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四十一章 少校(4k)

时间:2018-05-07作者:黑灯夏火

    ,精彩无弹窗免费!

    荒山,九头蛇地下基地,会议厅。

    厚重的合金墙壁,支撑起数万吨重的岩层,搭建出一个中空厅室。

    大厅中央摆着一张圆桌,圆桌上刻画着九头蛇标志性的红黑骷髅图案。

    数道三维立体投影出来的人形身姿,端坐在桌子后方,这些都是九头蛇各个支部的领袖。

    红骷髅——和美国队长缠斗了半个世纪之久的老对手,其面容因为被注射了特质血清而显得形容枯槁,只剩下浅浅一层红色皮肉。

    (在漫威电影宇宙的《美国队长1》中,红骷髅已经被宇宙魔方传送离开。)

    赫尔穆特·泽莫男爵——泽莫家族的后裔,最坚定的纳粹分子,永远戴着深紫色的面具。

    (在漫威电影宇宙中,泽莫男爵的背景被修改成了普通的精锐部队上校,且于《复仇者联盟2》的科索维亚战斗中失去家人,

    所以在《美国队长3》的电影里,生无可恋的泽莫抱着复仇信念,通过揭示冬兵犯下的罪行,操纵钢铁侠与美国队长互殴。)

    阿尼姆·佐拉博士——纳粹遗传学家,人类基因工程师,因为身体逐渐死亡,而将自身灵魂转移至了机械人体内。

    (在漫威电影宇宙中,佐拉博士被修改为不能动弹的智能电脑,而且为神盾局所招募。)

    除此之外,还有数名未显露出真容的人影,正襟危坐,聆听着位于首座的红骷髅的指示。

    “各位同僚,晚上好。”

    红骷髅穿着一袭旧式军装,剪裁得体的德式军大衣,配合那张形容枯槁的皮肉面孔,显得鬼气森森,阴煞邪祟。

    虽然外表令人毛骨悚然,但红骷髅的行为举止却堪称彬彬有礼,他是一名疯狂而又理智的纳粹分子,所做所为都带着德国人固有的刻板与严肃。

    “自从那位斯特拉克男爵在哥谭失踪之后,九头蛇组织派遣了许多干员前往哥谭搜索,然而一无所获。”

    红骷髅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哀伤惋惜,九头蛇虽然抱有颠覆秩序的最终目的,有着神盾局这个共同的敌人,

    其内部却照样暗流涌动,各个九头蛇支部的领袖都想着打压异己,党同伐异,获取组织内部的更大话语权。

    在这种情况下,斯特拉克男爵的失踪,讲不定还是一件好事。

    按照神盾局的定义,九头蛇是一个企图颠覆现有国际秩序的邪恶组织。

    最早,该组织成员大多是那些在二战战败之后、流散至世界各地的纳粹分子,随着时间推移,九头蛇开始吸纳新鲜血液,用邪恶轴心的法西斯思想,于暗中默默腐蚀人类社会。

    九头蛇拥有九个脑袋,这象征着该组织并非中央集权,而是在内部设置了多个平级领袖,共同领导着九头蛇的不同支部。

    砍掉一个脑袋,还会长出来两颗,生死未卜的斯特拉克男爵已经失踪了有一段时间,他留下来的势力空缺,自然需要补充。

    “为了补充斯特拉克男爵失踪后空缺出来的位置,南美巴西的九头蛇支部推出了一位新的候选人,准备迎接我们的审核。”

    红骷髅如是说着,将目光投向了圆桌最远端。

    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是一个年轻男子。

    该男子穿着白色西服,金色的三七分头发,圆框眼镜配合那张堪称清秀俊美的圆脸,配得上“油头粉面”这个词汇。

    只可惜他身材矮胖,加大码的西装甚至都扣不上扣子,如果瘦下来的话,完全可以充当一名引领流量的奶油小生。

    “各位晚上好,我是少校(major),曾服役于党卫队特别机动部队骷髅总队,在二战战败后,领导最后的大队,在南美建立九头蛇基地。”

    流利德语从这个自称少校的男子口中说出,完全不显得粗鲁声音,反而柔美温和,极有绅士风度。

    他矫揉造作地整理着别在衣领口袋中的玫瑰花,那副自恋话痨的姿态令其他九头蛇领袖不禁皱起了眉头。

    在场众人大部分都是老牌的纳粹分子,自然清楚党卫队特别机动部队,其实就是1935年纳粹元首下令成立的完全军事化党卫队组织。

    赫尔穆特·泽莫男爵可能是最有话语权的一位,他的父亲海因里希·泽莫是最早的纳粹成员,是元首的得力助手,从小接受纳粹文化教育的泽莫男爵对于党卫队的来龙去脉极为熟悉。

    泽莫男爵扬起眉梢,沉声问道:“你说你叫少校?这是绰号?还是官衔?还有最后的大队是什么?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个传说。”

    “呵呵,男爵大人,一次性问的问题太多可不是个好习惯。”

