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一章 飞机

时间:2018-03-16作者:黑灯夏火

    在经历过漫长的扯皮之后,水培肉作为革新世界工农业格局的划时代产品,终于通过审核批准,成功登上了超市货架。

    这场胜利来之不易,试图阻挠水培肉上市的势力实在是太多,首先就是那些利益受损的肉牛育种、集约饲养、生牛屠宰传统行业巨头,以及一些经营农场的中小型农场主。

    这些因为水培肉而丢掉饭碗的人最是仇恨模因公司,纠集起来的游行示威浪潮一浪盖过一浪,堵在当地政府门口,打着“要工作,不要水培肉”的旗号,要求关停水培肉的上市计划。

    其次就是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无良媒体(以nn为首),本来愚昧无知的人民群众对于“转基因”这一类事物就具有天然的恐惧,还要加上妓者莓体的口诛笔伐、冷嘲热讽,以及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砖家叫兽用鬼画符一样的不明觉厉图表,力图证明水培肉的潜在危害性。

    观念的转变需要时间,李昂并不在意短时间内水培肉是否遇冷,反正模因公司不会上市,他用不在意会有董事跳出来指手画脚——反倒是华尔街的狼狗们早早嗅到了金钱的芳香,打过来的电话连环不断,堪比暴力轰炸,大多数都是诱导鼓吹上市能带来上百倍的利润云云。

    只要智商健全、三观端正的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水培肉的光明前景,然而众所周知美国人民的平均智商实在是低的可怜,那些西装革履的上层精英很小心地用叠床架屋、繁琐复杂的官僚制度将自己隐藏在幕后,

    真正占人口比例大头的还是那些底层平民,也就是被“快乐教育”养成肥猪的工薪阶层。

    这种底层平民因为自身素质、家庭熏陶、工作环境、生活压力的种种束缚,导致他们既无心又无力去关心政治、金融、科技,只能人云亦云,被媒体牵着鼻子走,听了两句“水培肉的十大危害”,就奔走相告让亲朋好友不要去购买。

    “美国的中下层人民群众嘛,可以理解。”李昂对于这些人的态度还是蛮宽厚的,毕竟不知者无罪,而那些不是蠢就是坏的公知媒体,在第一时间就遭到了李昂的报复。

    这种报复并不来源于水培肉,而是新上市的人体器官替换手术。

    天底下独一份的干细胞器官培植,使得模因公司的再生医科研究所势如破足地攻克了数十种肿瘤癌症,先天后天造成的身体残障都能得到弥补,连带着什么心脑血管疾病、哮喘、尿毒症一类的顽固疾病也统统得到破解。

    并且,干细胞器官的培植费用比起普通医院那一连串的漫长疗程,费用可谓极为低廉,更是能保证术后接近百分之百的痊愈几率,寻常的中产阶级人家咬咬牙,努力奋斗个几年,完全能够承担起手术费用。

    就是工薪阶层,在承担破产风险抵押掉房子之后,也能东拼西凑,凑出支付手术费用的钱——然而李昂充分发挥了自己在公司一言九鼎的能力,那些曾经公开诋毁污蔑过模因公司的公众知识分子,其本人连同五服之内的亲属,这辈子一律不得接受模因公司提供的人造器官替换手术,不管病得多严重,就是跪在公司门口竖白旗哭喊,也不能踏进研究所一步。

    这种摆在明面上的鄙视仇视简直前所未有,一时间恐吓威胁的邮件信件塞满了公司邮箱,还有某些妓者公知扬言要到法庭上状告模因公司。

    对此,李昂的说法是:“你告我啊,能把我告倒算我输。对不起,有钱有权就是为所欲为。”

    以吉米·麦吉尔为首的讼棍团体可不是白养的,这些擅长在法律条文中钻空子、指鹿为马巧舌如簧的讼棍领着高到吓人的工资,自然要帮李昂分忧,打发走那些不长眼的。

    怎么啦,法官的家里就没有病人么?检察官的家里就没有病患么?就算直达天听,那幢白房子里的衮衮诸公,到头来还不是得仰仗模因公司的人工器官帮他们续一波命?怎么能因为一两只聒噪的小苍蝇就让李老板流血又流泪、伤了忠肝义胆的心呢?

    一时间,对于模因公司的整个社论走向陡然转正,歌功颂德之声不绝于耳,花式马屁如同长江之水滔滔不绝,令李昂再次为美国媒体人士的没节操而动容。

    不管如何,这家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的公司正式踏出了走上世界舞台的第一步,而李昂也在这个夏季,离开了哥谭。

    他要去纽约,参加今年的usad美国学术十项全能竞赛。

    所谓的usad是美国首屈一指的高中生综合学术竞赛,迄今已有半个世纪的历史,旨在通过多种形式的竞赛让学生在共计10项学术范畴内展示知识与技能,说白了就是顶配版本的世界级全项目高中生知识竞赛。

    李昂所就读的哥谭公立中学谈不上多么辉煌,好不容易今年能拿出几个稍微厉害一点的学生,再加上平时表现出全科目满分的李昂,那些大腹便便的学校领导人便对今年的usad颇为看重,指望学校能获得个好成绩,在本地新闻中露个脸什么的。

    于是乎,沉溺在科学研究中的李昂就被代表学校的克里斯蒂娜拉了壮丁,轻而易举通过了层层考核,进入usad总决赛,坐上了这架从哥谭飞往纽约的商务客机。

    经济舱前后几排都是穿着统一校服的同学,而带队的领班,则是那位物理老师杜朗·琼斯—“话说,我每小时几十万美元上下,学校让我过来参加比赛,是不是该给我塞个红包啊?”李昂坐在飞机靠窗的位置,翻着白眼对克里斯蒂娜说道:“最少最少也得给我安排个头等舱吧?”

    “想得美!要不是因为哥谭在西海岸,纽约在东海岸,距离实在是太远,你就等着坐大巴坐到屁股发麻吧。”克里斯蒂娜伸了个懒腰,将头枕在李昂肩膀上,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可乐,享受起冷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