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9章 山寨

时间:2018-01-08作者:黑灯夏火

    枪声,喝骂声,尖叫声,还有银行警报催命般的铃声。

    带着丑面具、穿着黑色兜帽衫的匪徒仰起头颅,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要将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儿刻印进肺里。

    他像最拙劣的芭蕾舞演员那样踮起脚尖转了个圆,随着黑色兜帽衫衣角漂浮,身形随之轻盈跃起,一屁股坐在大厅中央的木质柜台上。

    “历史!”

    丑粗暴地拍着哥谭国家银行传承了百十年木质柜台,喊话声压过了一切喧闹:“历史是个好东西,女士们先生们,你们一定要牢记历史。”

    其他总共四名持枪蒙面匪徒从橘黄校车车后门内跳了下来,他们脸上也带着款式不一的丑面具,手里的半自动步枪漫无目的地扫射着天空,大厅里总算没有任何人敢于站立着了。

    作为首领的那个丑坐在柜台上晃荡着双腿,歪了歪头,道:“根据历史的教导,作为羔羊的你们应该统统趴在地上,像教堂里的老鼠那样一声不吭,否则我就用你们的血液去装点墙壁,明白了么?”

    卑微如同蛆虫般趴在地上的众人没有应声,偌大的厅中只剩下急促响起的警报。

    躲在墙角的李昂轻轻地叹了口气,他不想引起麻烦,一点都不想,如果有人要抢劫银行的话那就随他抢好了,反正金库里面的财富跟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某具保安的尸体正好斜倒在他的身前,被子弹轰开的中空眼眶淅淅沥沥地往下滴着不可名状的组织液,尚且温热的血泊缓缓漫了过来。

    被李昂搂在怀里的双胞胎瑟瑟发抖,如同两只受惊的兽。把头深深埋进他的胸膛声抽泣着,泪水湿哒哒地浸润了李昂新买的衬衫。

    毕竟是和平年代的孩子啊,又不是黑非洲那些七八岁就嘬粉扛枪当街杀人的童子军....

    李昂摸了摸双胞胎的头发,用手机屏幕反光继续窥探着外面的情况。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有谁能打开金库.....”

    丑跳下柜台,从地上一把拎起噤若寒蝉的银行副经理——往昔西装革履、自信惬意的商界精英此刻却满头大汗,结结巴巴地不出话来。

    “你不是丑,他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

    这句话仿佛有种特殊的魔力一般,让那个匪徒头领猛然停滞下手头的动作,就像是视频播放器里按下空格键后卡顿的画面。

    哥谭市是一座罪恶之都,没有人怀疑这一点,太多的恶棍匪类混杂其中,像滋生在淤泥中的水蛭那样吮吸着踏入这座城市的无辜者的鲜血。

    科波特黑帮家族的继承者企鹅人、拿着冻气喷射枪的极冻人,乃至依靠恐惧毒气制造恐慌的稻草人,穿问号西服的谜语人、依靠硬币决断一切的双面人.....

    这些恶徒盘踞在哥谭上空,如同守候在腐肉旁的秃鹫,无时无刻不在垂涎着下方的饕餮盛宴。

    如果他们尚且还能代表哥谭城市中“有序的混乱”,那么位居于恶人顶端的丑则象征着单纯的无序。

    疯狂,狡诈,阴险,邪恶,目空一切,鄙夷凡俗,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敢于牺牲一切,喜欢看着这个世界燃烧....

    太多的冠名词可以点缀在那个穿紫色西服的疯子头上,如果蝙蝠侠是这座城市黑夜下的君王,那么丑永远都是站在他对立面的宫廷弄臣。

    没有任何超凡能力或者庞大的势力支持,仅仅依靠着对于阴谋诡计的精通以及对人性阴暗面的玩弄,丑制造了一桩桩骇人听闻的恐怖事件。

    直到一年前,他割下自己的脸皮之后销声匿迹,不知所踪,有人他疾病缠身死在某条阴暗的下水道里,有人仇家遍地的他终于被抓住了马脚,死于某种可怕的私刑。

    整整一年,这座城市里再也没有任何丑的消息,为此哥谭警局里的干员们不止一次私下买醉庆贺——至少他们不用担心那个穿紫色西服的变态会用肥皂加工出来的炸药把整座警局炸上天。

    “丑?”匪帮首领吁出一口气,将颤栗着的银行经理提了起来,“看在上帝的份上,谁告诉你我是他来着?”

    似乎被刺痛了某个阴私角落,匪帮首领极为激动地扯下了面具,露出里面一张涂着苍白粉末的脸孔,还有鼻尖上鲜红滑稽的泡沫球。

    他的嘴角并不上咧,五官的排列也更加温和,看上去只是儿童生日聚会上出现的、给朋友们表演魔术节目的胖胖丑。

    “难道在你们哥谭人眼里,世界上只能由他-娘-的一个丑么?”匪帮首领崩溃似地摇晃着银行经理的衣领,愤怒咆哮道:“每个丑,每一个!都会在全球丑协会上登记自己独一无二的丑脸部涂装,你给老子看清楚了,我是不是那个没经过登记、甚至连鼻球都没有的该死的哥谭市丑?!”

    银行经理颤抖着嘴唇讷讷无言,匪帮首领猛地松开了他的衣领,任由经理摔在地上。

    在李昂的视线里,银行经理在倒地的一瞬间,颇为隐秘地把手揣进衣兜,看上去是按动了什么按钮。

    报警了么?那样就好。

    李昂轻声安稳着双胞胎让她俩不要害怕,脚尖探出外面猛地一勾,把那具死去保安尸体旁掉落的手枪勾了过来。

    “诸位哥谭市民们,大家下午好。请容许我占用各位几分钟的时间来明一下我们的身份。”

    匪帮头目指了指自己的鼻尖,道:“在下名为丑巴基。”

    他又指了指其他几人,:“那两位正在用钻机钻开金库大门的是丑西索与丑潘尼怀士,正在持枪巡逻的则是丑萨科,我们五个人都是在丑协会上登记过的在籍丑,与那种野路子不能混为一谈。那个可怜的山寨货最好是死了,否则我对天发誓,一定要把他抽筋扒皮,做成人棍.....”

    砰的一声,金库大门被钻开一个孔洞,那两个匪徒压抑着尖笑冲进金库,用帆布大袋扫荡者货架上的崭新美钞与厚重金锭。

    “啊哈,财富,耀眼夺目,璀璨无双。”巴基搓了搓手,指挥着其他人把袋子装上校车。

    急促的刹车声骤然在银行外响起,七八辆警车密不透风地堵在了门外,姗姗来迟的哥谭警察将打开的车门当作岩体,手中的枪口对准了那辆橘黄色的校车。

    丑们面面相觑,巴基跳脚道:“该死!我们不是截断了打通哥谭警局的电话路线了么?这是怎么回事?”

    嘟零零,急促的短信铃在寂静无声的大厅中突兀响起,手机屏幕上显示有一封来自克里斯蒂娜的简讯。

    “你接到她们了么?”后面还带着几个可爱的问号颜文字。

    丑巴基的靴子已经出现在李昂的眼帘中,冰冷枪口压在了他的额头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