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三章 公车

时间:2018-04-16作者:黑灯夏火

    破釜酒吧后巷中,有着一面砖墙。

    “在垃圾桶上方数三块,横数两块...”

    李昂嘀咕着,用手指点在了某块墙砖上。

    浩瀚灵力透体而出,分析,破译,洞穿着墙砖上的恒定巫术。

    巫术的本质,或者说巫师,到底是什么?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

    和那些依托魔术回路操纵以太进行施法的法师们不同,同样属于神秘侧的巫师,更倾向于依靠血脉能量,来进行释放法术。

    按照瑞贝卡和康斯坦丁的说法,巫师与法师在上古时期,原本是一类人,他们都能够沟通以太,操控以太,改写现实。

    在“历史”概念都尚未衍生出来的古早欧洲大陆,神明生活在凡人之间。

    那个是瑰丽玄奇的年代,海洋中潜伏着堪比岛屿的深渊巨兽利维坦,密林中奔走着长有翅膀的天马帕加索斯,沼泽中则存在着不死不灭的九头蛇海德拉。

    那是个人神共居的时代,人的血脉中流淌着神明的血,掌握着神明才能拥有的力量。

    而后,诸神的时代落下帷幕,这些半神的后裔流散各地。

    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血统愈发稀疏,对于以太的掌控愈发力不从心。

    这个时候摆在半神后裔们面前的,是两个选择。

    一种选择是,自我封闭,收缩势力范围,拒绝与凡人接触,以防止本就濒临消亡的血脉进一步被稀释。

    而一种选择,则是舍弃半神的荣誉,另辟蹊径,以魔术回路补充血脉纯净度。

    半神后裔的族群进行激烈争执,最后分道扬镳,前者成为了巫师,而后者则逐渐延伸为法师。

    这两种道路很难说孰优孰劣,不过在李昂看来,都挺有趣。

    “巫术,说白了就是依靠血脉中的神性,通过手势、语言、动作、意志等方式操控以太能量。和依靠魔术回路进行施法的法术没有多大差距。

    至于这背后到底是否隐匿有另外的内情....那就需要找一些实验样本进行对照分析了。”

    李昂分分钟就破译出了墙砖上施加的巫术,砖墙发出“咔嚓咔嚓”的折叠翻动声,整面墙不断向两侧退去,露出豁口。

    呈现在李昂眼前的,是一条由鹅卵石铺成的长街。

    在这条并不算宽敞的街道上,千奇百怪的行人们穿行其中,这些人或戴着滑稽可笑的尖顶高帽,或披着宽松得体的长袍,唯一可以当做共同点的,就是他们全都带着一根筷子粗细的木质魔杖。

    放眼望去,街道两侧开着许多店铺,包括且不限于帕特奇坩埚店、古灵阁巫师银行、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丽痕书店....

    这些店铺,组成了英国魔法界最为繁华的商业街道,对角巷。

    穿着风衣的李昂行走在鹅卵石长街上,东方人的外表与长款风衣让他显得鹤立鸡群,不少巫师投来了探究的目光。

    总人数顶死不超过一万的巫师们低头不见抬头见,再加上进行了常年的自我封闭,社交圈社交圈狭窄得可怕,在这里任何的“常规”,都会显得异常。

    李昂淡漠地扫了眼那些盯着他看的巫师们,尽管没有说话,但是“你瞅啥?”的意志,被清晰无比地传递了出去。

    幸亏街上的巫师基本都是带着孩子出来逛街的家长,纷纷镇定地转移了目光,没有闲散好事分子胆敢当场来一句“瞅你咋地”。

    李昂一抖风衣,找准了奥利凡德魔杖店的招牌,走了进去。

    这家店铺的门面又小又破,橱窗的褪色紫色软垫上孤零零摆着一根魔杖,门上的金字招牌早已剥落,上面的字符无声无息诉说着店铺的古老。

    “奥利凡德,自公元前三百八十二年即制作尽量魔杖。”

    踏进门内,鳞次栉比的数排货架几乎占据了店铺的八成面积,货架上堆满了千百个古香古色的木盒,令人怀疑店铺主人是否在上面施加了稳定结构的咒语,才没让摇摇欲坠的货架因为顾客的一个喷嚏吹倒,轰然崩塌。

    看到有客上门,被称为欧洲三大魔杖制造师的店主,苍老的奥利凡德先生站了起来,刚开口说了句:“先生您是来订制.....”就被李昂粗暴打断。

    “是的,买魔杖,普通款式,不要奢华,不要内涵,不要用魔法尺子来量我的胳膊长度、身高、头围、腰围、臀围,不要套餐,不要会员卡,我自己就能购买,付钱就走,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个谁先说话谁是王八蛋好么?”

