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八十三章 光锥

时间:2018-06-07作者:黑灯夏火

    第二千七百四十五次循环。

    地下室已经看不清原来的形状,只剩下深达数百米、直径十数公里的巨型坑洞。

    如同陨石造就的壮观坑洞中央落满了飞灰,黑褐色的土壤升腾起焦灼热气,不知由来的地下水缓缓漫过千沟万壑,洗刷着这场战斗所造成的狼藉。

    伦敦城中心,已经被彻底抹去。什么反抗压迫的英伦普罗大众,什么率兽食人的血族,什么浑水摸鱼的纳粹军人,都成为了坑洞中正在缓缓燃烧的余烬。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笼罩着坑洞上空,间或有浅薄无知的微风,还在吹刮着坑洞侧壁,制造喧嚣。

    面无表情的李昂半跪着倒在坑洞中央,大半身体都变成了晶莹剔透的结晶,随着时间流逝还在不断地风化着。

    冷清月光笼罩在他的身上,通过结晶体折射于地面,显得斑驳陆离。

    金丹修士的强悍生命力勉强吊着最后一口气息,他穿着粗气站了起来,身上“咔嚓咔嚓”地掉落细小晶体碎片,几个呼吸间就落了一地。

    他环顾四周,渡鸦被打爆了头颅;邓布利多整个人被拦腰斩断;满大人更是死无全尸,被碾成了扁平状肉沫。

    至于古一法师,她倒在圆坑另一侧,身躯被分成了无数块,每一块都附着在空间碎片上。而这些空间碎片互成角度,彼此牵连,却又不整齐划一地组成平面。

    就像巴勃罗·毕加索的立体主义抽象画。

    “你输了。”

    古一法师用那四瓣碎片般的嘴巴说着,声音因为重叠而显得有些失真,“每一次,我们都离击败你更进了一步。”

    “但你们还能重复多久?”

    李昂冷然说道:“人,是有极限的。就算是修士,也只不过能多撑一会儿罢了。无数次循环,无数次轮回,会彻底磨灭你们的意志,最后沦为一具无知无觉的行尸走肉。”

    “在此之前,我觉得我们还能再撑一会儿。”古一法师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反倒是您先急了,不是么?

    您知道的,我不止能在权限范围内操纵时间,还能穿透时间长河,预见那恒河沙数一般的世界线。

    将一只猴子与一台打字机放在一起,命令猴子在打字机上无规律地进行敲击。

    只要将这一场景的限定条件,扩散到无限的时间中。那么总会有一条世界里,猴子无意识地敲打出了《莎士比亚全集》,而且分毫不差。”

    她顿了一下,笑着说道:“我觉得,我们击败您的几率,总比猴子打字打出《莎士比亚全集》的几率更高一些。

    只要慢慢往下试,总会成功的,不是么?”

    李昂咧嘴一笑,慵懒说道:“也许吧,不过我没有耐心了。”

    “哦?”古一法师扬起眉梢,“您要选择和我们合作么?”

    “不,”李昂歪着头,笑道:“我已经通过这第二千七百四十五次的循环,看穿了你们的所有可能性,学到了你们的一切。

    既然没有剩余价值可以挖掘,那么我就打算从字面意义上彻底抹杀你们,一劳永逸。”

    “呵呵,”古一法师莞尔,没有理会对方的威胁。

    阿戈摩托之眼具有难以想象的神秘优先级,按照其锻造者,至尊法师阿戈摩尔的注解,这件法器足以帮助使用者看穿永不停息的时间长河,窥探时间这一物理常量的最终隐秘。

    别说区区一介金丹修士,就是李昂真地一朝顿悟,立地封神,也不可能打破莫比乌斯环一般的时间循环。

    古一正想着,李昂却抬起了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天随意放了一道光束。

    古一法师下意识地打算重启时间循环,却听李昂悠悠说道:“光锥之内,既是命运。”

    “什么?”

    古一愕然不解,李昂却没有着急回答,顿了一下方才说道:“这是物理学上对于‘命运’一词的注释。

    设定一个二维坐标系,原点o为光源,x轴为观测者与光源的距离,y轴表示光源亮起后的时间。

    因为光的传播速度是有限的,所以在二维坐标系中,光的传播沿着y轴呈现锥状,这就是光锥。”

    古一皱眉不解,作为一名积年老怪,她又足够的时间去涉猎一些奇奇怪怪的知识。

    科学与魔法都是解释世界的一种途径,并没有高下之分,能适应现代生活的古一法师,自然听得懂李昂的解释。

    只不过,对方为什么要提起这个呢?

    古一法师心底惴惴,想要重启时间,却又担心漏过什么可能影响战局的关键信息。

    “反正阿戈摩托之眼具有最高级别的优先度,就算对方有什么奇怪招式,也能通过时间回溯来解决。”

    她这么安慰自己,决定继续听下去。

    “在浩渺的立体宇宙中,光锥坐标系会出现偏差,比方说大质量的天体会将光的曲线偏向y轴,而能够吞噬光线的黑洞,则会将光线偏移至第二象限。”

    李昂莞尔一笑,随意说道:“以上两种特殊状况撇开不谈,在绝大部分情况下,任何信息的传播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不在光锥范围内,就无法观测到光,就无法获取某一事件的具体信息,自然也就无法对该事件作出任何干涉。

    在这种基础上,我们可以认定为该事件对我们永远不会有影响,此时此刻该事件也根本没有发生。”

    古一点了点头,她毫不费力就理解了这个概念。

    就如同将石子抛进池塘中央,泛起的涟漪必须经过数秒钟时间,才能影响到池塘边缘。

    在这数秒钟时间到来之前,盘踞在池塘边缘的虫豸根本不会受到湖中心石子的影响,对于它而言,这几秒钟之内根本没有石子落下,必须以涟漪为介质,才能在两者之间形成因果关系。

    石子,就是事件本身。

    池塘,就是观测者所处的时空。

    涟漪,就是事件造成的因果效应。

    涟漪的传播速度,就是光速。

    涟漪的传播曲线,就是光锥。

    虫豸,就是观测者。

    李昂洒脱一笑,“世界上任何事件,不管是恒星爆炸还是隔壁吴二狗放了个屁,

    都会产生一个未来光锥,事件以光速向观测者逼近,因为任何事物都无法超过光速,所以事件本身的物理影响在到达之前是完全无法预测的,无法对事件本身做出任何改变。

    就好比太阳突然停止放光,在光束抵达地球的八分钟之前,观测者对此一无所知,

    只有在八分钟的时间到来,光束抵达观察者时,这一事件才有了意义。然而这个时候观测者已经位于光锥之内,再也无法对事件作出因果层面上的改变。”

    李昂的笑容愈发灿烂,他抬起头,凝望着当空皓月,喃喃自语道:“就算是时间回溯效应,也无法超越光锥。

    所以,我只要在你启动时间回溯之前,先以无比接近299792458m/s的速度,释放一个事件,制造未来光锥,

    你就永远不可能追的上我,只能被动地呆在未来光锥之外,徒劳地等待着既定命运到来。

    而这就是‘光锥之内,皆为命运’的真实含义。”

    他前倾身体,直视着古一破碎的瞳孔,笑着说道:“不好意思,你现在已经在命运的鞭笞范围内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