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三十一章 开杀

时间:2018-05-02作者:黑灯夏火

    两人出了对角巷93号,走在阴暗巷弄当中。

    康斯坦丁将烟灰抖落,漫不经心地问道,“紧张么?小子?”

    “紧张?不,我很冷静。”

    哈利隐蔽地摸了摸裤兜里的魔杖,平静回答道:“还有,请不要叫我‘小子’,康斯坦丁先生。”

    康斯坦丁不置可否地撇撇嘴,看着这位新发配给他的年轻同事,随意说道:“那好吧,救世主波特,我换个问题,你杀过人么?”

    “这和我们的任务有关系么?”

    “当然有。”康斯坦丁笑眯眯地说道:“你看,我这个人喜欢单独行动,因为但凡跟我一起冒险的搭档,十有**都会死于非命,要么就是被邪恶法师碎尸万段,要么就是被陷阱万箭穿心,要么灵魂被地狱恶魔拖走折磨。

    不过我现在为李昂先生工作,不能再将同伴搭档当成一次性消耗品,死的不明不白。

    所以我必须对于你有所了解,至少让我清楚你不是那种在关键时候会因为心软而让我陷入险境的圣母——这种可能性,会延伸至让我必须将你干掉的未来。”

    “放心吧,康斯坦丁先生,这种可能性并不存在。”

    哈利·波特平和说道:“如若必要,我绝不介意让自己双手沾染血腥。”

    “这还不够。”

    康斯坦丁咧嘴一笑“你看,李昂先生给我们的命令是掀起一场席卷伦敦的革命,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就好像1773年倾倒在波士顿湾的茶叶,1914年在萨拉热窝响起的枪声,我们的作用就是导火索,点燃伦敦这个炸药桶。

    理想与谎言的碰撞,正义道德与固有法制的斗争,死亡与鲜血交织,混乱与无序共舞,我们的行动将会煽动伦敦人民,很多人会死,这些无辜者的性命会算在你的头上。

    你能承受么?你能坚持初心么?”

    “我能。”

    “撒谎。”康斯坦丁摇了摇头,“告诉我,你现在多大?17?18?

    我们要做的事情,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而是**裸的、充满血腥的暴力革命。

    我已经准备好打开杀戒了,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小子。”

    香烟亮光在此熄灭,话题结束,两人走出巷弄,分道扬镳。

    他们有着自己的战场。

    ————

    冷雨夜,康斯坦丁行走在城郊乡间的小径。

    落寞雨丝打在圆顶帽上,长袍衣摆被风刷拉拉吹响,寒意通过袖口钻了进来,让康斯坦丁拉紧了衣袖。

    道路尽头,英式庄园的轮廓若隐若现,十数辆奢华跑车隐约停在弧形石子路上。

    那里正在举行宴会,仅限于英伦最上层精英阶层的宴会。

    康斯坦丁没开着豪华跑车,还穿着奇异服饰,所以他的靴子刚一踏在草坪上,就有西装革履、膀大腰圆的安保人员靠了过来。

    “先生,请出示您的请柬。”

    安保人员如是说道,手掌隐隐按在了腰间的警棍上。

    “请柬?呃,让我想想,我应该放在这儿了....”

    康斯坦丁将手慢悠悠地伸进了衣襟口袋,从中拿出一副瓷质面具,扣在自己脸上,“这就是我的请柬。”

    两位魁梧的安保人员对视一眼,一左一右走了过来,“先生,这里是私人领地,未经允许擅自闯入....”

    “我奉劝你们。”

    康斯坦丁打断了保安的台词,平静说道:“现在离开这里,开上你们的破车,回到家里睡上一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保安眉眼间闪过一丝犹豫,很显然他们并没有认真考虑面具男的建议,而是在盘算要如何用最少代价拿下这个满嘴胡话的疯子。

    “不离开么?我佩服你们的敬业精神。”

    康斯坦丁撇了撇嘴,手掌稳稳当当地扣住了两个保安的肩膀。

    这位术士的身体,早就经过地下基地无数次改造,两颗魔能心脏可以释放澎湃魔力,三个肺能够通过呼吸汲取空气中的以太,结成骨板的肋骨能够承受水压机级别的冲击力,被注射了毒液寄生体人造肌肉纤维丛更是无坚不摧。

