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一百零六章 灭亡(5k)

时间:2018-03-13作者:黑灯夏火

    爱德华尼格玛之所以被称为谜语人,不仅仅是因为他很喜欢在犯罪现场留下线索,作为嘲弄蝙蝠侠或者哥谭警局的谜题,还因为他正如一道晦涩生僻的谜语那样,令人难以理解,捉摸不透。35xs

    高智商,神经质,反社会人格,道德感天性缺失,这些看似很孤高霸气的属性,的确可以毫无争议地安在谜语人头上,然而这并不能改变他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普通人。

    一颗子弹,一把刀子,一管毒药,都可以轻而易举剥夺走他的生命,毫不费力,不比抓一只涂抹了香油的猪仔困难。

    此时此刻,谜语人就坐在某间酒店套房的沙发上,有些焦躁不安地向窗外张望,看着城市上方那被霓虹灯光渲染照亮的夜幕。

    “这个房间里有六个窃听器,分别位于陶瓷花瓶下,沙发坐垫中,吊灯灯管内,洗手间通风口,床头闹钟里,以及电视机箱后。”

    他的视线掠过房间的每个角落,用轻微地声音喃喃自语着,把拇指伸进嘴里,用细密门牙来回咬着手指甲,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除此之外,这里还有共计七颗微型监控摄像头放置在各个阴暗角落”

    “别吱声,安份坐着。”瑞克弗莱格作为小队队长,通过通讯耳机指示道,“目标随时会来,你需要镇静。”

    镇静?镇你个肺!

    谜语人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他作为**凡胎的普通人能在哥谭混这么久,一是因为他智商确实够高,能把其他反派乃至蝙蝠侠都玩得团团转,

    二是因为,蝙蝠侠根本不会痛下杀手,最多把他打断几根肋骨,丢进监牢了事等到时机成熟越狱一波,照样是一条为祸哥谭的好汉。

    可人屠不一样啊!别说是蝙蝠侠,就连什么黑帮世家,什么九头蛇,说杀光就杀光,血流漂橹,人头滚滚,一个不剩。

    而后面接着找茬的猫头鹰法庭、刺客联盟、丧钟这些人更惨,连尸体都没找到,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人间蒸发,指不定现在就被关押在什么阴暗角落,日夜不停被折磨凌虐

    谜语人咽了咽口水,要不是忌惮后颈处的遥控炸弹,他早就屁滚尿流,仓惶逃窜了。

    “安心一点,我们都看得到你,”瑞克弗莱格用一种说不上关怀的语气吩咐道:“只要人屠走进警戒范围,你拖延一段时间确认其身份,我们就能从酒店的不同角落一拥而上,将其俘获,乃至就地格杀。”

    “但愿吧”谜语人舔了舔皲裂的嘴唇,把问号造型的手掌摆在膝盖上,用脚掌来回击打着地面。

    蓦然,酒店套房的洗手间的灯凉了,抽水马桶的冲水声突兀传来,将洗手台水龙头的声音淹没。

    谜语人急急回头,却见一个头戴傩面,身披斗篷的人抖着**双手,推开洗手间玻璃门,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晚上好,”斗篷人沙哑说道:“你能把偷偷伸到屁股下面、握着9毫米手枪的右手手掌拿出来么?”

    “你就是人屠吧?”谜语人老老实实地照做,用一根手指吊着扳机,将手枪丢掉套房角落,“你怎么看到的?”

    斗篷人摘下面具,露出一个憔悴男人的面孔,他微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左眼,“这还用问?用眼睛啊。35xs”

    斗篷人,或者说康斯坦丁的左眼正在疯狂旋转,如同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零部件一般,漆黑瞳孔骤然扩大,布满了整个虹膜,而眼眶周围则蔓延出无数道盘纠青筋,看上去极为骇人。

    与此同时,康斯坦丁轻挥手指,一行极其细微的荧光小字出现在谜语人鼻尖一寸之前。

    “别出声,继续谈话,她能看得到我们。”

    她?是个女人?

    谜语人心思急转,来的人为什么是康斯坦丁,而这行文字中指的“她”到底是谁?是人屠么?

