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38章 坠机

时间:2018-01-28作者:黑灯夏火

    加特林机枪,根据其设计者理查德·乔登·加特林命名,从1860年设计之初至今已有150余年时光,这种根据左轮枪式转膛发射原理收割性命的武器到底有多著名想必不用在此赘述——颇为讽刺的一点,理查德·j·加特林先生原本是个医生,他之所以设计这种机枪是为了减少战场上士兵的伤亡。

    而米24武装直升机搭载着guv-8700机枪莱舱,该型号的吊舱配备有一挺yak-b型12.7毫米4管加特林机枪,以及2挺7.62毫米的 gshg型加特林机枪。

    雌鹿直升飞机的两侧机翼各装载着一座吊舱,且每座吊舱里有放着三挺加特林,再加上机鼻下方的gsh-23l机关炮.,只要驾驶员按下按钮,攒射出的钢铁罗网完全可以清理出一片散布死亡的扇形区域。

    四管加特林开始徐徐转动,火光蓄势待发,而墨黑傩面之下李昂还在闭目凝思,似乎没有被直升飞机烈烈舞动的螺旋桨所打扰。

    “gshg-7.62与yak-b的机枪种类都是气动式,枪口初速在-850米\/秒之间,发射速率在5000发\/分左右,如果按照标准制式来计算,每挺机枪最多配备750发子弹。”

    电光火石之间,他躬身屈膝,在林间径上开始了冲刺。

    “这架雌鹿此刻的盘旋高度为200米,子弹的速度超过两倍音速,机枪手的角度微调速度远远高于我的奔跑速度,也就是直线跑根本不可能躲得开,接下来的十几秒时间,我随时会死。”

    哪怕机身下方搭载的600w短弧氙灯色温为6000k左右,机枪喷出的火蛇弹链在探照灯光束中依旧如此明亮。

    长河般扫过的绵长弹链已经快摸到李昂的脚踝,他在密林间按照z字型的跑道兔起鹘落,辗转腾挪,每次都在毫厘之间躲开弹道。

    子弹愤懑地打在沙土之中,扬起及腰高的尘埃,李昂心如止水,默默等待着反击的时刻到来。

    亲眼目睹同胞兄弟被李昂虐杀的直升机驾驶员已经将近疯魔,他瞳孔中满是罗网血丝,脸上青筋暴起地朝身后机械师吼道:“他在树林里,我要降低高度才能看见他!”

    一道水桶粗的雷蟒电蛇划破天际,豆大雨珠嘶吼着穿越上千米距离落在地上,如同重重敲下的鼓点一般,风暴以残忍暴君的形象降临。

    这场飓风来得如此之急促,来自北非撒哈拉沙漠的高温干燥空气自东向西与几内亚湾的潮湿空气对冲,最终形成了伴随巨大规模雷电运动的热带气旋。

    然而直升机驾驶员此刻无暇去顾及这场风暴的来源与去向,在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杀!

    雌鹿直升机不顾一切的降低了高度,攒射的火蛇锐不可当地劈碎了阻挡在前面的松柏纲树木枝干,木屑似雪花般四散。

    驾驶员一把摘下了头上戴着的墨绿色罩形耳机,朝着前置的防弹玻璃疯狂咆哮道:“他在哪?那个该死的怪物在哪里?!”

    他盲目地按下了s-5火箭发射器的按钮,遥遥轰在数百米外的空地上,然而除了掀起一大块地皮尘埃之外毫无所得。

    一息之间,滂沱大雨已如银河倒泻般肆虐,横刮的狂风呼啸席卷,将千枝万叶震得倏倏摇晃,草木偃仆,道路瞑晦,天地间只剩下阴惨惨的雷芒与短弧氙灯的光束。

    李昂出现了,他雨衣上的血污已经被暴雨洗刷干净,肉色的乳胶手套攀着数人合抱粗细的铁杉树干一路向上,扎眼功夫登上了30米高的树冠。

    周身的气海窍穴磅礴鼓动,雨靴狠狠蹬在乔木树干,鸿雁般跃上高空。

    沐浴在探照灯光束中的李昂屏息凝神,手臂紧绷悬于背后,如同压缩至极点的弹簧一般,将破甲刀猛然掷出。

    手指已经按下扳机的驾驶员呆滞地看着刀刃跨越十数米高度距离,精准劈在了机身下方的探照灯。

    火光四溅,短弧氙灯的零部件冒出一股青烟,苟延残喘地扑闪了几下,最终归于寂静。

    光灭了。

    风暴怒号意欲将一切刮平,而在夜幕中无从把握方向的雌鹿直升机只能摇摇晃晃左右摆动,艰难维系着平衡,根本不可能瞄准射击。

    李昂在空中翻转,扭动腰身轻巧躲在另一颗铁杉的枝头,再次如猿猴般矫捷登上树冠,这一次,旋转的利斧劈在了驾驶舱的正面玻璃上。

    驾驶舱前部为平直防弹风挡玻璃,手斧劈在上面只造成了细微的刮擦与磨痕,发出一阵沉闷响声之后遵循引力法则朝地上坠去。

    无功而返?并不是。

    心底陡然一惊的直升机驾驶员做了一个极为错误的决断,他倾斜了机翼。

    尖啸狂风吹刮着五片naca230型号等弦长翼弦桨叶,如果这架米-24是最新型号的改进机,那么它的尾桨会改装在尾斜梁的左侧,可惜这架飞机是很多年前的老款,尾桨在尾斜梁右侧,陡造风卷之下竟然和旋翼一起打颤震摆,整架飞机再也保持不了平衡,只能以倾斜的角度朝地上坠去。

    纵使驾驶员将牙关紧紧咬住,试图拉升飞机高度也是徒劳,机舱内警笛尖鸣、红灯闪烁,李昂站在铁杉树冠上,手倚着粗糙树干,面无表情地看着它轰然坠毁。

    裹挟千万均重势,钢筋铁骨与泥土砂石碰撞破裂,急速搅动的机翼桨叶割出长长沟壑,从破裂油箱中溢出的燃油酝酿着无边威势。

    剧烈的爆炸几乎引起了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纹,暴雨浇打着燃起的汹汹烈焰,高窜火苗灼烧草地,将一切映得火红。

    李昂跃下了树冠,他闲庭漫步地欣赏着雨景,呼吸着风中递来的焦灼燃烧气息。

    他懒散地从地上拾起破甲刀与手斧插回腰间,拍了拍满是木屑的手掌,朝直升机残骸走去。

    驾驶员早已和观察员与机械师一起化为焦炭灰烬,破碎的熟透血肉与燃油混在一起,令李昂不禁想起米其林星级餐厅里的皇帝鱼刺身。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在直升机驾驶舱破裂断折的钢铁骨架间,还挂着一台便携式的对讲机,里面正响着含糊不清的、理查德的声音,

    “马尔克,发生了什么?能听到我话么?马尔克?”

    李昂随意扒拉开驾驶员的尸体,惬意地坐在斜斜放置的驾驶座上,拿起了对讲机,柔声道: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