    康斯坦丁轻而易举地将两个保安掀飞,令其轰然砸在某辆跑车上,昏死过去。

    随着将车窗玻璃震成碎片,骤然响起的尖利车辆警报声打断了宴会厅内的融洽气氛,连同那些由上层精英客串的乐队也停止了奏乐,所有人都向外张望,试图看清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康斯坦丁推开了厚重门扉,走了进来,漆黑皮靴踩踏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悦耳的踢踏声。

    “晚上好,各位。”

    他装模作样地鞠了一躬,面具的笑容显得极为讥讽。

    庄园的男主人走了出来,这位面容英俊的中年男子皱着眉头,用最为典雅的牛津腔质问道:“你是谁?”

    “我是电,我是光,是微不足道的尘芥,是主宰亿万人生死的君王——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是谁?”

    康斯坦丁扫视着在场众人,哪怕他已经很久没回伦敦了,依旧能在人群中发现一些熟悉的面孔。

    医疗保险行业巨头,传媒集团大亨,伦敦某教区主教,下届即将竞选首相的内阁大臣...

    在场每一位,都是各自领域的翘楚,都是能够跺跺脚震动伦敦局势的“大人物”。

    平头百姓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们一面,那天在街边看见一眼,都还得兴奋异常地拿出手机进行拍照。

    更关键的是,这些大人物当中只有一小部分才是血族,更多的人只是平平无奇的凡夫俗子,用用讨好谦卑的态度去奉承恭维血族——像摇着尾巴、祈求得到关注的狗一样。

    康斯坦丁抚摸着面具的嘴唇,冰凉的陶瓷触感让这位术士感觉自己正在抚摸一位女士的肌肤。

    他转过脸,对着那位庄园主人轻声说道:“能告诉我,这场宴会的主题是什么么?”

    “这只是一场慈善晚宴而已,前来参加的都是一些体面人。”

    庄园主人面无表情地说道:“听着,阁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到这里,但我奉劝你最好马上离开,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不那么文明。”

    康斯坦丁像是没有听到后半段威胁,摸着下巴,自顾自地说道:“血族与非血族之间举行的晚宴,如果仅仅只是美食、美酒,音乐、舞蹈,那就显得有些庸俗乏味了,不是么?

    让我猜猜,这里肯定还有一些更加刺激的内容,一些能让你们这些拥有足够权势的贵族老爷,感觉到全身心兴奋的内容....”

    他抬起手臂,遥遥指向宴会厅尽头的某扇木门。

    以太指挥如臂,轻而易举轰飞了那扇木门,将门后停放着的一辆巨型餐车拖拽了过来。

    庄园主人瞳孔一缩,剪裁得体的西服传来丝帛破裂的声响,身体膨胀之际,浓郁血能在他脚下腾腾升起。

    人群之中,同样也有血族站了出来,这些掌握着超凡力量的神血氏族,默默守在宅邸各个出口处,用冰冷的眼光看向大厅中央的面具人。

    那辆三层餐车被红布笼罩着,影影绰绰看不见其中真容,康斯坦丁慢悠悠地走了上去,将红布掀开。

    餐车的最顶层,是一位金色长发的少女,她穿着洁白婚纱,手脚处绑着麻绳,整个人半昏迷着吊在木质十字架上,洁白无瑕的肌肤在灯光照耀下更显神圣。

    餐车的第二层,是一大盒连缀着纤细软管的针筒,这些针筒安安分分地躺在木匣里,等待着人们去拿起它。

    “...宴会的内容,是仪式。”

    康斯坦丁轻声说道:“为了巩固血族与凡人精英的纽带,必须要长期保持交流,而交流驯化的最好方式,就是通过非人道的、反社会的仪式进行。

    就如同美利坚那边喜欢召集一串富商祭祀邪神一样,你们会找来纯洁美丽的少女,将她绑在十字架上,用针筒戳进她的血管,挨个吸食她的血液。

    被豢养了数天的少女,其血液中已经充斥着高浓度的迷幻药,这些大腹便便的凡人精英会在这种宗教仪式中完成‘精神升华’,用这种方式,催眠自己,以为自己距离血族又进了一步。”

    康斯坦丁缓慢地转过身,看向那些阴沉着脸的血族与人类,平淡说道:“举凡宗教,都会借助各种仪式来强化神秘性,强化催眠性,唯一的区别仅仅只是仪式过程的残忍与否。”

    庄园主人轻笑着摇了摇头,连同其他血族同胞一起缓步踏来,将面具男围在中间,“你想说明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说明。”

    康斯坦丁凝望着站在远处,用淡漠的眼神,望向那些面无表情的凡人精英,平静说道:“我只是想问一下,这种仪式举行了多久?涉及了多少人?残害了多少生命?有人在乎过吗?”

