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九十三章 限界

时间:2018-03-05作者:黑灯夏火

    290m/s初始速度的火箭弹击中目标之前,屠夫动了。

    它一震双臂,蔓延而下的铁链如同长蛇一般疾走飞奔,在两侧树木中层层叠叠交织,如同一张硕大蛛网阻挡住了火箭弹的大部分威势。

    然而共计四发的火箭弹的内部装药还是将爆炸余波渗透了进来。

    尖啸火焰将屠夫吞没,横飞弹片在灭杀周遭所有夜枭刺客之余,还叮叮咚咚地深深凿进屠夫身披的铠甲之中。

    烟雾飘落散尽,通过微光夜视仪,远处的夜枭刺客可以清晰无比地看见屠夫的胸甲已经彻底破裂,甚至能通过肩部那巨大的豁口看见后方的林海雪原。

    但它依旧没有倒下。

    剁骨钢刀插在地上,勉强支撑起屠夫的庞大身躯,它随手捡起一具被爆炸炸成稀巴烂的焦糊死尸,置于嘴中大嚼大咽。

    炽热血水顺着屠夫的嘴角滴落,它松开咀嚼了一半的焦尸,仰天狂啸,恢弘咆哮声响彻原野。

    惊飞鸟、惧走兽,似乎连苍穹之上的积云都要被震落,为之退避三舍。

    夜枭刺客们目瞪口呆,然而还未等他们手忙脚乱地重新装填火箭筒,屠夫已经开始了冲锋。

    它重踏地面,齐腰深的积雪都未能阻碍上一丝速度,就被狂乱犁开,自屠夫庞大身形两侧纷扬飘落。

    眨眼时间,屠夫已冲至夜枭身前。

    它那猩红双眸愈发闪耀,充斥着嗜血与杀戮。

    剁骨钢刀斜斜劈砍,刀尖处的山羊颅骨卷起撕裂般的倏倏风声,眼看就要将这些刺客劈成两截。

    当!

    屠刀被挡住了。

    挡住它的刀是两柄打刀。

    这两柄打刀虽然是现代形制,但外饰却是江户风格的打刀拵,朴木所制的刀鞘内侧安有“栗形”与“返角”,刀柄处的“目贯”、“柄卷”以及充当刀挡的丸形蚀刻“镡”、“切羽”都极尽古风之能事,哪怕在这深沉夜色之中,也透着一股怎么都抹不去的历史感。

    名为丧钟的刀客拦在屠夫身前,屈膝挡下了这雷霆一击。

    为此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尺骨、桡骨几近折断,承重支点的髌骨状况则更糟,”丧钟眼眸如同无波古井般深邃,不悲不喜,似乎能看穿一切,“敌人的力量很大,但是.....”

    速度,太慢了。

    丧钟单膝跪地呈蹲踞之势,稍稍昂首,两柄打刀于瞬息之间抽离。

    一柄袈裟斩,一柄逆袈裟,两刀同时斩下,划过屠夫双臂。

    锋锐武士刀顺着屠夫的臂铠缝隙深深凿入,火光飞溅,金铁交错,喷涌血浆溅污了丧钟的黑黄欢聚。

    再斩。

    丧钟身形前倾,直接钻到屠夫身下,刀刃刺进对方腰腹,自下而上割开阻碍,直直捅进屠夫的下颌。

    还不够!丧钟拔地而起,腾跃之际拔刀斜劈,两柄刀刃贴着屠夫的肩膀,在其脖颈交汇。

    当!

    武士刀卡在屠夫的椎骨处,未得寸进。

    怎么可能?

    丧钟恍然抬头,却见浑浊腥甜的血浆自屠夫的脖颈处汩汩喷涌,瞬息之间已经喷尽了一人的血量。

    这些鲜血洒满了屠夫的铠甲,在丧钟那鹰隼般锐利的视线中,血浆恍若拥有生命一般,在铠甲表面开始蠕动。

    “限界解放,百分之三十出力。”

    屠夫的口音浑浊不清,像是隔了一层帷幕。

    然而这句话在丧钟耳中却响如雷霆,未等大脑下达指令,强于常人十倍的身躯已经先行一步,疾驰后退。

    血浆糊满了屠夫铠甲,蠕动着组成复杂到极致的猩红色纹章。

    咚,咚,咚。

    生铁铠甲之下,传来心脏跳动的声音。

    屠夫那深邃双眸骤然点亮,之前还如莹莹烛火,现在却好比汹汹烈焰,充斥着无穷无尽的杀戮欲望。

    肉钩抛出,贯穿了数具夜枭刺客,像串着炸串的铁签一般。

    哀嚎响起,屠夫不管不顾,又将剁骨钢刀甩出,先是劈碎“肉串”上连在一起的刺客,再似慢实快地砍向了逃跑中的丧钟。

    刀风已至,丧钟急急低头,钢刀贴着头皮擦过。

    空了?

    丧钟下意识地扑倒在地,那柄连着铁链的屠刀又被猛然抽回,向他斩来。

    千钧一发之际,丧钟急急用打刀架在身前,竭尽全力化去了屠刀刀势,差之毫厘避开了被砍成两截的命运。

    虎口崩裂,手臂不受抑制地开始颤抖,丧钟回过头,看向屠夫。

    对方那原本三米的身躯再次暴涨了一大截,胸甲处画满了数不胜数、密密麻麻的猩红纹章,远远看去就令直视者感到晕眩欲吐。

    “新鲜血肉!”

    屠夫将咀嚼殆尽的“肉串”丢到一旁,埋首冲锋。

    妖魔一般的身躯臃肿却不显累赘,于风雪中犁开一条通道。

    丧钟心底深处泛起绝望,他站在雪中,无力地持着两把打刀,扬天咆哮道:“群魔之首,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召唤,得到了响应。

    一道人影从树冠中窜出,他拿着柄西班牙式碗装护手刺剑,长达一米、扁平菱形的左右开锋剑刃直直刺入屠夫的眼窝。

    拉尔斯·艾尔·古尔一直在边缘观望,直到此时才终于找到出手的机会。

    刺客所求,即为一击必杀。

    数百年的磨砺之下,他的技艺已臻化境,就算是同等厚度的钢板,也能一剑捅穿。

    细长刺剑穿透了屠夫头盔,几十厘米的剑刃裸露在空气中,光滑刀面上甚至还缓缓滴着鲜血。

    可是屠夫还伫立着。

    刺客魁首不敢置信地搅动剑柄,隐匿在碗装护手下的手掌竟然有些苍白。

    屠夫抬手,伸向背后,蒲扇大的手掌捏住了牙签般的刺剑剑身。

    特种合金所制的剑刃在它手中和面条别无二致,屠夫毫不费力地折断了刺剑,在拉尔斯·古尔·艾尔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咧嘴一笑。

    “你弄疼我了,小虫子。”

    刺客魁首身形暴退,然而屠夫比他还快上一丝。

    肉钩勾住了他的脚踝,肌腱应声而断。

    拉尔斯·艾尔·古尔毫不犹豫,抽出断剑,将连着肉钩的小腿切断。

    “需要火力支援。”纵使此刻,此刻魁首依旧没有半分慌乱,他拖着残躯飞快后退,按住通讯耳机,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出动所有武装直升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