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三十二章 宵禁

时间:2018-05-03作者:黑灯夏火

    时至今日,十三氏族早就不像过去那样,分裂成“密党”与“魔宴同盟”——整个欧洲的地盘已经足够填饱这些人的胃口,不用再为生存资源以及虚妄的“家族荣耀”拼的你死我活。

    而是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进行高效共同,共同决议,以堪称民主的方式选出长老议会,进行诸多决议,包括且不限于分配资源,仲裁争议,为新生儿起名之类。

    为了防止血族权益遭到损害,长老议会特地成立了卫队,负责监察人类社会对血族的知情程度、监控凡人精英有没有逆反心理,以及保护血族庄园。

    实际上,当康斯坦丁杀死庄园内第一个拥护血族、为虎作伥的权贵的时候,不仅有血族长老在府邸地下惊醒,还有血族卫队从警卫室窜出,拿着长枪短炮,宣泄着血能,直袭宴会厅而去。

    除此之外,该庄园存在有闯入者的警报也已经被层层上传,直接抵达其他的血族据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那么,康斯坦丁一个人能从蜂拥而来的血族卫队攻击下,逃出生天么?

    作为一个开明的雇主,李昂没有在意这个问题。

    那位经过重重人体改造的术士的克敌制胜方式,几乎和他的骗术一样花样百出。甚至于斯特兰奇医生还报告过,称康斯坦丁常常偷偷潜入其他员工主持的项目实验室,从中顺走一两件具备特殊能力的超凡物品。

    得亏康斯坦丁人格魅力出众,兼之巧舌如簧,能言善辩,常和其他员工达成一致,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实验基地的大部分人之前都是混乱邪恶阵营的反派角色,有很多共同语言。

    有了各种奇异道具,加上康斯坦丁自身的实战能力,区区血族围剿还难不倒他。

    所以李昂心安理得地走出了对角巷,来到了大街上,欣赏着夜幕下的伦敦。

    街道空无一人,死寂一片,只有从楼房中漏出的一两点灯光才能证明伦敦这座曾经的世界中心,没有彻底死去。

    伦敦已经实施夜间宵禁制度,任何人只要没有通信证件,都会被巡夜的苏格兰场警察抓捕,面临牢狱之灾,以及深刻的“思想教育”。

    涂绘有“英国政府公务用车”字样的漆黑厢形车拐过街角,路灯的光亮穿不透车窗——这是专门用于维持治安稳定的公务车,配合苏格兰场警方巡视全伦敦。

    这种漆黑如墨的公务车比警车更加可怕,据说是只有那些具备“极大社会危害性”的居民,才会被抓上车辆。

    所谓的“社会危害性”,可以是上网发帖揭露大英帝国的某些内幕消息,可以是私藏了一些有违大英帝国国情国格的书籍资料,可以是在公开场合谈论了一些具有煽动性质的台词。

    这些在违规边缘试探的人,会在深更半夜被人打搅,穿着制服的、面无表情的特殊政府公务人员敲打房门,旋即出示一张“逮捕声明”,就强行闯入屋内,将手铐脚镣,扣在“危险公民”身上。

    被抓走的人去了哪里?无人知晓。

    人们只知道那些被抓走的人,从此再也没听到过他的任何消息.....

    李昂肆无忌惮地在街上走着,却没有地方可去。

    往昔夜夜笙歌的狂欢夜店停摆了运营,门庭若市的酒吧闭门谢客,只有在城市中央,那些豪华酒店的顶层,还在对外开放——开放的界限仅限于具有权势的“高等人士”。

    当然了,民众也不需要心存妒忌或者怨恨,这才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些权贵老爷之所以还在半夜三更共聚一堂,自然不会是左拥右抱靓丽模特,进行单纯的消遣娱乐,

    而是本着奉献精神,想着怎么才能制定出更好的、为民众服务的政策。

    治理大英帝国,是一门高级艺术,一方面要让民众认识乃至习惯于自身的艰难处境,令一方面又得安抚这些贱民,不至于让他们奋起反抗,开历史的倒车。

    有关于中东难民的话题在政治层面上已经死亡,来源于唐宁街的最高指示扑灭了一切可能燎原的星星之火。

    首先是从演讲开始,蕾切尔·罗斯首相举行全国演讲,声称这个国家已经像八十年前一样,来到了最危险的亡国边缘,英国必须拯救自己,英国民众必须拯救自己。

    为此,她做出了以下决策——

    以“降低政府赤字”的名义,关停了一大堆冗杂部门,开除了一大批尸位素餐的官僚,将行政体系强行压缩成扁平状。

    召见了主管宣传口的人,要求把控好社会舆论,积极引导民众,

    顺便强制性收紧公民获取外界信息的渠道,无论是报纸、广播还是电视、都设置了重重关卡,减少娱乐节目出现——这是为了保护他们的思想不被外界糟粕荼毒。

    此外,罗斯首相还要求加大对基督教的扶持力度,让那些痴迷于小男孩的基督教神父稍微正常一点,配合英国政府做好排解工作。=

    最后就是难民问题,罗斯首相先下达了一大串强制约束难民的政策,清算过往案底,绝不姑息养奸,手段之毒辣、态度之坚决让饱受难民困扰的无知民众高呼万岁,认为英国政府总算做了一件实事。

    结果还没多久,英法联军就轰炸了中东国家,让当地局势变得更加混乱,难民潮一波接一波涌向欧洲。

    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都能看出来不对劲——大英帝国前脚刚要处置难民,后脚又主动引起事端,引发更大的难民潮,这种自己大脸、精神分裂的动作让民众困扰不已。

    很快,民间舆论形成了两极之势,一批人声称大英帝国压根没想解决难民,

    另一批人则声称大英帝国迟早解决难民,这种看似打脸的举措,只是大英帝国在下一盘大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只有真正身居高位的人才能得到内情。

    两帮人相互争吵,原本一致将矛头指向英国政府的局面被瞬间瓦解。

    民意如洪流,可载舟,亦可负舟,与其让民心自我酝酿,积聚威势,不如扔出烟雾弹,让缺少信息渠道、智力低微的民众自相争斗,彼此吵闹不休,无暇他顾。

    极远处的骑警发现了漫步的李昂,勒住缰绳,呵斥马儿缓缓靠近。

    那位长着方脸的苏格兰场警察挥舞着手电筒,刺眼的光芒笼罩了李昂,“先生,你有通行证明么?”

    李昂浑不在意地挠了挠下巴,平淡说道:“通行证明?那是什么,能吃么?”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