    “我听说你有些信息相告诉我,”康斯坦丁面不改色地说道:“现在,说吧。”

    谜语人深吸一口气,既然对方没有第一时间动手,那他也就按照剧本继续演下去,“我通过一些内部线报,知道下属的一个机密部门派遣了一支特遣小队,我可以告诉你这支特遣小队的成员配置,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让我加入你。”谜语人照着剧本设计出来的最佳台词念了下去,“蝙蝠侠已经死了,这座哥谭城中再也没有人能抵抗你前进的步伐,这是我发挥才能的最好舞台。”

    “有意思,”康斯坦丁冷漠说道:“你继续说,我在听。”

    与此同时,他不同神色地挥动手指,在谜语人鼻尖幻化出又一行荧光小字,“去把窗帘拉上。”

    谜语人微皱着眉,等到荧光字散去之后,自然而然地起身,走到窗边将窗帘拉上。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谜语人心底已经有了几分隐隐约约的猜想,而随后康斯坦丁的动作更是证明了这一猜想。

    康斯坦丁趁着窗帘拉上的那一瞬间,手掌猛地结印,一个玄奥深邃的法阵出现在套房中央,无形无状的能量波纹扩散传播,将什么窃听器、监视器乃至谜语人耳中的通讯耳机统统摧毁。

    能量波纹的效应还不止于此,它紧密地贴合在房间的墙壁、地板、天花板上,组成的护盾防御力堪比600毫米厚度均质延轧钢装甲。

    “我通过法阵,制造出暂时的幻象用以迷惑他们。”康斯坦丁急急喊道:“法阵只能维持1分20秒的时间。”

    谜语人肚子里面积攒了无数疑惑,他连珠炮似的问道:“你是被人屠挟持的?你刚才所说的她是谁?”

    康斯坦丁沉声回答道:“这次来的不仅是我,还有另一个人屠的手下,她就在这栋酒店的天台,我刚才施展的阵法,只能模拟出我们还在正常谈话的幻象,暂时麻痹她。”

    谜语人紧咬牙关,眼睛眯成一道缝隙,“你想要什么?”

    “那要看你们拥有多少力量,”康斯坦丁狰狞地说道:“我不在乎你所代表的什么特遣队到底潜伏在这栋酒店的那些角落,我只想知道你们有没有格杀人屠的能力。闪舞小说网”

    谜语人蓦然醒悟,他在看到康斯坦丁的一瞬间就明白对方和自己一样,是个狡猾机敏、阴险恶毒的聪明人。

    而聪明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受制于人,生死存亡皆不由自己掌控。

    谜语人心中暗道,原来康斯坦丁此番前来,恐怕是准备待价而沽,如果在对方的评价里,自杀小队不具有杀死人屠的能力,恐怕他就会对谜语人痛下杀手,毁尸灭迹。

    而如果自杀小队的人员配置能够完成击杀人屠的任务,那么康斯坦丁也会毫不犹豫地临阵倒戈,调转矛头,出卖情报的同时,帮助自杀小队攻击起人屠。

    要么是被颈后的遥控炸弹炸死,要么是被面前的康斯坦丁绞杀,谜语人从未感觉死亡如此接近,那阴暗墓穴的大门似乎已经敞开,无数嗜血蝇虫正在摩拳擦掌,准备用管状的口器舔舐血浆。

    他深吸一口气,用平生最快的语气叙述了一边自杀小队的人员配置,并且尽可能在合理的前提下,对那些超能力犯罪分子的个人实力进行夸张描述。

    1分20秒的时间到了,康斯坦丁垂着头,双眼微眯,默然无语,而他手中的法阵逐渐消散,那种被光明正大窥视的暴露感重新展现。

    而谜语人则忐忑不安站在原地,嘴唇上方的胡须绒毛被呼吸扰动,微微摇曳。

    终于康斯坦丁抬起了脑袋,睁开了双眼,在谜语人惊骇欲绝的眼神中,生生撕开了自己手臂上的皮肤。

    在康斯坦丁的手臂皮肤下,不是模糊血肉,而是一层泛着金属光泽的钢铁,其中还密集排列着一根根荧光管道,看上去造型极像斯特拉克男爵的“撒旦之爪”。

    “你知道么?”康斯坦丁面无表情地说道:“灵体状态下的我,亲眼看着他从培养容器中培育出大脑、骨骼、内脏这些人造器官,从无到有,一点一点拼凑出这具同时混合着机械、神秘学、北欧神纹乃至东方术法特点的躯体。