    少校稍稍颔首,慢条斯理地回答道:“1945年5月1日,元首离我们而去,

    当时的盟军正集中兵力进攻柏林帝国大厦,我见形势无法挽回,唯有保存力量才能留下火种。

    所以我说服了帝国大厦内部愿意跟我离开柏林的党卫军同僚,成立了‘最后的大队’,裹挟元首留给我们的财富、人才、科研资料,奔向了南美,

    并在那里建立了基地,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到来。

    至于我的姓名,已经如同那段历史一样,湮没在了时间长河之中,不足挂齿。

    而少校,并非官衔,并非绰号,并非一切社会加之我的一切属性,仅仅只是我存在的意义。

    所以,诸君只需称呼我为少校既可。”

    金发的低矮胖子侃侃而谈,在演讲进行时,还经常用那双套着丝质白色手套的双手,做出各种强有力的手势——该动作立刻令所有人想到了半个世纪前,那个让全世界恐惧的男人。

    阿道夫,他们尊敬的元首。

    曾经,九头蛇崇敬元首,爱戴元首,以元首的剑锋所指为冲锋方向,以元首的意志作为高于一切的行动纲领。

    然而,斯人已逝。

    轴心国崩塌陨落,法西斯的思想也被封入棺椁,在战争废墟中成长起来的欧洲,也已经成为了血族的领土。

    现在的九头蛇早已不复当初,所有领袖都被名为“野心”的孽之花所占据。

    九头蛇拥有九个脑袋,所以他们不需要一个元首式的人物,对他们指手画脚。

    沉默中,领袖们交换着眼神。

    位于首座的红骷髅依旧面无表情,直至少校完成了他的演讲,才不急不缓地说道:“那么,诸位,投票吧。”

    排除已失踪的斯特拉克男爵之后,剩余八个席位的领袖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少校晋升为领袖的投票结果为5:3,未通过。

    红骷髅摇头,叹息着说道:“真是太可惜了,少校。”

    “可惜么?并不。”少校的三维投影轻声说道:“实际上,我感觉很高兴。”

    红骷髅皱眉问道:“高兴?为什么?”

    少校摇了摇头,没有正面回答红骷髅的质问,反而从衣领口袋里拿出那根玫瑰,放在手中慢慢把玩。

    “19年末。”

    矮胖的党卫军少校垂下眼帘,轻声说道:“苏军对库尔兰发动了猛烈攻击,由于德军坚守,直至1945年战争结束后,苏军也依旧没能从20万疲惫不堪的德军手下拿下库尔兰。

    隶属于党卫军第19掷弹兵师第19燧发枪营的阿尔弗雷德·莱克斯汀下士,因为在此战中带领11名部下,将苏军一个团赶出战地,而获得了骑士十字勋章。”

    在座各位九头蛇领袖面面相觑,不知道少校为什么提起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下士。

    骑士铁十字勋章是二战期间德国军方颁发的最重要勋章之一,固然珍惜,但并非不可获取。

    赫尔穆特·泽莫男爵的父亲,海因里希·泽莫,就凭借着他与元首密切的私人关系,拥有不止一块的铁十字勋章。

    少校并没有理会那些困惑中的九头蛇领袖,依旧不急不缓地说着:“阿尔弗雷德·莱克斯汀并不是德国人,而是一名拉脱维亚的志愿兵,获得铁十字勋章只是他故事的开始。

    当元首逝去,战争结束,盟军的旗帜飘扬在柏林帝国大厦尖端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莱克斯汀没有投降,而是带领他的11名部下,钻进了拉脱维亚的弗劳恩堡市东南面的原始森林中。”

    少校踮起脚尖,又将矮胖身子重新落下,他一瓣又一瓣地摘掉玫瑰的花瓣,任由那抹娇艳的红飘落在地。

    “苏军在挺进弗劳恩堡市之后,立刻发现了有残存的纳粹反抗势力,立刻下令对其展开围剿——区区的纳粹余孽,怎么可能与钢铁浇筑的意志相抗衡。

    于是,围剿开始了。

    经过卫国战争的苏军,拥有能掠过天际、向下俯瞰的飞机,

    拥有训练有素、嗅觉灵敏、战意高昂的军犬;

    拥有经验丰富、剽悍善战、团结于斯大林旗下的百战老兵。

    三个团,5000名苏维埃士兵,对原始森林展开了地毯式搜索。

    每一寸土地都被刺刀戳穿,每一朵树冠都被视线翻检,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少校的语气中饱含深情,他目光柔和,轻轻抚摸着手中所剩无几的玫瑰花瓣。

    “兵力对比为12:5000,阿尔弗雷德下士将手下化整为零,来回转战多个据点,以撤退——偷袭的方式,在保全所有手下的同时,对苏军造成了数名士兵的伤亡。

    吃到亏的苏军自然不肯罢休,他们是当时,不,是全世界历史上意志最为坚定的军队。

    驻守在弗劳恩堡市的苏军,对原始森林中的阿尔弗雷德等人展开了数十次大大小小的围剿,这场并不平等的战争,就这么打响了。”

