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二十三章 历史

时间:2018-04-26作者:黑灯夏火

    ,精彩小说免费!

    “没错,你猜对了,我不打算与血族为伍。”

    李昂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地说道:“然后你们打算做什么?杀了我?囚禁我?还是对我进行洗脑?”

    汉弗莱·阿普比尔爵士面容阴沉了下来,他那剪裁得体的西装衣襟无风自动,捎带有腐蚀性质的血能在他周身萦绕,将空气浸染成绯红色。

    按照武侠小说的惯例,皇宫必有大内高手(要么宫女要么太监)潜伏,护天子周全——这位毕业于牛津大学贝利学院的大英帝国内阁秘书长,在早年间也是血族里的红花双棍,金牌打手,对于战斗厮杀并不陌生。

    面前的李昂,嘴炮放得那叫一个犀利,但在他的感知当中却只是个平平无奇,毫无超凡能力的普通人。

    只要阿普比尔爵士愿意,完全可以在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内,将对方格杀当场,碎尸万段。

    “够了,汉弗莱。”

    清冽女声打断了阿普比尔爵士的杀意波动,那位花瓶一般的蕾切尔·罗斯首相发话说道:“李昂先生是我的客人,你们退下吧。”

    内阁秘书长没有动弹,连同其他各部常务秘书一起,依旧静默伫立在原地,如同泥塑木雕一般。

    “我说,退下。”

    女首相重复了一遍,语气平淡宁静,像是在阐述一个寡淡无味的事实。

    一时间,屋内死寂无声,只剩下徐徐微风撩拨盆栽枝叶的刷拉声响。

    李昂兴致盎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甚至有空再拾起一块司康饼,蘸着草莓果酱咀嚼起来。

    并非血族的女首相,与血族代表之间的冲突,在这间象征着大英帝国行政中枢的房子里发生,极具黑色幽默。

    “.....”

    阿普比尔爵士脸色阴郁,不动声色地眯起双眼,温吞吞说道:“首相大人,恐怕您没有意识到,这种包庇行为会对血族的整体发展造成一些影响.....”

    “我是大英帝国的首相,不是街边那些酒精中毒的酒鬼,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汉弗莱。”

    女首相打断了血族事务长的话语,平静说道:“现在,还麻烦你和其他人一起,离开这间接待室。”

    阿普比尔爵士一言不发,只是紧咬着牙关,阴鸷万分地凝望着这位女首相,绯红之色在他身后沸腾,澎湃血能几乎要将空气腐蚀殆尽。

    良久,他才垂下眼帘,将双手负在身后,淡漠说道:“如您所愿。”

    说罢,这位内阁秘书长给了其他血族同僚一个眼神,共同退出房门。

    屋内再次寂静下来,“侥幸”逃脱的李昂拿起茶壶,给自己续了一杯茶水,笑着说道:“真是有趣的一幕,没想到当今首相能有这么大的威势,去呵斥一位代表了十三氏族的血族精英。”

    “让您见笑了。”

    蕾切尔淡漠地摇了摇头,和声说道:“在英国,首相只不过是民选的替罪羊而已,选民们大可以将一切不满发泄到首相头上,然后将希望寄托于下一届的首相选举。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自欺欺人地生活在名为‘民主’的谎言当中,不至于发现自己长期处于被愚弄操纵的可怕真相。”

    李昂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随意说道:“那么,您这位‘替罪羊’,又是怎么做到让自己不被愚弄操纵呢?”

    “很简单,我和血族达成了合作。”

    蕾切尔将椅子往前挪了挪,十指相扣,平和说道:“在我还不是首相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枝繁叶茂,根深蒂固的血族侵蚀着欧洲各国的统治阶级,已经化为了欧陆的一部分,任何试图抵制血族统治的行为都会在第一时间遭到国家机器的打击。”

    李昂眉梢一挑,“于是你打算加入他们?”

    “不完全是。”

    蕾切尔长叹一息,喟然说道:“一开始,我求助于其他超凡势力,比方说巫师界的魔法部,法师界的法师同盟等等。

    但是这些超凡组织早在数个世纪之前就与血族达成了停战协议,不会出手进行制裁——毕竟在那些超凡者眼中,麻瓜世界的一切都有其更迭变迁的自然规律。

    无奈之下,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在血族统治框架下,尽可能提高普罗大众的生存条件,让民众不至于像猪狗一样,任由血族肆无忌惮地屠宰收割。”

    说到这里,这位年轻的女首相吐出一口浊气,脸上闪过哀愁神色。

    李昂也不说话,只是“嘿嘿”一笑,戏谑说道:“可是,这难民引进欧洲,可不像是您所说的保护民众啊?”

    “难民引进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由十三氏族提出的初始计划,是要让整个欧洲的人种都被更换,用以提供神血食粮,可是那样带来的社会动荡实在是太大了。

    现在勉强维持的僵持局面,还是我连同欧洲各国一些比较有话语权的政界人士,与血族代表进行漫长磋商才得到的成果。”

    蕾切尔谈及此事,语气并不显得有多么骄傲自豪,只是伸出青葱般纤细手指,捏了捏小巧鼻梁,疲惫说道:“划定难民区,限制难民寻衅滋事,稳定英国民众情绪,实现人种更迭替换的软着陆。

    我何尝不知道这些政策举措,都是纸糊的老虎,都只是万般无奈下的权宜之计,不过是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还可以敷衍一时。

    恰如一间破败不堪的旧屋,由我们这些充当裱糊匠的人类领袖东补西贴,勉强能堵住漏洞,凑合着还能过得下去。就算风雨欲来,多打几个补丁,也还能支撑的下去。

    阁下不是欧洲人,对于我们搭建起来的破烂格局,总是看不惯,想着随手破去,

    可您又未曾准备好再次修建房屋的建筑材料,等破屋倒塌,格局糜烂,不可收拾,我们这些裱糊匠,也只能望着哀苦连天的民众徒劳悲伤。”

    蕾切尔·罗斯这番话,发自肺腑,情真意切,落在他人眼中,真当是一个“心酸苦楚落寞沮丧、为国为民甘担骂名”的英雄裱糊匠形象。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李昂咂砸嘴巴,看着女首相义正言辞的神情,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叹道:“怪不得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