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5章 汽车旅馆

时间:2018-01-05作者:黑灯夏火

    啪嗒,啪嗒,

    桥洞下浅浅浑浊的水洼被脚步踏碎,李昂扶着长满青苔的石壁,一瘸一拐脚步蹒跚地向前走着。

    他走到街灯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靠着墙边缓缓坐下,咬着牙脱下了上衣。

    只见他周身的皮肤通红一片,毛细血管渗透出的细密血珠沁了薄薄一层血痂,伸手一抹就能听到噼啪作响的剥落声音。

    李昂叹息着道:“还是先隐匿下来养伤吧....”

    李昂眯起眼睛回忆着刚才的一幕,那个披着蝙蝠披风的怪客在他的灵识之中简直就像一团炽热燃烧的火炬,充斥着蓄势待发的狂烈能量,如果正面对敌,只怕自己还没等结成法印就会被对方一拳轰飞。

    “依靠千锤百炼熔铸出来的体魄,需要极高的天赋,更需要磐石般坚不可摧的毅力、冰冷深沉的意志,这种人哪怕放在旧时,也是千里、万里挑一的修炼奇才,不定真的能以武入道,踏破虚空,成就人仙之镜。”

    李昂似乎想起了什么,嗟叹道:“可惜如今天地灵气溃散,任你有鲤鱼跃龙门的卓越天资,也无法摆脱池水渐浅的窠臼,到头来最多也不过是止步宗师境界而已。”

    他也不全是为蝙蝠怪客惋惜,只不过武道宗师在任何时代都是稀有品,而且听对方的口气估计还颇有任侠之风,故而点评几句罢了。

    前世时,李昂困在元婴境界长久不得突破,他本不是一心师古仿古的迂腐之人,心想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就下到凡间装扮成凡夫俗子,到名川大山中的江湖门派学习武技。

    几十年游历下来,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手缚搏击摔跤格斗学了个遍,连偏门的奇门兵器、暗器飞镖也会玩上几手。

    李昂看着微微颤抖的手掌,喃喃自语道:“如今灵气溃散,要想再如前世一般靠呼吸吐纳积攒灵气恐怕不填可能了。还不如转进武道,看看能不能结合前世所修的术法,趟出一条康庄大道来。”

    此地不宜久留,不管是蝙蝠怪客抑或是哥谭警局,都不是自己能应付的麻烦,

    幸运的是李昂在仓库里袭击枪手的时候,顺手牵羊地摸了几个钱包出来,略一翻检里面还能有个一千美元左右的现金,节省点用还能应付几天。

    李昂长吁了一口气,就着河水洗去身上血痂,稍微不那么狼狈之后走上了公路,还在路过流浪汉们燃烧垃圾用以供暖的废弃汽油桶时,把自己身上包裹着的碎布丢了进去一并燃烧殆尽。

    和世界上所有光鲜亮丽的大城市一样,哥谭也有阴暗龌龊的角落,对于李昂这种“黑户”而言,偏僻混杂也就意味着安全。

    他面色坦然地走进了下城区,顺着斑驳锈迹的霓虹招牌灯光找到了间破败汽车旅馆。

    旅馆的老板是个体态臃肿的中年胖子,瘫在玻璃柜台后面的老板椅上,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嘴里还咀嚼着半块外卖送来的巨无霸汉堡。

    他看了眼华裔模样李昂身上的简陋衣裳,用一种有气无力的语气道:“请出示你的身份证件.....”

    李昂默默从钱包里掏出两张100面值的富兰克林拍在桌上,“这个可以么?”

    老板扬了扬眉梢,从玻璃柜台的窗里伸出那条粗胖的胳膊把钞票拿走,转动座椅从身后的货架上拿下一串钥匙,递给李昂。

    “你的房间在二楼左拐第三间,不要吵闹发出怪音,玩摇滚乐的时候轻一点——除非你能打得过隔壁房间的流氓。”

    旅店老板打了个哈欠,拿了张纸抽擦去了嘴角粘着的番茄酱,道:“如果要排解生理需求的话,床头柜里有联系妞儿的电话簿,顺便奉劝你一句要做好保护措施。”

    李昂眼角抽了抽,且不他道心坚定,对于男女之情没有那么看重,就算是真的一朝兴起,可对着这些皮肤粗糙毛发茂盛兼之体味浓郁的番邦白皮女子,他也下不去手啊。

    他婉言谢绝了隐晦的皮条生意,在走上了楼梯口时心念一动,朝老板问道:“对了,这里有报纸卖么?”

    旅店老板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上的一卷花花公子彩色杂志,头也不回地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看报纸?那不是上城区的白人阔老爷们才会在早茶时候干的事情么?”

    话虽如此,他还是挪了挪椅子,从身前的柜子里找出一叠近乎崭新的近期报纸,上面印着《哥谭时报》一行大字。

    “阿卡姆精神病院患者集体逃离”

    “洛杉矶体育馆发生变种人暴动”

    “西雅图警方破获一起邪祀案件”

    这些标题让李昂瞬间眼前一亮,他道:“你这儿还有什么报纸,我全要了,旧的也行。”

    旅店老板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嘀咕了一声:“真是怪人”,但还是看在富兰克林的面子上老老实实地从柜子里翻检出一大堆老旧报纸,拍在桌上。

    甚至于在李昂走得时候,旅点老板还因为他买走了一大堆废弃破烂,而友情馈赠了一本上个月未拆封过的女郎杂志,里面的内容自然如同其封面搔首弄姿的妙龄少女一样,充满资本主义酒池肉林的奢靡情调。

    “这西方诸国,真当是礼崩乐坏,人心不古啊!”

    李昂叹息着将彩色杂志塞进报纸堆里,一边怀念着唐时长安城中秦楼楚馆里的轻歌曼舞,一边捧着报纸轻声叹着三两步走上台阶,照着门牌找进了房间。

    泛着陈腐气味儿的被褥,被香烟烫出破洞的地毯,内外壁泛黄的窗玻璃,还有时灵时不灵的自来水,着实泛滥着一股衰败破旧的气息,和这栋下城区汽车旅馆的外貌别无二致。

    李昂毫不在意地坐在床上,打开了床头灯,就着昏黄等黄仔细翻阅起这些报纸。

    毕竟,无论是保全自己还是谋求修道的契机,首当其冲都是快点收集现世信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