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61章 拖延

时间:2018-02-12作者:黑灯夏火

    “唉,何必呢?我只是想当一个年轻靓丽、身材曼妙、前途光明的豪门大姐,上一次一不心找来的黑人肥婆身躯真是恶心死我了,你能想象我每天晚上都得用魔法去清除肚子赘肉间的肥油么?”

    瑞贝卡双手叉腰,翻着白眼道:“穿兜帽衫的子,你我毫不相干,各走各的路多好,非要多管闲事把我拆穿?”

    “并不是多管闲事,”李昂无所谓地道:“我对于魔法这种东西非常好奇,如果能找到一个精通术法的法师作为交流对象那就再好不过。”

    瑞贝卡嘴角一抽,感叹道:“你要交流术法那你可以等我干完这票再啊,不就是交流么?犯多大仇非得这么折磨我。”

    “....我指的交流,是把你所有知识信息统统榨干之后,再把灵魂也截留下来当成藏品,如果你能接受这种做法的话,那我们就可以达成一致了。”

    李昂一脸轻松地讲着玩弄他人灵魂的可怕命题,

    他一直认为,和那些动辄屠杀十万百万生灵祭炼魔器的魔道巨擘比起来,自己这种只会在学术问题上较一较真的方外术士简直是朴实纯良到了极点,

    至于他在追求大道的路径上,无意中碾死的那些挡在路前的蚍蜉虫豸.....都了是虫豸,自然不算作有意义的、值得讨论的命题。

    果然在听到李昂的话语之后,瑞贝卡脸上的表情顿时沉了下来,就连康斯坦丁都不露声色地后退了几步,无论在西方抑或东方神秘界,玩弄他人灵魂都是可做不可的禁忌事项。

    “话回来,”

    李昂推了推墨镜,歪着头道:“我本来还犹豫到底是称呼你魔法师先生呢?还是魔法师姐,不过你既然在灵乩仪式上专门针对杰奎琳与艾比盖尔两位女生制造幻象,那你应该是一位女性。”

    “你猜的没错,我确实是一位淑女。”杰奎琳,或者魔法师姐的灵魂驱使着杰奎琳的身躯,颇有黑色幽默转了个圈,以显示自己的婀娜身姿,“不过请你最好注意,永远不要在一个女人面前直言其年龄岁数。”

    “1780年,”

    接过话茬的人名为康斯坦丁,他将指缝中衔着的香烟丢在地上,重重吐出一口烟雾,眯着眼睛道:“瑞贝卡·米勒出生在英国伦敦的一个贵族家庭,从展现出超出常人的学习天赋,长大之后沉迷博物学,

    由于家庭教育自幼被当成男孩子来抚养,便以约翰·米勒的男人身份活动于英国的上流社会与学术圈,被邀请加入蔷薇十字会之后开始研究神秘学,在魔法一途走得太远太深以至于令其他神秘学家恐惧。”

    “准确的不是恐惧,是敬畏。”瑞贝卡用甜美的笑容回应道:“我窥见了永生的奥秘,而其他人则纷纷指责我侵犯了上帝柄权所笼罩的圣域,这些为教廷所憎恶的离经叛道者内心深处是知道我才是正确的,却不得不用追杀我的方式来稍稍削减一些他们内心的惶恐。”

    康斯坦丁拍了拍袖口,头也不抬地道:“所以和你一起同为蔷薇十字会成员的玛丽·雪莱才创作了《弗兰肯斯坦》一文,用隐晦的方式表达对你的愤怒。”

    “不,《弗兰肯斯坦》这本书的全名是《弗兰肯斯坦--现代普罗米修斯的故事》,看不出来么?虽然玛丽她没有神秘学天赋,但她认可我,崇拜我,如果不是她那个该死的丈夫的话,她早就跟我跑了。”

    瑞贝卡不屑地着令人惊愕的历史真相,然而康斯坦丁却没有理会,重重朝地上啐了口唾沫转过头对李昂道:“你以为自己很聪明么?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么?

    她是个强大无比的魔法师,我本来虚与委蛇,星界行走之际想假装不知道她是冒牌货,等到她放松警惕的时候用咒文将她逐出杰奎琳的身躯,可现在全完了。”

    李昂嗤笑一声,回敬道:“用咒文把一个灵魂强制驱赶出身躯,会对这具躯体造成永久性的损伤,哪怕杰奎琳的灵魂再次回归,她也会变成植物人,动也不能动,如同一滩烂肉一般。那样子杰奎琳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这已经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了。”康斯坦丁冷漠地道:“我只是承诺过会尽力把杰奎琳带回来,没有承诺更多。”

    在两人交谈的时候,瑞贝卡则叹了口气,将右手平举,自手心冒出汹汹升腾的青色火焰,“我,能不能尊重一下我?”

    从她手心中烈烈腾起的火焰骤然分裂成无数朵婀娜多姿的、由火光组成的藤蔓花朵,于空气中结成纷繁复杂、坠饰有层层叠叠符文符箓的法阵,

    哪怕是艾比盖尔与哈瑞斯夫妇这些没有超凡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根据自潜意识当中疯狂尖叫的危机意识而意识到当前的危机,

    他们一个个如同僵直在史前巨兽利齿之间的动物一般,停滞在原地,睁开双眼盯着那逐渐扩大的玄奥法阵,周身不断地轻微震颤。

    “呼,这具年轻的身躯就是不一样,比那个黑人老太婆的强太多太多了,”瑞贝卡满意地笑了笑,左手一抬,凭空创造出另一面法阵,“现在勉强达到我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左右,虽然不多,但解决你们戳戳有余”

    等到康斯坦丁与李昂脸上的表情转为凝重,瑞贝卡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着道:“实话,你们两个丑真的有点惹怒我了,甚至于还敢把我的头砸在茶几上,掐着我的脖子问话,要不是为了拖延时间适应这具身躯,我早就把你们统统点成焦炭了。”

    李昂吁了口气,歪了歪头,问道:“.....你什么时候产生了,只有你一个人在拖延时间的错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