    奥利凡德目瞪口呆,讷讷无言,刚抬起来的屁股犹豫片刻,又坐回了椅子软垫上。

    至于他手上那条镌刻着恒定咒语的皮尺,也垂头丧气地趴了下去,显然为自己没能派上用场而气恼。

    李昂满意地点了点头,穿行于货架之间,审视着那些魔杖。

    每根魔杖都有两个组成部分,具有强大魔力的杖芯,与精心挑选、能够与杖芯相辅相成的杖木。

    杖芯可以是独角兽毛、媚娃头发、龙心腱、凤凰翎羽,杖木可以是柳木、桃花心木、樟木、冬青木,并没有强制要求,

    只不过杖芯与杖木如何融合、达成一体,这种高难度技术是每个魔杖制作师的传家之秘,根本不会被外传。

    李昂随手拿起一根魔杖,没有使用任何咒语,只是将灵力如喧嚣洪流一般流过手臂,朝魔杖涌去。

    那根龙神经杖芯与桃木心杖木的魔杖尖端爆发出难以想象的璀璨光华,这光芒是如此耀眼,以至于这间老朽的魔杖店都被彻底照亮。

    桃木心魔杖发出不堪重负地咔嚓声响,肉眼可见地出现丝丝裂纹。

    急的奥利凡德先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不顾自己可能变成王八蛋的危险,急急喊道:“先生,请别这么做,你在杀死它!”

    李昂并没有停止转过身,用魔杖杖尖挠着下巴,浑不在意地说道:“哦?怎么说?”

    感受着从桃木心魔杖逸散而出的澎湃魔力的奥利凡德先生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说道:“每根魔杖都可以自己选择主人,只有真心认可其拥有者的魔杖,才能完美地发挥出魔力。”

    “哟?”

    李昂瞪着眼睛,指着魔杖说道:“你觉得这玩意儿有自我意识?”

    他的气势充斥着整个魔杖店,奥利凡德先生敢对天发誓,就算是那位名字都不能提的黑魔王,也无法在威势层面胜过面前这位东方青年。

    但是,奥利凡德先生何许人也?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魔杖制作师,传承已久的名门之后,自有一股矜持桀骜,任能顶着李昂的威压,艰难点了点头。

    “所以说啊,你们巫师真是迷信。”

    李昂摊了摊手,叹息说道:“魔杖只不过是杖木杖芯达成的一种有机反应形式载体,在其链式反应过程中出现的某种规律。

    而这种规律,在唯心主义与经验主义的双重作用下,被强行添加了神秘属性,甚至对其加以美化虚化,与自我意识相提并论。

    在我看来,如果找准规律,善用规律,你所谓的存在自我意识的魔杖,就会像公用厕所、共享单车一样,随便开,随便用。”

    “不。”

    李昂的表情有多淡定,他的台词就有多糟糕龌龊。

    奥利凡德珍视魔杖,了解魔杖,每一根由他制作的魔杖,就如同他培养出来的孩子一般。

    因为愤怒,他甚至忘记了恐惧,大声喊道:“不是这样的!”

    “呵呵,非要我证明给你看么?”

    李昂戏谑一笑,灵力的架构形式一转,精准模仿出千百种巫师的以太波动。

    霎时间,整座屋子里的所有魔杖,都散发出了五颜六色的绚烂光华,甚至连奥利凡德自己手中的魔杖,都跟婊-子一样,发散着粉色的光芒。

    “看,就想我说的那样。”

    李昂笼罩在魔杖们的万千光华中,淡漠说道:“这些魔杖,真的是共享单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