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39章 凉夜

时间:2018-01-29作者:黑灯夏火

    咔嚓,

    强化塑料材质的对讲机外壳被肉掌捏碎,理查德·萨帕怔怔地看着被碎片戳破而涌出鲜血的的手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是一间书房,微型的乳白色爱奥尼克式石柱拱卫着红砖砌成的壁炉,垒成塔状的红松柴木噼啪作响,火星四溅落在尘埃之中,终归难逃熄灭的陌路。

    壁炉上方是一些栩栩如生的动物标本,从阿拉斯加捕猎来的科迪亚克棕熊、从明尼苏达州猎来的北美驼鹿、乃至亚马逊盆地的美洲豹,这些野兽都是他年轻时候周游世界各地的猎物,如果不是书桌上一大堆用相框裱起来的老旧照片,实在很难令人相信臃肿肥胖油腻中年的理查德·萨帕也有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高光时刻。

    他躬下身去让庞大体重压在膝盖上,没有用铁钳,随意捡起一块木柴丢进壁炉,瞳孔中映着那妖艳妩媚、舔舐烟囱的火焰。

    一道扭曲揉折的蛇形雷霆划过夜幕,将阴惨惨的光芒映在半掩窗口,狂风钻了进来,斜打的雨珠湿润了木质地板上的手织波斯毛毯——直到这时,他才想起自己没有关窗。

    从卧室走出来的情妇只穿了件轻柔的紫色丝质睡袍,她把手搭在理查德的肩膀,柔声问道:“亲爱的,发生了什么?”

    这个女人只是自己在妻子病逝之后的替代品,年轻金发,知性少语,充当寂寞时的排遣以及带孩子的保姆。

    理查德的背影微微颤抖了一下,他没有转过身,依旧盯着兀自燃烧的炉火,只是撬动已经麻木的舌头,沙哑地道:“你去把孩子们叫醒,把他们都带到密室。”

    他没有解释为什么这么做,好在对方也没有追问,只是温顺的点了点头,只剩下暴雨敲打玻璃窗的鼓声。

    “.....我知道了。”

    情妇抽了抽鼻子,走之前在理查德脸颊上重重吻了一记。

    这座庄园是第一代萨帕先生建设起来的,传承至今已经有七十多年的光景,理查德熟悉每一块砖石每一颗树木,就像他熟悉自己的肌肤一样。

    他走到窗前,将半掩的玻璃窗彻底打开,狂风呼啸将衣袍吹起,水汽打湿了额前发丝,任由彻骨寒意浸没全身。

    霹雳雷霆响彻不绝,将庄园四周照的亮如白昼,似幻非幻间,一个身披雨衣的瘦削身影漫步在暴雨之间,一步一步逐渐走近。

    李昂来了,带着刀斧与血腥气息。

    “就这样吧。”

    理查德不冷不淡地合上了窗户,下到客厅,庄园的安保顾问,同时也是自己的胞弟安东尼奥早已在大厅中等待,周边站着仅剩的二十多个持枪的家族成年男子。

    安东尼奥是个冷静寡淡的瘦削男人,他将嘴里叼着的香烟丢到地上,吞云吐雾间吐声道:“我已经打了电话,哥谭城内的几个据点还能再凑出七十多个伙计,因为暴雨他们还得有一会儿才能到。”

    想都不用想在这种残酷天灾里面出行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然而在家族倾覆的可能性面前,没有什么是更优先事项。

    “没有必要,我们阻止不了他。”理查德摇了摇头,“你们都撤吧,去密室,或者去仓库,躲起来。”

    他懈怠地搬来张椅子,大马金刀地坐在客厅正中央,将手指上的祖母绿指环摘下,递给胞弟:“我死之后,就由你来担任家主。”

    “把戒指丢地上吧,我不会要的。”安东尼奥冷漠地抬起眼皮扫了一眼,动都没有动一下,还是斜倚在楼梯的木质围栏旁自顾自地抽烟:“我们的子侄同胞都在这个雨夜死去,不可能就这么离开。”

    理查德扫过其他人的脸庞,看着这些年轻人坚毅而沉稳的神情,张了张嘴,苦涩道:“没有用的,只是徒劳挣扎罢了。”

    安东尼奥直起身,把冲锋枪抗在肩上,“那个人,他想要什么。”

    “不知道。”

    “我们可以收买他,一百万,一千万,甚至一个亿,他总会被喂饱的。”

    理查德沉默了,他的眼神深邃长远,似乎跨越了这座庄园。

    “安东尼奥,你还记得d.b.库珀么?”

    “那个1971年的通缉犯?”

    “是的。”理查德点了点头,“11月24日,星期三,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一个穿着风衣拿着皮箱的男人登上了西北航空的nw305飞机,下午三点在叫了波旁酒之后,他拿出手提包里的炸弹,劫持了整架飞机,并要求20万美金的现钞,以及用以在飞机上降落的伞包。”

    理查德声音没有一丝波澜地讲述着这个在美国家喻户晓的故事,“警方调用大量人力物力拿来库珀要求的一万张不连号的20元美钞,并且在短时间给这些钞票都拍上照片,记下号码,在下午五点半的时候,飞机降落在了西雅图西塔克机场。”

    尽管安东尼奥不知道理查德为什么万分详细地讲述这个故事,但他还是本着对兄长的尊敬,耐心倾听。

    “那是一个和今晚一样的暴雨天气,库珀让36名乘客与一位空姐下了飞机,但仍然劫持着4个机组成员,短暂的15分钟加油时间过后,飞机重新起飞。”

    大厅的窗户依旧被风雨吹打,雷芒闪过,为理查德的叙述充当惨淡的背景音。

    “在波特兰以西40公里的路易斯河流域,d.b.库珀跳伞了,f和当地警察进行拉网式搜索,一无所得,他们甚至公布了20万美钞的部分号码,希望民众能提供信息。”

    安东尼奥接上了兄长的故事:“九年之后,也就是1980年,有个孩子在哥伦比亚河流域挖到了将近三百张被烧过的20元美钞,核对信息之后是库珀的钱——他用美钞来生起篝火,时至今日依旧没有人发现库珀本人和那剩下的美钞。看在上帝的份上,你讲这个故事有什么意义?!”

    理查德抬起头,直视着客厅的圆形穹顶,“1971年11月24日,星期三,那时候你还不会走路,我和父亲在波特兰市看望完一位病重的姑妈后,正准备乘飞机赶往西雅图去处理当地的生意。”

    安东尼奥猛地瞪大了眼珠,意识到了什么。

    “d.b.库珀当时就坐在我旁边,我和美国乃至世界历史上最著名的传奇劫匪只有半米之隔,”理查德长长吁了口气,“我见过他的眼神,在和善的外表下埋藏着对一切事物的冷漠与轻蔑,有些人你注定无法收买,他们眼里的世界与我们认为的不同。”

    砰!

    大门被蛮力踹开,李昂踏着雨靴走了进来,背景板是乱舞激怒的咆哮雷霆,与肆虐凌厉的呼啸暴雨。

    “先生们,请让我,来送你们温和地走进这个凉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