    少校吐出一口浊气,用白丝手套整理着三七分的金色发梢,

    “最开始,阿尔弗雷德等人依靠德军在森林深处建立的补给仓库维持生活,但随着时间流逝,区区一个补给仓库的物资很快就被消耗殆尽。

    武器装备得不到修整,食物来源逐渐匮乏,电力设备更是成了一堆废铁,阿尔弗雷德已经退无可退。

    他带领着手下一边躲避苏维埃军队的围剿,在时机恰当的时候,偷袭落单苏军,

    一边用残破不堪的装备抓捕野兽,采摘野果,对弗劳恩堡市的民众秋毫无犯。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被学者封入文档,全世界人民陷入欢呼的海洋中时,阿尔弗雷德下士依旧在原始森林中,继续着这场孤独的、无人知晓的战争。”

    少校温和的目光扫视在场诸人,红骷髅有些不适地咳嗽了一声,泽莫男爵垂下头颅,佐拉博士默默挪开了视线。

    没有人想与少校对视,一种没由来的烦躁情绪侵占了九头蛇领袖们的内心。

    “随着时间流逝,阿尔弗雷德的同伴要么在与苏军的围剿对抗中战死,要么因为缺少医疗而病倒逝去,12个人的小队,只剩下阿尔弗雷德·莱克斯汀一人。

    这名孤独的拉脱维亚志愿兵,依旧为帝国而战,在那片没有未来、没有光亮的森林中坚守着。”

    少校推了推圆框眼镜,弧形镜面上反射着惨淡的白光,

    “1959年夏,苏军巡逻部队意外发现了阿尔弗雷德下士,与其展开了交火。

    在人数与装备方面具有绝对优势的苏军,将阿尔弗雷德轻松击毙。

    在检视尸体是,他们意外发现这个在森林中孤身一人抗争了整整14年的德军士兵,身上只有一只坏掉了的k98步枪,两支鲁格手枪,他那残破不堪的德军军装上,还别着那枚由他素未蒙面的元首颁发给他的骑士铁十字勋章。”

    故事就此终结,九头蛇圆桌后有人面露冷笑,有人不屑一顾,有人表情木然,有人拍案而起,对少校厉声喝道:“荒谬,这个故事完全就是虚构出来的,怎么可能有人这么蠢?!”

    “虚构,抑或真实,这重要么?

    阿尔弗雷德·莱科斯汀下士尽到了帝国士兵的职责,守护了党卫军士兵的荣誉,实现了自己在帝国旗帜下喊出的誓言。

    他是一个真正的军人,而你们不是。”

    少校将孤零零的玫瑰花枝丢下,冰冷目光扫视那些神情各异的九头蛇领袖,从喉咙里挤出野兽一般的咆哮,

    “我!向帝国宪法和誓约效忠,作为一个永远捍卫德意志帝国及其法律机构的英勇的士兵,并且服从于帝国总统及我的长官!”

    “我!在上帝面前庄严宣誓,将忠诚地服务于我的人民和祖国,并以一个英勇军人的名义信守誓言,乃至牺牲!在所不惜!”

    “我!在上帝面前庄严宣誓,将毫无保留地服从于阿道夫·希特勒——帝国元首、国防军最高统帅的命令,并以一个英勇军人的名义信守誓言,乃至牺牲!在所不惜!”

    “我的荣耀即是忠诚!德意志高于一切!”

    少校的立体投影,对着那些忍不住畏缩颤抖的九头蛇领袖们咆哮着,

    “你们这些狗—娘—养的,还记得这些宣誓么?”

    “当我在前线饮斟冰雪,啃食生肉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当苏军的炮火侵犯柏林边境,轰炸机将炸弹倾泻而下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当阿尔弗雷德·莱克斯汀这样的士兵在战争结束后依旧孤独前行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你们躲藏了起来,逃避了起来,畏惧着盟军的力量,怀抱可耻的信念苟且偷生!”

    “如果你们继承了元首的意志,继续了德意志的征程,还则罢了。”“可惜,你们腐化了,堕落了,沉浸于权势的迷梦,醉心于争权夺利,蝇营狗苟!”

    “在我眼中,你们都是垃圾!废物!白痴!懦夫!应该该统统被送进集中营,接受焚尸炉的洗礼!”

    “你们并非做不到跳上台面,正面与现存的国际秩序相抗衡,而仅仅是不敢,不愿,不想冒着让已经攥在手里的权势消亡的风险,去颠覆整个世界。”

    “世人畏惧做的,我来做;你们不愿做的,我来做;元首没能做到的,我来做。”

    少校近乎癫狂一般嘶吼着,终于忍耐不下去的红骷髅站了起来,暴喝一声:“够了!本届会议到此结束。”

    红骷髅按下了按钮,任由少校的立体投影缓缓消逝。

    南美洲,巴西,里约热内卢城郊庄园。

    身材矮胖的少校缓缓坐了下来,推了推圆框眼镜。

    在他桌上,摆着一封“九头蛇人造血族——第二次海狮计划”的文件。

    这名金发胖子,看着窗外碧蓝天空,呢喃道:“元首啊,你未曾夺下的伦敦,就由我来攻占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