    我的眼睛彻底被生化材质替换,上面刻满了魔术回路,不仅具有鉴别温度、望远、夜视、透视的功能,还能直接看到空气中流动的以太痕迹,甚至可以自动推演模拟施展术法时的以太排列最优解。”

    他伸出手掌,从眼眶中抠出了眼珠,球状物体上没有沾染多少鲜血,反倒是眼珠后连缀的神经泛着荧光,看起来极为诡异。

    “我是个自高自傲的人,对自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绝对不愿意窝在狭窄阴暗的地下室中,过着一天天提心吊胆、生怕被解剖改造的生活。”康斯坦丁一边说着,一边将皮肤盖下,眼珠塞回,“但是,我怕。”

    套房的楼上,楼下,以及走廊中,传来阵阵巨响,谜语人知道,这是那些自杀小队的成员正在想尽办法攻破康斯坦丁布下的法阵护盾。

    “我怕他,你知道么?”康斯坦丁来回调整着眼球的位置,风淡云轻地说道:“我和他初见之时,他还仅仅是一个靠着蛮力击破魔法的匹夫,但是,自从我将神秘学资料交给他之后,他每天都在变强。

    那些复杂晦涩堪比天书、浩如烟海令人望而却步的古代典籍在他面前成为了养料,知识被整合,信息被收集,不同根源的力量体系在他手中如同绕指丝帛一般柔顺,任凭其操使驾驭,融会贯通。”

    谜语人脸上逐渐浮现起绝望的神色,他战战兢兢地向后退去,然而康斯坦丁却不依不饶,面部表情愈发狰狞,轻声说道:“你所谓的特遣小队,就连我布置下的魔法护盾都不能瞬间击穿,就凭你们,也想面对他?面对如神如魔一样的他?!”

    谜语人叫喊道:“我们代表了联邦政府的隐秘力量,人屠再强,也仅仅是独立个体,怎么可能跟底蕴深厚、底牌无数的联邦抗争!”

    话音未落,那层防御力堪比600毫米厚度均质延轧钢装甲终于被击穿,瑞克弗莱格、死亡射手、小丑女、贝恩、复仇恶魔、寄生魔、杀手鳄冲进了屋内,各施手段,倾尽所学,朝着康斯坦丁冲去。

    “没有用的,”康斯坦丁从衣兜中抽出一根丝卡香烟,吊在嘴里,惨然说道:“你们,太弱了。”

    一重又一重魔法阵图在他脚下浮现,魁梧健硕堪比钢铁机械的杀手鳄与贝恩,尚未来得及后退,就被阵图传来的震荡魔力击退,连带着在边缘观望的小丑女一起,轰然砸在房间的混凝土墙壁上,被尘埃与碎石掩埋。

    复仇恶魔咆哮一声,他体表的墨色纹身销蚀融尽,幻化为一条峥嵘恶龙,蔓延至手背之上,狰狞龙口遥遥对准了康斯坦丁。

    一条喷涌疾驰的粗长火柱带着煊赫威势直袭而来,而康斯坦丁只是伸出左臂,五指虚张。

    他的手臂早已被李昂仿照斯特拉克男爵的义肢进行替换,虽然出力大增,但一不小心就会将门把、茶杯柄拧成稀碎,连“闲暇时间的自我娱乐”都不能进行虽然他的下半身完全就是从试管中培育出来的人造器官而已,完全可以进行替换。

    这种代价换来的,则是强悍到不可思议的魔法、物理抗性,足以融化钢铁的火柱只能将康斯坦丁的体表皮肤烧焦烧糊,却不能真正伤害到本质。

    复仇恶魔不可置信地加大了喷射火柱的力度,然而康斯坦丁好似不耐烦一般,轻声说道:“战斗模式开启。”

