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25章 仁慈

时间:2018-01-21作者:黑灯夏火

    漆黑的马桶通道映入眼帘,冰冷的水流灌进鼻腔,咕噜噜地涌入咽喉,气泡喧嚣升腾,强烈的窒息感如锥尖般刺痛大脑。

    哗啦,理查德的脑袋被李昂拎出水面,这位黑手党领袖大口喘息着,任由凌乱发丝黏在额前。

    他直接略过了无谓的求饶环节,狼狈不堪地低声道:“我能给你钱,很多钱....”

    “啊.....对于‘中流砥柱’、‘架海金粱’的您来,一千万米元以下都是数字吧?”

    李昂掐着理查德肥肉横生的脖颈,随意道:“但是呢,如你所见,我现在身上一没有带银行卡,二没有带刷卡器,所以....”

    “支票!”理查德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用力地咳嗽了一声,呕出一口污水,“我的兜里有支票簿。”

    “哦哦,那倒是个好建议。”李昂揉了揉眉心,温和地道:“不过我很难相信您不会一转头就会给银行打电话,让他们封掉账户。”

    理查德镇静地道:“这家银行是我们黑帮专门用来洗钱的,就是两条街外的那家库风银行,只要你出示支票,工作人员什么都不过问,会直接给你装满现金的皮箱。你可以在把我打晕关在隔间里,等到别人发现我的时候,你已经带上钞票远走高飞了。”

    罢,他慢悠悠地从衣兜中拿出支票,贴着隔间门板,以极慢的速度一笔一划签下自己姓名,让李昂知道自己没有做任何记号。

    “银行柜员在三分钟内就从金库能给你拿来两个皮箱,一个皮箱可以装一百五十万,总共三百万,而且里面都是不连号的老旧美钞,不可能追踪。”

    理查德以极快地速度道:“我们家族在遭遇绑架这件事上有极为丰富的经验,相信我,我不会冒着现在就被杀死的风险去做手脚的。”

    李昂接过了支票,略一翻看,便满意地将其收入囊中。

    “感谢您的合作,理查德先生。我一向讨厌那些欺压民众的泼皮无赖,不过既然你都拿出了买命钱,那我再把你杀死就有失道义。”

    李昂无情地扼住了黑手党头目的脖颈,在对方绝望的眼神中把他再次摁进了马桶中。

    “吉尼斯世界纪录当中,有关水下憋气的最高记录大概是20分钟左右,不过那是在吸饱了纯氧以及保持身体静止的情况下。因为你没有接受过任何的专业训练,所以我给你一点优惠,4分钟,好么?”

    李昂将理查德在半空中胡乱挥舞的手臂束缚住,平静地道:“加油啊萨帕先生,挺过这4分钟你就能重新呼吸到甘美的、香甜的空气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理查德的瞳孔已经布满血丝,脸庞因为缺氧而憋成青紫色,除了腹胀以及窒息之外,他再也生不出其他任何知觉。

    痛苦从脑壳开始,顺着脊椎慢慢涌向脚底,理查德·萨帕眼前不断闪过一幕幕凌乱破碎的画面。

    他想起了幼时那条和自己在洒满阳光的草坪相互追逐的金毛大狗,清脆铃声依稀可闻。

    他想起了青年时和在阁楼幽会的那个纤细少女,那个姑娘后来嫁给了自己的表兄——理查德在夺取家族权力之后很快干掉了那只可怜虫。

    甚至于,理查德还想起了前几天裹在羊毛毯里被送上自己床榻的那个无名女孩——听是从东欧空运过来的?谁知道呢,反正很快也会被玩坏....

    理查德翻起了白眼,任由黑暗将自己吞没。

    洗手间的门开了,一位拿着手机、脸颊酡红的男士走了进来,嘴角还叼着根香烟。

    “嘿南瓜,想我了么?爸爸现在正在参加布鲁斯·韦恩先生举办的晚宴,没错就是那位布鲁斯....”

    他嘀咕着走向隔间,理查德疯狂地挣扎起来,倾尽全力拍击着隔间门板。

    男人惊疑不定地后退了几步,高声喊道:“呃,有人么?”

    咔嚓,李昂打开了隔间的门,轻柔地扶着理查德从马桶上站起来,同时用手指在暗处猛击他的腰腹,使其不由自主地疯狂呕吐,一句话都不出来。

    “这位先生喝酒喝太多了,而且我还联系不上他的妻子。”李昂朝男子苦笑着道:“估计等会只好让这位先生去某间客房稍事休息一下。”

    “好吧。”男人看了看地上一片狼藉的褐黄色呕吐物,厌恶地往后退了两步,“你们等会回来收拾这滩东西的对吧,我是这味道实在让人....”

    “是的是的,等这位先生吐完了我就叫人过来。”李昂温顺地道.

    手机又传来叽里呱啦的稚嫩童声,男人忙不迭地稍微用水龙头接了点水擦擦手,走出了洗手间,“不好意思啊公主,爸爸刚才没听见你什么。对了,今天在幼儿园亲你的那个该死的,咳,那个男孩是叫亚当斯对么.....”

    脚步声渐行渐远,理查德绝望地喘息着。

    “唉,萨帕先生,你你怎么不遵循游戏规则呢?”李昂摇头叹息,拖着理查德的衣领走到了另一个隔间,第三次把他的脑袋按进水里,“既然这样,那我只好加长时间,现在你需要憋气5分钟了哦。”

    不!

    窒息感如此熟悉,理查德死命捶打着陶瓷马桶的边沿,手掌彻底被血肉模糊。

    蓦然,洗手间内穹顶上的消防喷淋头发出一阵阵尖锐蜂鸣,倾盆大雨溅落下来。

    “嗯?”李昂眉头微皱,喷淋头开开合合的水流在脑海中汇成了摩斯电码,“不,要,杀,人。”

    “熟悉的行为模式,蝙蝠侠么?真是哪儿都有你....”他喃喃自语着,松开了理查德的衣领,让他倚着马桶昏厥。

    “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杀人者,人恒杀之。”李昂将理查德的衣服裤子统统扒掉,只留下一只臃肿丑陋的白皮猪躺在地上。

    “巴金曾言,流血,仇杀,相恨,相害!为什么永远是那样?”他将理查德的宽松衣裤绑在腰间,低语着打开了洗手间的狭窄通风窗,从窗口攀爬到了酒店之外。

    “因为我们天性如此啊.....”

    李昂在两栋高楼的墙壁间来回跳跃,降落于巷之中,复而抬头看向那灯火通明的酒店顶层,叹息着道:“无度的仁慈,必然结出苦涩的果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