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一百零八章 医治

时间:2018-03-14作者:黑灯夏火

    一个消瘦的男人欣喜若狂地从帐篷里站了起来,他十根手指不住地颤抖,勉强握着病历表,因为过于激动,脚步稍有些蹒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就是史蒂芬·斯特兰奇,曾经的顶级外科手术专家,可惜就在半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导致了他的双手神经受损,再也无法拿稳手术刀正常工作。

    为了能拯救自己视为生命的职业生涯,史蒂芬·斯特兰奇医生不得不向往昔被他认为是毫无能力的同行“庸医”们求助,然而所有外科手术专家在看过病例之后,都无计可施,“十根手指里的神经都被搅烂,能勉强动弹手指都已经是上帝眷顾,我劝你不要再奢求恢复以往的水平了。”

    失望,到绝望。

    史蒂芬·斯特兰奇终究没有放弃,人造器官移植手术让他看见了希望——他自己也是医生,自然能看出模因公司的技术水平相当完善,完全不需要通过什么fda的检测盖章。

    经过数日的艰辛等待,他的名字终于被点到,自己终于可以重新拿起手术刀,继续职业生涯。

    然而,他还未走出几步,就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笑容逐渐凝固,缓缓转身,看向旁边帐篷中的一位眼神复杂的女人。

    这是一位来自凤凰城的单亲妈妈,她那十二岁大的女儿患了anl,也就是急性非淋细胞白血病,正躺在哥谭市立医院里面接受救治。

    疾病猛于虎,靶向治疗周期漫长而酷烈,愈合的希望就如风中残烛一般,飘零渺小。

    好在这位单亲妈妈意志极为坚定,一边委托朋友在医院照顾女儿,一边搭起帐篷,在这家再生医科研究所门口停留驻足,守望着希望。

    这些天,落魄失意到极点的史蒂芬·斯特兰奇一直和这位单亲妈妈相互扶持,相互鼓励,煎熬着等待。

    他等到了自己的机会。

    史蒂芬·斯特兰奇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去不敢直视那位单亲妈妈的目光,几乎是逃跑一般穿过人群,冲到了门卫身前。

    “你就是斯特兰奇博士?”门卫接过对方递上来病历表单,随意说道:“去楼上等着吧。”

    “等等,”史蒂芬咽了咽口水,沉声说道:“我想把这次机会转让给别人。”

    “嗯?”门卫瞪大了眼睛,颇为不善地翻看了一下病历表,皱着眉头,默默把手伸向腰间的安保警棍,“你什么意思?”

    “我不是黄牛,”史蒂芬摊了摊手,指了指远处的帐篷群,说道:“那里有个小女孩患了anl,救人如救火,我这只是十指受伤而已,把救命的机会让给她吧。”

    “这事儿我做不了主。”胖大门卫耸了耸肩,摊手说道:“你知道的,伙计,我就是个打工的。”

    “那让我见一面主管的医生可以么?”史蒂芬沉声说道:“我自己也是医生,相当不错的外科医生,也许我跟你们主管在什么会议上见过一面呢?你只需要上去说一声而已。”

    门卫踌躇了一下,扫了眼外面那些失望哀叹的病患家属,叹了口气,贴着史蒂芬的耳朵说道:“我去问问,不过希望应该不大,就算成了,你也不能对外声张。”

    “非常感谢。”史蒂芬由衷说道,拍了拍对方的手掌,站在原地等候。

    良久,门卫下来,身后跟着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青年医生。

    “史蒂芬·斯特兰奇医生,你好,我是这家研究所的主管。”李昂与史蒂芬握了握手,温和地说道:“我在nemj新英格兰医学杂志、bmj英国医学杂志以及jama美国医学会杂志上都拜读过你主笔的医学论文,上面有关神经接驳的内容令我获益匪浅。”

    史蒂芬没想到对方如此年轻,讷讷说道:“你好,呃....”

    “叫我李昂吧。”白大褂青年友善地说道:“我们研究所正缺人,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来我这儿工作。”

    “愿意,愿意。”史蒂芬松了口气,忐忑地说道:“不过我这手...”

    “小问题而已,随时都可以解决。”李昂笑着说道:“听说您还认识一个患有白血病的小女孩?”

    “呃,是的。”史蒂芬点点头,急促说道:“她是急性原始粒细胞白血病部分分化型m2b,骨髓增生极度活跃,原、幼单核细胞同时增生,占百分之三十,红系、巨核系受到抑制。”

    “这样啊....”李昂稍稍皱眉,“她人在哪?”

    “哥谭公立医院。”

    李昂转过身,对门卫说道:“你去找帐篷区她父母,开车,把她接过来,培植相应骨髓需要八个小时,在那之后就可以进行试验。”

    门卫点点头,听完史蒂芬给出的信息,就朝帐篷区走去。

    老板的指令必须听从,要知道模因公司员工守则中标注过:加入本公司即可享受公司内部提供的员工福利,包括且不限于定期体检、报销家属医疗费用、员工住房、节假日礼物、带薪年假.....

    后面几项还算稀松平常,但是定期体检以及报销家属医疗费用简直不要太爽,等到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开放了人工器官的限制,模因公司内部的员工就再也不用担心医疗问题,连同家属一起享受到免费更换患病器官的福利。

    美国人同样有看病难的问题啊,医保法案商讨了那么多年,最终还是在保险公司、医药公司、医院、器械公司这些利益集团的刻意搅屎下无疾而终,看似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中产阶级家庭,一旦家人患病,也要陷入破产的深渊。

    美国的医疗体系可以看成是资本利益集团要挟绑架全美人民,而民主党通过剥削中产阶级将看病钱分给穷人来争取选票——别以为民主党是什么好人,这些脑满肠肥的大爷可不会让医疗体系崩塌,让穷人看得起病,要不然还怎么通过在医疗问题上的上下其手,让底层人民看到他们的努力,把选票投给他们?

    在某种层面上,掌握核心科技的模因公司,完全有能力以最暴力最直接的方式彻底撕烂这层沾满铜臭味的利益网络。

    门卫紧赶慢赶着,带着那位单亲妈妈上了医院,而史蒂芬·斯特兰奇跟着李昂上了二楼,准备将破损的手指更换。

    李昂踏在楼梯上的步伐突然停滞,令史蒂芬差点撞了上去。

    “他是我的弟子。”一个空灵的声音在李昂耳畔响起,他回头,灵识中能看见有个虚浮透明的幽灵,悬浮在史蒂芬身后,“你不能治愈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