    这具躯体被李昂本着“还原恐怖直立猿”的宗旨,刻意在周身皮肤上设计出数十万个粗大毛孔充当散热器,平时看起来还好,一旦进入战斗状态

    烈烈火柱宣泄嘶吼,想要将阻挡在前方的一切都扯烂撕碎,然而康斯坦丁身上密集的魔术回路已经开始了工作,竭泽而渔一般汲取着以太能素,汹涌澎湃的魔力聚集,充当散热器的毛孔纷纷扩张,让体表皮肤如同四处漏风的破麻袋一般,充满能令密恐患者原地自尽的密集漆黑小孔,极为骇人。

    轰!

    完全由魔力组成的巨大光柱冲垮了火焰,笔直轰在复仇恶魔身上,让这个瘦小男人翻滚着摔出走廊,清晰骨折声不绝于耳。

    一旁的死亡射手与瑞克弗莱格终于找到了机会,改装而来的枪械倾泻弹链,灌在康斯坦丁的头颅、脖颈、心脏、下身这些要害。

    毫无用处。

    康斯坦丁不痛不痒地摊了摊手,指尖微弹,数十道小型光球裹挟千钧之势轰在这两人身上,让他们瞪目呕血,昏死过去。

    还剩一个。

    康斯坦丁默默转过头,将视线集中在那个用有色皮肤的寄生魔上,“听说你能吸取别人的生命和能量?”

    寄生魔轻轻点了点头。

    康斯坦丁垂下眼帘,刹那间身形急转,飘忽闪烁到寄生魔身前,单手掐住了他的脖颈,“那就吸吧,看你能吸多少。”

    浩瀚磅礴的魔力灌注进寄生魔躯体,正当它享用着突如其来的美餐时,一根根肉瘤触须从康斯坦丁胸口蔓延而下,牢牢绞住寄生魔周身。

    那些粉色触须尖端生着口器,口器中长着细密齐布的獠牙,不顾寄生魔的惊恐尖叫,探索着撕咬起寄生魔的皮肉。

    眨眼间,寄生魔就被触须彻底覆盖,包裹成一团,翻滚在地。

    二十秒,仅仅是二十秒,自杀小队恰如其名,完美达成了自杀式任务。

    康斯坦丁收回视线,踩踏着破败茶几溅落的玻璃与木屑,走到倒在地上的谜语人身前,语气轻柔地说道:“现在你懂了么?他的力量。”

    谜语人呆滞着点了点头。

    康斯坦丁展颜一笑,那笑容中蕴含着深邃厚重的绝望。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告诉你们,他的真实身份。”他抽了口烟,在遍地狼藉中吐了个烟圈,让自己的面容隐没在烟雾中,“你知道我为什么没那么做么?”

    谜语人保持沉默。

    “因为”康斯坦丁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我记不起来了。”

    “在我想说出他名字的那一瞬间,我就发现,我开始遗忘。”

    “我突然忘记了他的名字,忘记了他的长相,忘记了他所说过的任何一句话,甚至连我自己的名字都开始忘记,连我是谁这个问题都解答不出来。”

    “你能想象这种感觉么?像坠入暗无天日的冰冷水潭,像跌入永远不会触底的隧道。”

    “这就是他给我设下的机关。”

    终于,康斯坦丁抽完了这根烟,他淡漠地将焦枯手掌按在谜语人的头颅上,“听完了,就去死吧。”

    片刻过后,康斯坦丁托举着一个能量罩走上酒店天台,罩中盛放着昏迷状态中的自杀小队所有成员,以及谜语人的尸体。

    隔壁高楼上,瑞贝卡坐在天台边缘,眉头微蹙,写着实验记录的笔记。

    她看到康斯坦丁,只是稍稍抬头,淡然说道:“抓到负责人了么?”

    “没有,负责人压根没在这座城市。”

    “谜语人死了。”

    “一个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而已,他不会介意的。”康斯坦丁耸了耸肩,“任务完成,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