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九章 棋子

时间:2018-04-19作者:黑灯夏火

    ,!

    李昂先踏进房门,侧过身淡漠地看着这位小巫师,对方身上的因果纠缠愈发密集,铺天盖地的阴谋罗网笼罩着哈利·波特,像是蛛网之中,被蛛丝团团包裹的蝇虫。

    这些因果纠缠的来源,大致可以分为数道。

    位于霍格沃茨魔法学院的强大白巫师,邓布利多;

    从地狱深处亡者归来的黑魔王,伏地魔;

    那位曾与李昂见过一面、现如今盘踞在法师塔中的古一;

    位于威斯敏斯特圣彼得牧师团教堂的某位圣职者;

    位于大英帝国议会大厦内部的某位未知存在;

    以上这些人,可以看做是伦敦城舞台上的棋手,共同围绕着异域神明的伟大计划打转。

    谁是敌人?谁是友军?谁心怀鬼胎,谁又值得信赖?

    狭窄的棋盘上,局势波诡云谲,而李昂现在所能动用的,仅仅是这枚名为“哈利·波特”的棋子罢了。

    在恒定隐身咒语的加持之下,巫师哈利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家人”。

    往昔对他拳脚相加的表哥达力瘫在床上,鼻青脸肿,双腿绑了数层纱布,粗短胳膊还用骨折吊带绑着。

    那位一直把他当成累赘的弗农姨夫,其面容更是凄惨,被难民钢管砸得皮开肉绽,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肉。

    十数年来,德思礼一家对哈利·波特,一直实施着冷暴力与鄙夷歧视,逼迫他住在狭窄橱柜、阁楼,穿着跟窗帘布一般的旧衣裳,达力表哥更是和他的同伴一起,从小就对哈利进行霸凌。

    哈利不得不承认,他在某一瞬间,于内心深处产生了一丝窃喜与幸灾乐祸。

    但旋即,他看向了旁边病床的佩妮姨妈。

    这位瘦削的女人是自己母亲的妹妹,和自己拥有最深的血缘纽带。

    她就这么躺在床上,双眼因为肿痛而眯成一道缝隙,处处皮肤都呈现出触目惊心的青紫色——那是中东难民留下的铁棍重击伤痕。

    这丝窃喜很快被同理心带来的哀伤同情淹没,在这种扭曲的家庭氛围中成长起来的哈利并没有成为反社会者,恰恰相反,他的内心依旧柔软温和。

    哈利不由自主地躬下身去,小心翼翼地将姨妈额前那触碰到创伤的发丝撩起,凝望着这位他曾经恨过怨过的血亲。

    他根本无法想象在数小时之前,这个女人所遭遇到的绝望。

    佩妮姨妈模模糊糊地将眼睛睁开一道缝,喉咙里发出沙哑含糊的“呜呜”声响,病房一侧的护士急忙赶来查看,让哈利·波特不得不慌忙后退。

    李昂看着哈利脸上失魂落魄的表情,淡漠说道:“知道邓布利多为什么要派小天狼星急匆匆地赶来接你么?”

    哈利意识到了什么,沉默不语。

    “因为那位英国乃至欧洲巫师界最强大的白巫师、霍格沃茨的校长、最值得信赖的老者,担心你,哈利·波特在知道家人遇害之后,会冲动愤怒,而犯下杀戮之罪。”

    李昂的语气极为平静,但哈利·波特却能清晰地品味到其中的戏谑,

    “他把你当成需要严加看管的看门狗,一柄需要藏在剑鞘中的利剑,在正面遇上那位黑魔王、达成预言宿命之前,哈利·波特不能变得嗜杀邪恶。”

    “不是这样的。”哈利艰涩说道:“邓布利多不会这么想....”

    “这种话你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李昂漠然地戳穿了谎言,随意说道:“按照计划,小天狼星会把你带到他家的祖宅,在哪里你能享受到久违的家庭温情,而对发生在德思礼一家的悲惨事件一无所知。

    直到时机成熟,血淋淋的疮疤已然结痂,邓布利多再轻飘飘地告诉你这一真相,而你也会在短暂的愤怒痛苦之后释怀——毕竟德思礼一家虐待了你这么久,他们这是罪有应得,不是么?”

