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823章 天下混战,生死局

时间:2022-05-02作者:糖炒栗子

    “猛地一听,一切的恩怨情仇仿佛都和私人恩怨有关。”朝阳沉声,靠在宫墙上。“可当时的环境下,百姓受压迫,暴君残忍无道,每一根稻草都压在骆驼上,直到把它压死。”

    天道轮回,王朝覆灭,从来都离不开人情世故,人有七情六欲,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就拿景宸来说,朝阳愿意相信,他曾经善良,曾经也是翩翩公子,遗世独立之人。

    老者口中的儿子,从来都是最优秀的那个。

    到底是什么事情刺激,让他摒弃了自己曾经的一切信念。

    “古嘉王朝末年,天降大旱,巫族早有预料,提前便已经告知皇帝,让他早做准备,开仓放粮救济灾民,可皇帝不但没有理会,反而更加挥霍,在百姓饿死街头易子而食的时候,他却修建斗兽场,让蛊族炼制蛊人,与野兽相搏。”

    扶摇沉声说着古嘉王朝的故事。

    当年……

    多少人都死在那个斗兽场,整个深坑满是尸骸。

    只要是不听话的人,都会被扔进坑里,让所有人观看他被野兽或者蛊人撕咬的场景。

    以此取乐……

    那时候的蛊人试炼并不健全,他们用的全是活人,成年人做试炼,最后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就算有人强撑过试炼期,最后也会被自己的意识摧毁,生不如死。

    这也是为什么,改良后的蛊人炼制,只用婴孩。

    婴孩无感官,好掌控,便也好成活。

    刚出生的孩子,就像是一颗待发芽的种子,有意识之前便在地狱,他们便能更好的接受地狱。

    谢御澜和朝阳互相看了一眼,对于古嘉王朝的故事,他们只是听说过,但真正的残酷,没有亲眼看过,根本无法想象。

    只知道那个皇帝荒淫无道,杀戮成性。

    “对那时候来说,天下四分五裂,反而是最好的结果。”谢御澜叹了口气。

    可此一时彼一时,王朝统治久了,难免出现这样的人。

    百姓都要将希望寄托在帝王身上,不断的祈祷有仁慈的君主诞生。

    可一旦遇上残暴之人,他们便如临地狱,无一幸免。

    “天内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大势所趋,如今的天下战争四起,百姓同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无法去预料百年千年之后的天下局势,只能顾及眼前。”朝阳摇了摇头。

    “皇族血脉传承已经深入人心,这是弊端,也是壁垒。”扶摇身形落寞的走在前面。

    这也是他毅然决然放弃南疆皇位的原因。

    他非皇族血脉,便也不想去争抢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与其像萧君泽胤承他们一般站在高位饱受折磨,不如和自己的爱人潇洒度过一生。

    他厌倦了阴谋,厌倦了算计。

    ……

    御书房。

    萧君泽看着木怀成送回来的行军图,心口收紧的厉害。

    西域铁骑已经派出先锋营,有三万人左右。

    因大部队没有通过蓬莱,萧君泽并没有让蓬莱的人阻拦。

    这三万人……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

    他们的目标便是击溃木家军,先一步夺得嘉峪关。

    这对于木怀成来说,是极大的挑战。

    “陛下,线人来报,西域派去的三万精锐,有五百药人……还有人在船上押运了数十个黑色牢笼,全都被黑布掩盖,属下猜测……是蛊人!”

    萧君泽猛地站了起来,身形有些不稳。

    五百药人……没有痛觉,只会杀戮,就已经敌得过千万人。

    若还有蛊人在。

    木怀成要如何应付!

    “陛下!”见萧君泽身形不稳,阿茶惊慌的上前扶着。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杀戮。

    意味着……

    木家军将要接受有史以来最残忍的杀戮战。

    “阿泽!”

    殿外,朝阳也感受到了心口的悸痛,萧君泽在害怕。

    “出什么事了?”朝阳走到萧君泽身边。

    “西域派出药人,沿路带了数个黑色牢笼,我怀疑……里面是蛊人。怀成的兵马已经到了洞壁崖,一旦开战……”

    后面的话,萧君泽已经说不出。

    朝阳的心也跳动的强劲且慌乱。

    如若真的是蛊人,那西域暗魅楼……便是那奉天木家军开了第一战。

    这一战,不仅仅是战争,也是暗魅楼向天下人的一个警示。

    所有人都盯着这一战,这一战的意义……不仅仅是输赢。

    更是天下大势和未来倾斜的方向。

    如若蛊人震慑三军,震慑各国,那西域将再无敌手,所向披靡。

    而嘉峪关和木家军,就是他们试验蛊人兵团的斗兽场。

    这一战,对于木家军和木怀成来说,只能胜,不能败。

    因为这关系着身后的家园,关系着整个奉天。

    别人……无从援手。

    注定,这一战将会载入历史,成为天下未来发展的重要转折战。

    ……

    奉天,边关。

    木景炎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关外的风景,陷入沉思。

    “将军,木怀成将军已经到达洞壁崖。”

    木景炎蹙了蹙眉,深吸了口气。“洞壁崖之战,无人能帮,我们必须各司其职,镇守岗位……这是木怀成最大的挑战。”

    木怀成还年轻,他要经历的,远比之前木景炎经历的战争要更加凶险和残酷。

    “木小将军也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争,当初在三十二城,木家军与大虞日日作战,全军覆没,小将军哪怕只剩一人,也从未退缩,这次……他也一定会夺下嘉峪关。”

    木景炎沉默了,终于明白当初他上战场,家里人的担忧。

    木家人,忠君报国,这条命,这一身血肉,本就是为奉天而生。

    ……

    南疆,峡谷关。

    “王爷,城墙已基本建成,牢固程度您亲自验收。”手下前来禀报。

    萧承恩点头,走在城墙之上,四处查看。

    南疆之战,萧承恩立了大功,萧君泽免其罪责,恢复王爷身份,世袭终身。

    也算是给他和青鸾的儿子,一个保障。

    萧承恩的儿子被接回京都,安置在裕亲王府,萧君泽让人专门照顾。

    虽说有威胁和人质的成分在,但萧君泽的人品,青鸾是信得过的,何况朝阳也在。

    何况,孩子在京都,她也能安心陪着萧承恩留在关口。

    身为帝王,萧君泽不得已而为之,他必须保证毫无隐患。

    将军在外,家人便要留在京都,这是历来的规矩。

    一是让将士安心作战,二是防止将军造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