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七十一章 棋手

时间:2018-05-23作者:黑灯夏火

    “人造血族么.....”

    孤零零站在街道上的李昂饶有兴致扬起了眉梢,他淡漠看向烟尘中的纳粹士兵,浑厚灵识如洪流一般扫过,将这些人造血族从内到外分析完毕。

    “有趣,这些纳粹士兵的血管中确实含有神血,但是和普通的血族不同,他们的躯体有着极为严重的改造痕迹....”

    李昂的双眼发出了科研工作者独有的兴高采烈光芒,“这些改造不是正常的生化改造,而是宗教学、神秘学方面的成果.....”

    他皱眉思索一番,丝毫没有被这些所谓纳粹打搅了布局的恼怒,只是翻掌结印,隐去身形,在旁边观察着纳粹士兵们的动作。

    按照飞艇上那位少校的说法,他要建设一个动员效率、和谐团结程度远超“欧盟”的欧罗巴大同社会,没有剥削,没有奴役,人人都能达成自我实现的最终愿景。

    为了达成这一目的,他需要将民众尽数转化为人造血族。

    李昂眯起双眼,看着那些纳粹士兵迅速集结,组成十数人为建制的小队,在街道上前进。

    少数的伦敦居民还拥有抗争的斗志,他们躲藏在汽车废墟后,朝着纳粹士兵释放以太冲击。

    然而,对血族卓有成效的赤色洪流,在人造血族面前却并不好使。

    面对奔涌过来的以太,纳粹士兵不闪不避,只是锤击胸口,自胸膛中浮现出一个虚化的金色反卍字符号,将以太隔离开来,如同河流之中的中流砥柱,完美避开冲击。

    这平平无奇的画面,令在一旁观看的李昂都为之一惊——这种惊愕错乱的情绪已经很久没有在他身上出现过了。

    “什么?!”

    李昂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浑厚灵识再次扫过,喃喃自语道:“稽首光明大佛顶,如来万行首楞严;

    开无相门圆寂宗,字字观照金刚定;

    瑜伽妙旨传心印,摩诃衍行总持王;

    说此秘密悉怛多,解脱法身金刚句;”

    李昂所念诵的,正是被称为正法之咒的楞严咒。该咒可放大光明,能以佛之净德覆盖一切,以白净大慈悲遍覆法界——当然这是那些秃驴的自称。

    前世曾经和秃驴群体斗法过的李昂自然不会将佛门那夸张无上限的嘴炮当回事儿,但是楞严咒作为佛门最为微妙不可思议的咒法之一,自然有其可取之处。

    佛顶光明摩诃萨怛多般怛啰无上神咒,其意为佛顶光明如同白伞伞盖,护持庇佑伞下念诵神咒者,不仅可以降服天魔外道,消除一切疑难杂症,还可以“如是圆润,能成十方诸佛轨则”,能施一切法而于诸法平等寂灭不取于相。

    这个效果就有些逆天了,“于诸法平等寂灭不取于相”,也就意味着在灵气匮乏的时代,楞严咒依旧能够挖掘人体潜能,从人躯本质中挖掘灵气,并将灵气与外界互补,尽可能阻止末法时代的到来。

    只要还有大量的人念诵楞严咒,正法就会存在,末法时代就不会真正到来,这就是楞严咒被称为“正法之咒”的原因。

    而此时此刻,那些象征着德意志第三帝国恐怖统治余威的纳粹士兵,其身躯之中竟然自发性地产生了楞严咒的效果,阻挡住了伦敦居民的赤色洪流攻击。

    究其根本,楞严咒与赤色洪流都是光明温润属性的能量,根据人类内心诱导而出赤色洪流,自然能毫不费力地摧毁阴暗腐臭的血族,却无法对万法不侵的楞严咒造成伤害。

    “这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李昂,此时都有些发愣,身为人造血族的纳粹士兵,什么时候会与正儿八经的佛门经法产生交集?

    就在他皱眉思索的功夫,那些纳粹士兵已经开始拔枪射击,将试图抵抗的伦敦居民尽数点射至残。

    这些自称是“最后的大队”的纳粹士兵蜂拥而上,如同一张大网,守住了伦敦街道的各个支点,将民众围困其中。

    “不要惊慌,不要挑衅,听从我们的指令,你们就能活下来。”

    纳粹军官用熟练的英语喊话道:“所有人站成一排,保持整个过程的和谐有序。”

    恐慌中的伦敦居民面面相觑,极为不甘心地听从指令,排成一排。

    “很好。”

    纳粹军官满意地点了点头,摘下手套,走到一位被子弹打穿胸膛的抵抗者身前,躬下身去,一手结起扭曲古怪的印记,一手用肉掌按在了那位抵抗者的脑门上,念起叽里呱啦的含糊话语。

    一旁的李昂听得分明,那位纳粹军官念得分明是某一支密宗修改版的《楞严经》。

    那名胸口中枪的抵抗者胸口还流淌着汩汩鲜血,然而随着《楞严经》的念诵之声不断激昂,他身上的流血势头竟然为之一阻。

    纳粹军官满意一笑,用尖锐指甲将手掌割裂,从手掌中渗出点点鲜血,滴入抵抗者口中。

    鲜血一经滴入,抵抗者的肌肉纹理就骤然膨胀,身形扩大了数倍,同时嘴角裂开,口中獠牙横生,周身泛起血能波动,俨然成为了一名新的人造血族。

    保持隐身状态的李昂惊了个呆,讷讷失语道:“手结印契,口持真言,意作妙观,身、口、意构成自性,与咒、印、观构成的佛性相对,产生法性,扫荡浮躁垢习,得大按了自在。”

    “这-他-娘的,是密宗的灌顶大法?!”

    一管能保持风淡云轻的李昂,在此时都忍不住爆了句粗话,显然在这些纳粹军官身上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想。

    “密宗的灌顶大法,二战的纳粹军官,基于《楞严咒》的人造血族,以及反卍字符号....”

    所有的信息资料在李昂眼帘中不断流淌,数秒之后,他猛地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转过身去,望向极远处某座博物馆式建筑物。

    “天作经,地作纬,万民为卒子。”

    李昂抚掌轻笑,喃喃道:“古一法师,我原以为你只是个棋子,想不到你才是真正的棋手。这漫漫长夜,越来越有趣了。”</>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