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六十三章 是谁

时间:2018-05-19作者:黑灯夏火

    从高空中俯瞰下去,那一道大气磅礴、恢弘壮阔的赤色洪流,就如同绵长匹练一般,覆盖了特拉法加尔广场周边的所有街道。

    这些赤流的实质,是以太,浓郁至极点的以太。

    无论是在场的血奴军官,还是地下工事中那些通过微型无人机纵观全场的血族,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怎,怎么可能?!”

    要知道,任何神血生物都能驾驭一定量的以太,然而每一个神血物种,其所擅长操纵的能量属性都各有不同,最显著的外在差异就是以太所表露出的颜色。

    “这些人类,怎么会拥有血能?”一位血奴军官颤声说着,比起洪流给他的压迫感,更令他在意的是这些人类凭什么能使用血族专有的红色血能、

    “不,不是血能。”

    另一位血族军官纠正了他,轻声说道:“你没感觉到么?这股能量的本身....”

    的确,不同于血能的阴损恶毒,赤色洪流所具有的气势是如此宽广博大,温润坚毅,就如同旭日初升、洒向阡陌纵横大地的阳光一样。

    意志干涉现实,或者说以己心代天心,一直是古今中外神秘学者长期探讨的问题。

    不可否认,无论那个神秘教派都或多或少认同“人类意志比现实物质具有更高优先级”这一理论。

    尽管近代以来唯物主义辩证哲学的出现抨击了这种唯心主义的思想,但是“意志干涉现实”真的就是全盘错误的么?

    李昂并不这么认为。

    他在上千名魔网使用者的施法凭证上都动了手脚,其纳米金属在关键时候能自动液化,重新覆盖人躯,扩建出更多的魔网使用者大军。

    随着伦敦各个地区设立着的以太能量塔的启动,无穷无尽、取之不竭的以太奔涌了过来。

    如此巨量的以太,绝对不是普通凡夫俗子所能接受的,就算是血族长老、邓布利多那样的强者,也会在第一时间被巨量以太“撑到”。

    而李昂想出来的办法,则是电路中的并联。

    他将数以十万、百万计的民众,当成以太网络中的承重节点,共同承担如此巨量的以太。

    尽管这些民众对于如何召唤、驾驭以太一窍不通,他们身上穿着的制服也能帮助他们,在集体无意识的情况下,遵从本心,进行最为简单的超凡能量宣泄——光炮。

    而民众心中那高亢到极致的愤怒、悲伤、不屈等极端情绪,也一并融入到了光炮之中。

    再加上施法设备那“超级瞄准”的辅助引导,赤色洪流这样的光炮,就成了无坚不摧的战略级武器。

    这种能量本能地引起了血奴的恐惧,他们伸出了狭长獠牙,猩红血能自他们脚下腾腾升起,组成了一道森然盾牌,挡在洪流前方。

    然而,毫无用处。

    从民众胸口中流淌而出的赤色洪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整座特拉法加尔广场,将数百名血奴吞没。

    赤色洪流喧嚣沸腾,如同实质一般的光质洪水,沿着广场砌墙砖的缝隙奔腾流淌。

    良久,洪流消逝。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向特拉法加尔广场中央。

    在那片布满铁丝网、水泥矮墙、机枪哨塔的石质地板上,那群普通的人类士兵依旧站在原地,他们一脸茫然地打量着毫发无损的自身,确认自己还活着之后,面面相觑。

    而那些血奴,则融化了。

    没错,如同炎炎夏日下的冰棍、报废冰箱中的刨冰,这些血奴呈半融化的趋向。

    他们大多半跪在原地,碳纤维材质的护膝接触地面,与沙硕摩擦。

    血奴们的眼眶之中,眼珠已经悄然破裂,淡黄色的晶莹液体正汩汩从空洞眼眶中流出。

    他们没有惨叫,更准确地说他们再也惨叫不出来了——大多数血奴的脸颊皮肤已经满是孔洞疮疤,镂空的口腔中满是清凉穿堂风。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些血奴的胸膛皮肤彻底溃烂,红色白色的肌肤就这么袒露在空气之中,隐约还能通过肋骨看清下方蹦跳着的心脏。

    腐臭血浆洒了一地,黑红色的血液就这么搅拌着尘土,最上方的血层已经结起了坚固血痂。

    “蜡烛,融化了的蜡烛。”

    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喃喃自语着,这句极为贴切的比喻立刻得到了其他人在内心深处的认同。

    “不!不!”

    汉弗莱·阿普比尔爵士死死盯着微型无人机传导过来的画面,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他紧咬着牙关,浑身不住颤抖。而在他背后,则是那位面色淡然的蕾切尔·罗斯首相。

    “汉弗莱,你们输了。”

    罗斯首相摇着头说道:“谁能想到呢?那位看似平平无奇的华裔青年企业家,竟然是一只深水巨鳄。他才是这场棋局的棋手。”

    “你给我闭嘴!”

    彻底放弃了“体面”的阿普比尔爵士猛地转过头,状若疯魔,尖利咆哮道:“你懂什么?血族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没有人可以挑衅我们的荣光!没有人!”

    这位血族的怒吼已经超出了人躯的忍耐极限,正面面对汉弗莱·阿普比尔爵士的罗斯首相,其耳鼻都流出了淡淡血痕,体表皮肤的毛细血管也纷纷破裂,整个人一片粉红,看上去极为凄惨恐怖。

    阿普比尔爵士露出獠牙

    前踏半步,单手掐住罗斯首相的脖颈,“该死!告诉我,女人,你都知道什么?”

    罗斯首相艰难地咳嗽起来,她的脸涨得通红,纤细脖颈上立刻有了鲜红手印,却依旧用冰冷的目光看着阿普比尔爵士,一言不发。

    “够了,汉弗莱!”

    某位血族前踏一步,阻止了阿普比尔爵士杀死一国首相的举动,“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阻止损失!弄清楚李昂到底是谁!他到底想要什么!”

    他们所谈论着的李昂,正悠悠放下话筒,关闭播音键,看着半融化状态下的血奴英国军官,自言自语道:“正所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