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五十八章 帐篷

时间:2018-05-17作者:黑灯夏火

    十一月五日,傍晚,伦敦。

    如鲜血一般的残阳掠过高楼大厦顶端,将阴影投射在罗网一般的街道上。

    披着深色制服的伦敦警察极为平均地分布在每个街角,这些伦敦警官大多面无表情,只是不断晃动头脑,来回审视那些走过街边的稀疏行人,像是简陋的监控摄像头。

    大部分警察都配着枪支,警棍与对讲机各分布在他们腰带的两侧,如同古代兵团中持有剑盾的士兵。

    间或还有一些警官戴着墨镜,牵着警犬的绳索,凛冬将至,寒冷湿气吹得那些黑背犬有些发抖。

    在某位警官所站着的街边,有一家音像店,店里那些摆在橱柜上的中型电视机正在整齐一致地播放着某个社论节目。

    “今晚,任何进行抗议、煽动、蛊惑的人,都将被严厉惩罚,以儆效尤。”

    电视机里,某位新闻节目主持人声情并茂地高声呼喊道:“我们的国家,正处于一个艰难的时,需要我们每个人团结一致.....”

    可惜,他的演讲并没有多少人关注,更准确地说,此时此刻街面上的行人极为稀疏,就算是有一两个行色匆匆的人路过,也会将脖子缩紧立领,躲避警察的审视目光,彼此之间只用眼神进行交流。

    俗称,道路以目。

    肃穆压抑的气氛在这座城市里萦绕着,镌刻着岁月痕迹的古旧建筑物像是某种伫立在大地上的残垣断壁,充斥着百十年来都没有冲刷掉的“资本主义腐臭气息”。

    西装革履的李昂拿捏着手杖,闲庭漫步地走在街道上。

    他的存在,像是一滴不溶于水的墨滴,无论是气质、衣着,还是眼神、微笑,都和此时此刻的伦敦完全不搭。

    给自己施加了隐形咒语的李昂从容地在警察面前经过,朝白厅的方向走去。

    没走出几个街道,前方的道路就被钢铁栅栏门封锁,门旁边那“禁止通行”的红底白字牌子分外显眼。

    钢铁栅栏门通体墨绿色,上方有着密集尖锥,下方有着一排滑轮,中间用最原始的机械杠杆锁连接——在这种情况下,不依赖任何电子元件的大门反而更加可靠。

    大门两侧都安置着监控摄像头,门边哨塔上还站着两个戴着钢盔的英国士兵,正拿着枪械,警惕地观察着这条道路。

    他们都发现不了李昂。

    在背地里掌控无数家科技公司的血族,早就为这些紧急征调过来的军队提供了最为先进的装备。

    能够检测出最细微以太波动的探测仪,如同两个大喇叭一样,竖在街边,无时无刻不再接受——反馈以太信息。

    然而,毫无用处。

    李昂缓缓踏出一步,弹指间调动整座城市的以太能量,仔细掩去行踪,在这两台器械的注视下,依靠蛮力,强行拆开大门的机械杠杆锁。

    吱呀。

    滚轮转动,大门向两侧滑去,呈现在李昂面前的,是1.5米高的临时工事。

    这些用水泥紧急浇筑起的低矮长城上缠绕着一圈又一圈细密铁丝,铁丝上满是锋锐的倒钩状尖刺,一旦沾上就会深深扎进皮肉,任何试图蛮力挣脱的行为,都会导致尖刺越陷越深,

    在水泥工事后方,则是英国军队。

    这些英军里三层外三层背靠着白厅,面容坚毅,各个端着钢枪,枪口指着城市的其他方位。

    他们是执行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对外抵抗或实施侵略,对内则巩固政权。

    如果说中世纪时期那些拿着粪叉锄头的农民一旦聚集成群,还可能对人数稀少的骑士老爷造成威胁,一有不慎就能冲垮城堡,将作威作福的领主处死焚烧。

    那么近现代的到来,则为底层掀起独立浪潮的规律画上了句号。

    后膛枪时代,再无革命。

    拥有足够后勤补给的职业军队,与普通人的战力差距已经到了用数字无法抹平的地步,成建制现代火力的杀伤力更是远远超出人群所能承受的上限,

    再坚韧的躯体也会被子弹洞穿,再喧嚣的民众也会被炮火碾碎,只要有1000名职业军队堵在街口,搭配哨塔、铁丝网、水泥屏障,来再多的人躯也只是提供靶子而已。

    换句话说,没有足以摧毁建筑工事等级火力的民众,哪怕再沸反盈天,再狂热暴怒,也无法冲垮军阵——前提是军队能够下定决心朝人群开枪。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白皮的。”

    李昂自言自语着,坦然朝着英军阵列走去。

    钢铁大门被突然拉开的情况,立刻引起了英国军人的注意。

    “怎么回事?”

    “门怎么开了?谁开的门?”

    “检测仪有反应么?”

    那些站在哨塔上的士兵高声呼喊,水泥工事后方的英军前来查看,躲在最后方帐篷里的情报人员开始翻看监控录像。

    在他们诚惶诚恐忙碌之际,李昂已经走入人群当中。

    所谓意识,只不过是大脑生理构造下的生物电反应而已,李昂的身体周围不断释放微量电磁波,截断了周边英军脑内的生物电讯号,轻易操控这些人挪动手臂,迈动步伐,避开他。

    从高空看去,挡在李昂身前的英军会像鱼群一般自动散开,他们面色如常,极为自然地闪躲到一边,等到李昂经过之后才会站回原位,根本察觉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整个过程寂静无声,和谐有序。

    片刻,李昂穿过英军,径直抵达了作为临时指挥部的帐篷。

    帐篷中挤满了人,十数台桌子上摆着电脑、电线,穿着军装的年轻男女在电脑前忙碌着,无数战术指挥电磁波在这件帐篷上空来回传递,沟通着其他方面军队。

    对讲机被启动,“这里是外围三号,刚才铁门被突然打开,我们正在调查是否有外来者闯入。”

    “什么?”一个似乎是此地领导的中年军装男子皱起了眉头,根据他所佩戴着的军衔可以看出,这是一位将军,“有闯入者?”

    “我们不能确定,不过目前的侦查手段检测不出更多讯息。”

    “....好吧,随时保持联系。”将军皱着眉头将对讲机放下,他并不想让事态复杂化,作为一名军人他需要执行上级指令,但作为一名国民,他也热爱着自己的同胞,不希望鲜血与冲突在伦敦上演。

    “但愿,今天晚上不会有人过来吧....”

    将军喃喃自语着,神色阴沉不定。

    蓦然,帐篷的厚重帘幕被突如其来的一阵冷风掀开,阴森寒意在狭窄的空间中回荡,那猩红如血的一抹残阳彻底隐没于城市的边际线,像是某种不详的征召。

    轻蔑的微弱笑声在帐篷中响起,无人能够看见的李昂斜倚着帐篷支柱,冷眼旁观着英军再次陷入焦灼等待之中。

    11月5日晚,终于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