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37章 追杀

时间:2018-01-27作者:黑灯夏火

    李昂一路开车尾随着帕特里克来到黑手党家族的庄园,在径入口前把车泊下,一个人跃上树梢,隐匿在阴影之中等待着帕特里克下车的一瞬间。

    瞄准,开枪,命中,整个过程行云流水,齿轮般嵌合精准,不存在任何偏差或者失误。

    如同冰冷刺骨的河水淹没头顶,帕特里克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不受控制地踉跄着向前走了

    两步,最终无力地倒了下去,褐色瞳孔像街头失意画家的五美元素描画般失去了神采。

    惊恐的情绪逐渐蔓延,半空中盘旋着的直升飞机副驾驶座上,带着透明防风护目镜的观察员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操控着探照灯扫过下方浓郁苍翠的密林。

    这辆直升飞机是苏联米里设计局研制的第一代专用武装直升机,名称m-24,而它的北约代号可能更为人所熟知:雌鹿(hind)。

    雌鹿武装直升机于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研制,至70年代装备部队,是当时理念最先进的武装直升机,曾出口到阿富汗、越南、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古巴、印度等30余个国家,参加过阿富汗战争、两伊战争,哪怕时至今日依然有国家装列,是饱受战火考验的可靠利器。

    这辆雌鹿是理查德·萨帕在几年前的外国航展上以“收藏”为由买回来的无武器阉割版本,然而理查德动用广大的人脉关系,从其他国家分批次把诸如guv-8700机枪、s-5火箭发射器之类的违禁武器偷渡走私运回了哥谭,并在自家庄园进行组装,平时停在谷仓伪装的机库里,一旦有什么突发情况,立马可以起飞。

    雌鹿直升机投射出的苍白光束将景色照亮,李昂将手枪插回腰间,戴着乳胶手套的手掌按住粗糙树皮慢慢下降,几个兔起鹘落躲开探照灯的扫视,重归阴暗角落。

    那些黑帮打手先是怔怔地看着同胞死于枪口,旋即且急且快地拿起枪支朝黑暗扫去,火光闪耀,一连串子弹徒劳地打在碎石嶙峋的径上。

    “那是什么东西?!”

    枪手们面面相觑,在他们的视线里只看到一道似人非人的黑影自远处闪进密林隐匿不见,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升腾上来,刺痛理智。

    李昂吸了一口长气,身形鬼魅,悄无声息地在树林穿行,飞速接近枪手阵列。

    “热成像仪!”

    直升飞机观察员一拍脑袋,从脚边拿出一个塑料箱,打开箱子将里面的热成像望远镜取出。

    红外探测器与光学成像物镜通力合作,将下方密林的红外辐射能量分布图形反映至光敏元件,最终由电信号转变成可见光图像。

    狭窄的显示屏中,密林的热成像一览无余,观察员的瞳孔骤然收缩,拿起腰间的对讲机吼道:“心,他朝你们来了!”

    这句提醒来的还是太晚了。

    李昂自憧憧树影间电射窜出,拔出两柄格洛克19朝人群倾泻子弹,霎时间枪鸣串成一串,绽放无数朵猩红血花。

    在米国,帕拉贝鲁姆9mm手枪弹就好像洗发水、香皂之类的日常用品一样可以摆在大商场的货架上出售,价格也颇为亲民,十几美元就能买到一盒五十发,如果是杂牌价格还能更低一些,如果是在跳蚤集市,甚至还有可能以3.99美元的白菜价买到整整一百发,当然那是十几二十年前生产的旧子弹。

    起来极为讽刺,铜壳子弹能无情残忍剐开皮肉,其高效率远胜于几千年来人们一直使用的刀枪剑戟,价格却如此之低廉。

    一息过后,两柄格洛克19的十五发弹夹已经统统打空,李昂将手枪掷向天空,自腰间拔出锋锐刀斧砍向敌人。

    在他的视线里,这些黑帮就跟无头苍蝇一样,毫无组织性,纪律性,遭遇攻击不知道立刻编织火力轴线、火力涵盖扇面与责任区,没有预备计划与紧急应变计划,没有撤离路线与备用攻击位置,甚至连依序回报敌人火力轴线与射界给行动队长、再由队长依照人员回报情势分析、决定压制火力都不能做到,只知道中枪倒地,无助哀嚎。

    酝酿着惨叫声的喉咙被凌厉切开,扣下扳机的手指被斧柄击碎,到底,这些人只不过是欺软怕硬的黑帮分子罢了,整天对付的是那些没有反抗能力的城市平民,像蛆虫一样吮吸着现代社会的血肉,这种败类渣滓,又怎么可能奢望他们具有极高的战斗素养呢?

    哥谭这些所谓的意大利黑手党,俄罗斯黑帮,看起来穷凶极恶、磨牙吮血,实质上都是一群废物,真要打起来,别是酷烈战场上下来的精英特战队,就是哥谭警局的s.w.a.t特警,在放开束缚之后也能轻而易举虐杀他们。

    甚至于,李昂觉得100个黑手党打手在同等条件下,都不一定能干的过50个德克萨斯州的乡下红脖子,其战斗力可能与黑非洲那些把步枪当成“加持着白人致命诅咒的巫毒法器”的黑蜀黍持平——这是真事儿,很多黑非洲中低级军阀至今为止都认为步枪是白人萨满的巫器......

    李昂身上披着的雨衣本来都凝了一层血污,此时又重新被猩红覆盖,他脸上盖着的漆黑傩面诡魅无声,空洞的眼窝深邃无垠,彷如直通幽冥的隧道。

    黑手党枪手的孱弱反击根被没被李昂放在眼里,他在敌人手指扣下扳机的一瞬间,就能大致估算出对方的射击角度,稍稍辗转腾挪移形换位,就能躲开敌人的乱枪扫射——这些打手只知道大致瞄准之后一口气把子弹打空,完全不在乎能不能打得到人,

    这种靠人多的粗糙战术在平时寻常的街头火并中可能会起到效果,然而在动态视力、身体协调掌控均领先出他们一个身位的李昂面前,一点都没有用。

    当那两柄格洛克19手枪从半空中落下、精准无误重新掉回李昂手里的时候,所有枪手都倒在了地上。

    李昂面无表情地把手枪弹夹卸掉,重新装弹,又躬下身去用某个还没死透可怜虫的衣领把破甲刀与手斧上的血污擦干。

    天上盘旋着的直升飞机驾驶员已经彻底看呆,直到李昂抬起头,用诡谲傩面直视着探照灯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朝后方厉声咆哮道:“机枪准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