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814章 百晓堂和何顾出事了

时间:2022-05-02作者:糖炒栗子

    萧悯彦也沉默了,这个事儿,他无法做主,也不敢做主。

    “你敢去说?告诉谁呢?”古雨歪头问了一句。

    萧悯彦不说话了。

    “要不,这个重担交给你了。”古雨一脸坏笑。

    “别……这担子太重,我不能担此重任。”

    “萧悯彦,我跟你说,我姐今日天黑就能到达京都,你必须去把事情解释清楚,不然我姐会杀了我。”

    古雨和萧悯彦同时把视线落在了谢允南身上,视线灼灼。

    能坑的人来了……

    “你俩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谢允南被盯得有点不自在。

    萧悯彦笑了笑。“嗯,你好看。”

    谢允南打了个哆嗦,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嗯,这娃娃是好看。”古雨也笑得一脸阴险狡诈。

    谢允南大咧咧地走了过去。“不许说我好看,老子纯爷们,你们的说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萧悯彦和古雨相视看了眼对方。“对对对!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这是咋了?”谢允南突然有点慌了。“你们咋都夸我?”

    平日里都那么嫌弃他,今天有点不对劲。“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萧悯彦咳了一下,一本正经地开口。“情蛊的解药,已经出来了。”

    谢允南瞪大眼睛,欣喜异常。“真的?那太好了,那还等什么,快点进宫啊,我师父等着呢!”

    萧悯彦深吸了口气。“但是吧,这解药只需要一个人服用就好了,我怕我哥和嫂子起争执,不如悄悄选择一个,直接告知。”

    “你们想的也太多了,这种事,不是什么大事,那不是随便都可以?”谢允南不解。

    萧悯彦想解释,被古雨开口阻拦。“这解药药性太强,一般人怕是承受不住,毕竟是药三分毒,是吧?”

    谢允南点头。“对,解药也是毒药,需要抗药性强的人。”

    “情蛊在受刺激以后会发作,死前最后的挣扎,那是极致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撑得住的,你觉得他们两人,谁更适合吃解药?”古雨试探地问了一句。

    “若说正常应该是要让男人来承受的,我师父是个女人。”谢允南自然要偏心朝阳。

    “可现在天下局势瞬息万变,我哥毕竟是皇帝,万一有个好歹……”萧悯彦必须偏心他哥。

    “你哥怎么那么金贵呢?我师父是女人,还刚生了孩子没多久,你哥受点苦咋了?”谢允南不服。

    “我哥耐药性本来就差,朝阳试过百毒,又是老者的徒弟,耐药性和承受能力都强,何况……”萧悯彦后面的话没说出口了。

    谢允南哼了一声,不吭声了。

    “行了,这事儿不吵了,就先这样吧,拖一段时间再说。”古雨拉着萧悯彦离开。“继续练功。”

    萧悯彦低头,情绪不高。

    “那小子是个大嘴巴,他肯定憋不住,借他的嘴透露出风声去,让朝阳和萧君泽自己选择吧。”古雨一副老狐狸的样子。

    萧悯彦始终沉默。

    他太了解自己的哥哥了。

    如若萧君泽先知道这件事,他绝对不会再让朝阳知道。

    哪怕明知道会死,他也会毫不犹豫。

    他对朝阳的爱,在就已经超过了他自己的命。

    ……

    奉天,皇宫。

    朝阳在等心安那边的消息,何顾出去三天了,第一次……没有及时回复。

    朝阳多少有些担心。

    何顾是顶级暗卫,他做事朝阳从来很放心。

    可这一次,朝阳莫名有些担心。

    暗卫这个身份,本身就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随时都有可能会为了主人的任务牺牲……

    何顾也死里逃生多次。

    朝阳很信任何顾,所以才敢将小慕阳交给他。

    相处了这么久,何顾对于朝阳来说,早已经不是主人和暗卫了。

    更像是家人。

    “怎么了?有心事?”萧君泽下了早朝,回来就见朝阳一个人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

    “三天了……我让何顾去打探西南以及嘉峪关的消息已经三天了,如若是从前,他早就该回来了。”

    何顾有百晓堂的暗哨,很多地方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去。

    他无非就是接收一下线报,再帮她传回来,为什么这次……让人心慌。

    萧君泽也愣了一下,何顾出去了三日未归?“我让人去看看。”

    “嗯。”朝阳点头,她怕何顾遇上什么麻烦。

    ……

    京都城,街尾巷子。

    天突然暗沉,下起了雨,倾盆而下。

    街道上的商贩纷纷离开,空无一人。

    血腥气被雨水冲刷,却愈发浓郁。

    街道尽头,何顾撑不住摔在雨中,全身都被血液浸透。

    雨水的冲刷下,血液顺着发丝也衣衫涌出……

    “把密报交出来。”前来截杀何顾的,全都是西域的高手。

    百晓堂得到了一份军事密报,详细的记录了西域铁骑军未来的行军路线,以及军队部署……

    但知道消息的人被灭了口,暗魅楼的人查到了百晓堂头上。

    一夜之间,百晓堂在西域的全部联络点被端,百晓堂数百个提前编制好的布局点,哨点之人被杀……

    一路,追杀到了何顾这里。

    手指用力握紧,何顾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眼眸暗沉。

    他就算是死,也要将密函交给小姐。

    “冥顽不灵!杀!”

    ……

    皇宫。

    朝阳正在刺绣,长时间不用针线,魅绣的手法有些生疏了。

    她绣了一只蛊蝶,蓝色蝴蝶跃然丝巾之上,如同一只活的蝴蝶,仿佛可以煽动翅膀。

    “嘶!”朝阳不小心扎破了手指,一粒血珠涌出,刚好落在了蛊蝶的眼睛处。

    心口一紧,朝阳有种不好的预感。

    “陛下!小姐……出事了。”殿外,萧君泽的暗卫紧张跪地。“百晓堂在西域的哨口全部被端,百香堂二百多名线人被尽数绞杀,暗魅楼背后之人……一路追到了奉天,何顾……怕是凶多吉少。”

    猛地起身,朝阳慌乱中打翻了手中的盒子。

    呼吸开始灼热,朝阳快速冲出内殿。

    “朝儿!”

    屋外下着雨,很大的暴雨,眼睛的能见度很低。

    “可找到……他的下落?”朝阳的声音有些发颤。

    “小姐!何顾……首领,最后的去处,是翠烟楼。”

    朝阳的心跳有些快,嗓子像是梗了一块石头。

    何顾……千万不要有事。

    若是暗魅楼的人动了何顾,她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宝宝们,投票票我们再冲一冲哈哈哈,加更的章节会在十二点左右上传哈,何顾的事情大家不要骂我呜呜,暗卫本来就是很危险的,下一章,大家不要哭,要是声讨我的人多,我可以适当的对何顾温柔一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