    “.....”哈利·波特的身形有些颤抖,他额头上的闪电状疤痕又开始隐隐作痛,“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李昂摊手说道:“我是一位仁慈的棋手,不像邓布利多那样用‘爱’、‘正义’去束缚你的一具一动。

    具体要做什么,都由你决定。

    只要你愿意,我现在就能给你开出传送门,让你回到小天狼星身边,和巫师朋友们团聚。”

    巫师哈利犹豫了半秒钟,依旧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呵呵,我换个问法吧。”

    李昂淡然说道:“波特先生,据统计,这次发生在伦敦的中东难民暴动事件已造成300名伦敦居民死亡,两千余人受伤,被毁车辆超过300部,受损门面房超过200间。

    你希望这件事情得到公正处理么?”

    “呃,什么?”哈利·波特还只是一个没毕业的青少年,陡然诘问之下,只能讷讷说道:“我当然希望。不过这应该是英国法庭该做的事情吧....”

    “不,回答错误。”

    李昂不在意地笑了笑,随意说道:“对面中东难民问题,英国法庭不会追究太深,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伤害了你姨妈一家的艾本尼等六人,只会面临3-10年不等的监禁处罚,并且因为他们是中东难民,还会有额外的处罚减免。”

    “不可能。”

    哈利·波特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这绝对不可能。”

    李昂也不做解释,拉出一道传送门再次踏入其中,“跟我来吧。”

    这次传送门开着的位置,是苏格兰场警方的监狱牢房。

    牢房中关押着一群群难民,他们各个带着手铐,不少人的手脚上还沾满鲜血——大概率是其他受害者的。

    李昂为哈利介绍道:“这就是艾本尼、巴塞尔、法尼格、加里卜、哈伦、哈桑等六人。

    他们的职业是律师、医生、工程师、公交车司机、技术工人、教师,按照英国移民政策的说法,他们都是具有专业技能的、能为英国建设添砖加瓦的好人。”

    哈利看着这六个中东男子,发现他们脸上丝毫没有愧疚,甚至还怡然自得,一脸风淡云轻。

    李昂掏出短柄魔杖,隔着监牢的铁栏杆,对着中东难民遥遥一指,他们的头上就浮现出漫画一般的苍白对话框,显露出他们的各种内心活动。

    艾本尼心中想的是,“是英国政府主动收纳了我们,但他们却不能为我们提供更好的居追境,不能尊重我们的生活习俗,甚至漫不经心地用基督教教堂来当做临时的收容据点!这些异教徒都该死。”

    巴塞尔心中想的是,“唉,我就不该加入的,我有正经的工作,我想念我的妻儿,我需要先知的教诲。”

    法尼格想的是,“当时我做了避孕手续,可以没有在凌虐时留下个人痕迹,只要找到好的律师,就能减轻刑罚,当做故意伤害罪处理。更何况英国的法律追究不了这么广泛,最多被关押几个月几年。”

    愤怒顿时涌上了哈利心头,他很想掏出魔杖,用某种“恶毒”的巫术在这些中东人身上进行实验。

    但他不能,来自邓布利多的教诲是如此强烈,让这个天性纯良的年轻巫师变得更加“仁慈”。

    “他们,难道不为自己的行为悔过么?!”

    “恰恰相反,这对于他们很正常。”李昂解释道:“如果你愿意去收集资料的话,就会发现在某本他们通用的圣训集当中,第三十五篇、第六十五篇、第九十九篇,都强调了强制与异教女战俘发生关系并不违反教诲,只需要做好避孕手续即可。

    换言之,你认为的罪大恶极行为,在他们眼中并没有那么严重——恰恰相反,他们还可以反过头来倒打一耙,说你这是不尊重他们的生活习俗。”

    “....”

    哈利·波特从未像现在这样愤怒过,他的血液滚烫如同沸腾,手掌死死攥紧了魔杖。

    但终究,他依旧没有动手,只是虚脱一般,用自己都辨认不出的微弱声音,缓缓说道:“英国法庭会给予他们公正审判的。”

    李昂微笑着说道:“哈利啊,你还是太年轻,可长点心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