    “只不过一群猪猡而已。”

    某个瘦削苍白的血族青年嗤笑着说道:“要多少有多少的肮脏东西,有时候我还喜欢把那些被吸食了一半血液、半死不活的女人按在地上,趁热再来一炮。”

    他耸动着下体,如此粗鲁的动作引起了一阵嬉笑声。

    包括人类精英在内,没有人紧张惶恐,这里是血族的庄园,是血族的大本营,任何人——不管他是邓布利多还是古一,不管他是格林德沃还是伏地魔,都不能在这里掀起风浪。

    “没错,猪猡而已!”另一个血族应和着说道,将红酒一饮而尽,让酒杯自由落体,砸在地上,“如果你带着锄头去我们的后花园,就能发现在那些花圃开得如此茂盛的原因。”

    “说起花圃....”

    血族青年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人群中的传媒集团大亨,漫不经心地说道:“对了迈克,你们bbc里不是有个多管闲事的记者么?我听说某个乡野村妇的女儿走丢了,委托他去调查?”

    传媒集团大亨忙不迭地说道:“他已经被处理妥当了,不会有人再去过问。”

    血族青年满意地笑了笑,“那就好,继续帮我们管理好英国,迟早有一天,转换仪式的资格会落到你的头上。”

    “真的吗?太感谢您了。”传媒大亨激动地叫了起来,在其他人羡艳的目光中,跪倒下去,亲吻着血族青年手指上的戒指。

    这就是英国的现状。

    康斯坦丁冷漠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高高在上的精英老爷们侍奉着血族,祈求得到转换仪式的资格,以维持那腐朽恶臭的身躯。

    为了所谓的长生,这些人能做出最卑劣、最灭绝人性的事情——不,就算没有血族作为诱因,彻底腐化了的精英阶层照样也能率兽食人,用权势、财富,去满足内心深处最离经叛道、肮脏龌龊的幻想。

    自认为人渣的康斯坦丁看着在场众人,几乎要呕吐了出来,就算是地狱中最残忍酷虐的恶魔,也不能做到像这些人一样,恬不知耻、毫无道德地迫害人类同胞。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康斯坦丁抬起手臂,遥遥指向了那位兴奋感激的传媒业大亨。

    “以西结书二十五章十七节。”

    他低吟着,“正义之路被暴虐之恶人包围,以慈悲与善意为名,引导弱者。”

    祷词脱口而出,惨绿色的光线直接命中了脑满肠肥的权贵,让他颓然倒地,惨叫不已。

    这位权贵的皮肤正在枯萎,血肉正在腐烂,眼球骤然暴烈,溅落一地浊水。

    “通过黑暗指路的人有福了,因为他照应同伴、寻回迷途羔羊。”

    他的灵魂正在燃烧,罄竹难书的罪孽化作存粹业力,折磨着这个已经**堕落的魂灵。

    他喉管里的血肉化作蝇虫,从鼻孔、口腔、耳道中喷涌而出,乌泱泱地笼罩在他那流出脑浆的头上。

    “那些胆敢荼毒我同伴之人,我将向他们大肆报复。”

    惨案,发生得实在是太快太快,那些血族精英刚反应过来,康斯坦丁就已经调转了手臂方向,指尖指向了那位瘦削血族。

    “到时,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惨绿色的光芒再次亮起,击中了那位血族。

    血肉枯萎,惨嚎响起,庄园地底深处传来悠长呼吸。

    此地的血族长老,醒了。

    “醒了?那就更好了。”

    康斯坦丁咧嘴一笑,看着那些惊慌失措的血族与人类,轻声说道:“开杀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