

    尉迟跶看着对方军中的木怀成,目露凶光,冷笑开口。“毫无战法可言的死战,木怀成还真是看得起自己。”

    “将军,可迎战?”

    “迎战?这点人马,不需要迎战,欣赏杀戮便是。”尉迟跶冷笑,自信地扬起旗帜。“派出药人与铁骑精锐,杀!”

    ……

    木怀成阵营。“阿晋!计划行事!”

    副将点头,示意身边的人放慢了速度。

    敌军攻来,对方身形极快,刀剑和羽箭砍在他们身上,根本毫无反应。

    药人没有痛感,他们不怕疼,便勇敢无畏。

    可木家军的将士都是血肉之躯,他们会惊恐,会害怕。

    对方想要在首战,就击溃对方的心理防线。

    “药人!撤!”木怀成斩掉药人脑袋,大喊。

    尉迟跶冷笑。“想逃?那也要有那个本事。”

    说完,下令药人追击。

    木怀成的人快速后退,将药人引到了陷阱区。

    可这也仅仅只是解决小部分药人。

    尉迟跶的眼眸瞬间冷凝,紧紧地盯着木怀成。“雕虫小技!”

    尉迟跶亲上战场,与木怀成对战。

    双方的实力悬殊实在太大……

    木怀成与尉迟跶打成平手,可将士们……却被药人生生撕开一道口子。

    “将军!不要恋战!”副将满身是血,回头嘶吼。

    木怀成瞬间红了眼眶,这三万人马……是必须要牺牲,拖住药人的死士。

    能跟他来的,都是视死如归之人。

    呼吸颤抖的厉害,木怀成生生接下了尉迟跶的剑,翻身上马,快速撤离。

    “木怀成,临阵脱逃,亏我还以为你是什么英雄好汉!”尉迟跶高声讽刺。

    木家军的将士们死死的拖住药人,见自己根本不是药人的对手,干脆放弃自己的生命,三两个一起扑上去死死困住药人,另外一人趁机去砍药人的脑袋。

    只有砍断脑袋,才能杀死药人。

    见这种自杀式的袭击有效,其余将士纷纷效仿。

    很快……三万将士与药人搏命,不惜与药人……同归于尽。

    整个山谷,血腥气浓郁到令人作呕。

    “混蛋!”尉迟跶一看情况不对,这三万人马分明就是来送死的。

    木怀成居然用他的三万人,拖死他的药人和精锐?

    “全军迎战!”终于不再轻敌,尉迟跶疯狂呐喊。

    铁骑军策马而来,铁骑践踏着将士们的血肉……

    宛若人间炼狱。

    木怀成勒马,停在后方,眼眶灼烧到视线模糊。

    “将军!奉天必胜!”

    “将军……奉天!必胜!”

    副将阿晋嘶声呐喊,身重数剑,终于撑不住,摔在地上。

    随即,又慢慢挣扎着站了起来,扔掉手中的武器,声音沙哑。“将士们……我们的命,为了谁?”

    身后,那一个个屹立不倒的血肉之躯都扔了武器,视线坚定。“为了家人!”

    “为了爱人!”

    “为了奉天!”

    “为了将军!”

    “为了……自己……”

    阿晋笑着握紧奉天军旗,高高举起。

    “与他们同归于尽!”

    一声令下,所有将士比药人还要疯狂,如同不知疼痛一般,死死抱住敌人,即使被刺穿身体,也依旧死死地拖住对方,让身后手持兵器的将士,尽情反杀。

    尉迟跶坐在马上,视线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

    “奉天军中,也有药人?”

    “将军!他们不是药人!”手下禀报。

    尉迟跶握着缰绳的手收紧了一下,不是药人……是如何顶住疼痛,死都不肯松手的……

    这是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与药人和他的兵马,同归于尽了……

    战场之上,都是血肉之躯。

    即使各为其主,依旧还是惺惺相惜。

    看着很快倒下的奉天将士,尉迟跶的视线有些跳动。

    山谷,很快死一般的寂静。

    木怀成策马离开,眼泪早已在不经意间灼烧脸颊。

    断了敌方的药人和精锐……接下来,只要解决蛊人,尉迟跶这点兵力,根本不是木家军的对手。

    可蛊人……远比药人可怕百倍。

    蛊人的身形极快,将士们怕是根本反应不过来。

    ……

    “全军过山谷!将尸体搬离,任何人,不许践踏!”尉迟跶沉声说了一句,他敬畏这些死去的将士。

    即使战争不能停止。

    行军至战场中央,尉迟跶勒马看着已经没了呼吸却依旧死死竖着奉天旗帜的阿晋,抬手将军旗斩落。

    宝宝们,看在木家军全军忠烈的份上,冲鸭!冲鸭!票票、段评飘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