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三十七章 驱除

时间:2018-05-04作者:黑灯夏火

    ,精彩小说免费!

    被数以万计普罗大众给人工爆破了的伏地魔依旧躺在地上,在清醒与昏迷的边境徘徊着,反复做着仰卧起坐。

    那些跪倒在一旁的食死徒们很快就排除了“伏地魔大人喜欢在呕吐物里做运动”这个可能性,但是颇为诡异的是,依旧没人上去搀扶。

    伏地魔曾经的威势实在太深太重,不仅让寻常巫师讳莫如深,还对自己手下直辖的食死徒群体,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这些食死徒中,真心实意认可伏地魔那“纯血巫师理应统治世界”理论的只占少数,翻来覆去也就贝拉特里克斯等寥寥数人,就连其他传承悠久的纯血巫师世家也仅抱着观望的态度。

    毕竟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新生儿神血浓度不断降低的巫师族群能保持不衰退消亡,已经是祖坟冒青烟的幸事了,哪还能像过去那样,抱着祖宗典法不肯撒手。

    无奈之下,当年的伏地魔只好做出了妥协,一方面稍稍放宽“绝对纯血”这一门槛,吸纳更多巫师加入食死徒阵营,一方面对食死徒进行高压统治,动辄用“钻心剜骨咒”之类的黑巫术,折磨那些办事失利的手下。

    就像之前讲的那样,神血对巫师的脑子具有腐蚀性质,但凡强大的巫师,或多或少都有些“奇怪的小癖好”,

    比方说第一代黑魔王格林德沃是个gay,邓布利多喜欢吃昆虫形状的糖果,而第二代黑魔王,汤姆·里德尔,在具有反社会人格的同时,还不幸患上了偏执症与被害妄想症。

    他认为不仅是那些魔法部的傲罗,还有更多的黑巫师在背地里谋划着,要杀死他,就连自己的食死徒都并不是完全靠谱。

    为了续命,汤姆·里德尔制作了一种名为魂器的法器,将自己的灵魂分裂成数块,寄存于实质载体,分别藏匿在各个地点。

    只要魂器不被消灭,汤姆就能一次又一次地借助魂器中的灵魂碎片,重新复活——这就类似于dnd体系中,拥有魂匣的巫妖那样,魂匣不灭,巫妖不死。

    然而这种自主分割灵魂的举动,进一步加深了汤姆的偏执与被害妄想,让他更加疯狂邪恶,哪怕对于自己的手下,都敢直接释放阿瓦达索命咒这样的致死系巫术。

    当初伏地魔被打败之后,魔法部抓获了许多树倒猢狲散的食死徒,举行了巫师界审判。

    在审判中,不少食死徒坚称是伏地魔用胁迫手段威逼他们成为党羽,最终通过这种推卸责任的手段,为自己减免了刑罚。

    然而还是有少数强硬分子拒不认罪,不以食死徒身份为耻,反以食死徒身份为荣,最终这些人被扭送到了阿兹卡班,在这片摄魂怪环伺的绝境中,承受着生不如死的酷刑。

    但就算是这些冥顽不灵的阿兹卡班囚徒,也不敢上前搀扶倒地不起的黑魔王,生怕神志不清的黑魔王随手给他们来上一记“阿瓦达索命”,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仰躺在地,于自身呕吐物中来回仰卧起坐——恰如他的真名“伏地魔”一样。

    最终,还是黑魔王最忠实、最听话的食死徒手下,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站了出来。

    这个蓬头垢面的瘦削女人,曾经是食死徒中的急先锋,热衷折磨无辜麻瓜与其他反对伏地魔的巫师,在霍格沃茨学院中与哈利·波特是好友的纳威·隆巴顿,其父母双亲就曾遭受过贝拉特里克斯的折磨虐待,成了行尸走肉。

    十数年的阿兹卡班折磨,并没有让贝拉特里克斯彻底失去理智,她先给自己身上套了数层“盔甲护身”之类的防御性咒语,再小心翼翼地使用漂浮咒,将黑魔王缓缓托了起来。

    这倒不是贝拉特里克斯贪生怕死,而是她也知道自己的上司有多么混乱邪恶,在纯血巫师统治全球的伟大目标完成之前,还得保全有用之身,才能跟随伏地魔大人一起驱除鞑虏,光复巫师。

    贝拉特里克斯维持着悬浮术,在确认黑魔王陷入昏迷之后,才仔仔细细地释放魔咒,清除掉那些黏在在伏地魔后脑勺上的黄色糊状呕吐物。

    “今天的事情,”

    贝拉特里克斯恶狠狠地对着其他食死徒说道:“谁也不能说出去!”

    一众食死徒点头如捣蒜,显然伏地魔大人不是那种心胸宽广的上司,一旦这种丢人丑闻被泄漏出去,恐怕伏地魔真的会杀人。

    在解决了内部矛盾之后,被迫充当临时领袖的贝拉特里克斯做出了决定——带领其他食死徒出逃阿兹卡班,重回英国,潜伏起来,等待伏地魔苏醒。

    这位忠诚的食死徒维系这悬浮咒语,在上百只摄魂怪的强势围观中,连同其他食死徒一起,踏上了破败帆船,朝着英国的方向行进。

    贝拉特里克斯并不知道,她所倾慕着的伏地魔一旦踏上英国本土,骤然缩短的距离会让真名呼唤效应成倍加强,也就意味着黑魔王的脑子会更加短路.....

    ————

    伦敦,新牛津大街北面罗素广场,大英博物馆。

    此时正值晌午,换做往常,博物馆中已经满是前来参观的游客。

    但现在,蕾切尔·罗斯首相的高压统治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再加上bbc的“播出事故”引发舆论热潮,令大英帝国的民众几乎都没有闲心,去参观这座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规模最为宏大的综合性博物馆。

    博物馆内,零零散散分布着寥寥几个游客,显得极为冷清寂寥。

    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长发女子,孤身一人站在罗塞塔石碑前方,认真着这块石板。

    她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容貌姣好,温润恬静,却又不显得柔弱可怜,眉眼间有股洒脱恬淡的自信。

    近看上去,她身材纤细挺拔,希腊式长袍礼服露出来的肩膀展现着健康的肤色,整体就如同古希腊雕像一般,完美得近乎神明。

    “美女,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男人轻佻的说话声自身后传来。

    女子,或者说来自天堂岛的戴安娜公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出现过的神奇女侠,准备用三言两语打发走那位自我感觉良好的搭讪者。

    神奇女侠转过身去,出现在她眼帘中的,是某个华裔青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