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59章 提问

时间:2018-02-10作者:黑灯夏火

    杰奎琳的额头肉眼可见地红肿起来,她痛苦无助地抽泣着,因为李昂还揪着她的头发,所以她不得不弯起膝盖支撑体重,不让自己的头皮扯烂。

    李昂轻笑着掐住了杰奎琳的下巴,拿出手机,把屏幕上的谷歌百科显示结果给她看,“你的名字是杰奎琳·哈瑞斯,对么?”

    少女的声线颤栗着,两行清泪滴答滴答地落下,将地毯浸湿,“对.....”

    “很好。”李昂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父亲的名字是威廉·哈瑞斯,你母亲的名字是格蕾·哈瑞斯对么?”

    杰奎琳低下头去,不敢直视李昂墨镜下没有一丝温度的视线,“对。”

    “按照搜索引擎上的显示,你弟弟的名字是罗伯特·哈瑞斯(robert·harris)对么?”

    “对。”

    李昂笑了一下,复而问道:“那么他的名是什么?准确地,你和你的父母平时会怎么称呼他?”

    在欧美国家,在日常生活中人们有时候不称呼一个人的正式姓名(legal-na),而是使用由正式名变体而来的名(nia),一是因为有些正式名念起来拗口繁琐,二是可以拉进距离,显示关系亲密。

    比如某个男人登记在册的正式名是萨缪尔(samuel),那么在日常生活中,亲朋好友很可能称呼他的名,比如萨姆(sam)或者萨米(sammy),

    又比如伊丽莎白(elizabeth)这个名字用于日常生活中显得有那么一丝冗长,所以包括李昂、克里斯蒂娜在内的熟人都称呼她的名beth。

    此时此刻,杰奎琳还是那副惊恐无措的表情,抽泣着道:“我,我记不清了....”

    “撒谎。”李昂淡定地扇了她一个耳光,揪起她的长发,让杰奎琳与自己对视,“要知道你能为了见到自己那九岁时候就早夭的、死于白血病的幼弟而举行邪恶仪式,为此甚至能用一柄没开封的粗糙刀强制割开活畜的咽喉,

    对弟弟抱有如此深切感情,也就是俗称弟控的你,怎么可能记不起他的名?”

    杰奎琳疯狂的摇着头,无助乞怜地哭喊道:“我不知道,真的,我什么都记不清了....”

    “好吧,”李昂无所谓地稍稍松开对杰奎琳的束缚,道:“那么我给你三个选项,rob、robe、bert。”

    “.....rob。”

    “错。”李昂再次扇了她一个耳光,道:“谷歌百科上没有的东西你就答不上来了么?嗯?侧厅架子上有个相框,装着你和弟弟去阿尔卑斯化学的照片,而照片的角落则有笔迹签名,jacquelyn-a,

    如果现在你是在参加无聊的智力问答电视节目的话,那作为主持人的我就得重重一拍座子上的按钮,在大屏幕上打出一个硕大无比的红色叉号。”

    杰奎琳清泪横流,惹人哀怜地摇头道:“我了我记不清这些事情,我的头好痛.....”

    “那我换个问题,”李昂长叹了一口气,淡定地道:“你的经期还有几天才到?”

    空气,凝固了,一切都归于寂静,只剩下后院的游泳池还在不识氛围地波澜起伏不定。

    这粗鲁无礼的问句显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杰奎琳目瞪口呆地愣在那里,直到李昂轻轻掐住她的脖颈,让她的面孔因为窒息而涨得通红,才惶恐不安地艰涩道:“应该还,还有10天...”

    李昂眉梢一扬,他前世行走江湖的时候,曾经学过悬壶济世、妙手仁心的医者本领,还在战乱年间客串过稳婆(古时帮人接生)一职,

    今世通过实体书籍与网络资料,对于现代医学也有不浅的钻研,什么内、外、妇、儿、眼、口腔、耳鼻喉等等科目无一不通,

    他将灵气缓缓探入杰奎琳的身躯,顺着筋脉查看了一番,才摇头道:“你身体康健,没有妇科病,再加上前两天刚刚过了经期,怎么个还有十天。”

    “....我记不清了。”

    “那你总该记得自己还是不是完璧之身吧?”李昂很是严肃,一本正经地讲着乱七八糟、完全是老流氓的瞎话,“告诉我是,或者不是。”

    “...不是?”

    她的回答已经不那么确定,而阿比盖尔的视线也稍稍畏缩着挪开了几分。

    “又错了,”李昂再摇了摇头,指了指格蕾·哈瑞斯道:“杰奎琳的母亲是个极为虔诚的天主教信徒,在她的耳濡目染下,她的女儿也皈依了天主教,虽然杰奎琳和这位阿比盖尔姐有着友情以上的特殊情愫,但终究没有跨过那条线。”

    终于,杰奎琳彻底沉默了,她将求救的眼光投向了父母双亲,而威廉与格蕾也有那么一丝犹豫与不肯确信,

    “爸爸妈妈,我真是你们的女儿啊...”杰奎琳带着哭腔喊道:“我的脑袋彻底糊涂了,记不清这些事情。”

    “告诉我,为什么你非要坚持谎呢?”李昂无奈地掐住了她的咽喉,将她的脑袋狠狠按在沙发的枕头上,令其手脚扑腾挣扎不已。

    “放开她!”

    威廉·哈瑞斯咆哮一声从沙发上跳起来扑向李昂,然而对方只是挥了挥手,就轻而易举地扼住了他的脖颈,单手把他举在空中。

    “在我干活的时候,最好保持安静,哈瑞斯先生。”

    李昂将威廉丢了出去,重重撞上墙角,让后者闷哼着蜷缩住了身躯。

    “最后一个问题了,姐。”李昂将视线收回,把少女从枕头上抬了起来,和善地着恐怖的内容:“这问题,答不上来,你就准备去死,好么?”

    康斯坦丁终于看不下去了,他急迫地道:“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专业出身的驱魔学者,

    不过在举行灵乩仪式之后,杰奎琳姐的神志肯定受到了损伤,有些记忆会出现紊乱,记得不是那么清晰,你这么问,是问不出结果的。”

    “相信我,康斯坦丁先生,最后这个问题,她一定会谨慎回答。”李昂笑着转回头,对恐惧到了极点的少女问道,

    “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