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3章 蝼蚁

时间:2018-01-05作者:黑灯夏火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李昂那空灵的声音在仓库里回荡着,像是四面八方同时奏响的交响乐,令人无从把握其所在的方位。

    “当血浆流出躯体,灵魂脱离肉身,残留下的不过是一滩带着余温的碳水化合物罢了。”

    黑暗中,李昂寻着某个枪手粗重的喘息声跑动着,锋锐铁片轻巧地划开主动脉,鲜血喷洒的声音淹没在惨嚎之中。

    敌人,还剩下五个。

    “该死该死该死!”

    疤脸在心中狂怒咆哮,他瑟缩在仓库角落的某个废弃木桌旁,不断在自己周身上下摸索着,想要找到手电筒的位置,

    听到同伴惨叫的剩余枪手们更是慌乱,拿着手枪朝声音传来的位置胡乱倾泻出子弹,闪烁的火光几乎是黑暗中唯一的熹微光亮。

    “别开枪!”

    疤脸刚喊出来,却已经太迟了。

    李昂嘴角升起一抹笑意,双足踏在水泥地上悄然无声,手掌化刀劈在枪手脖颈,在对方痛苦呻吟的瞬间,双手已经如同长蛇一般绞在对方的胳膊上。

    李昂现在的躯体到底不过是16岁的瘦弱少年,更是在在海上漂泊了十几天,吃的都是些不堪饱腹的面饼浊水,

    为了能维持高强度的持续战斗,他将灵气沿着周身筋脉急速奔走,用更加现代的法,就是催命般地加快自己的新陈代谢。

    心脏近乎跳出胸膛,肺部传来难耐的焦灼痛感,每块肌肉都在不堪重负地呻吟着,

    必须速战速决。

    他双臂一绞,让枪手的胳膊应声脱臼,惨叫声遮掩了手枪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李昂脚尖一伸一提,将手枪踹起,右手轻巧地捏住手枪握把,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对方眼眶,黄铜子弹旋转着钻出枪膛,坚固的人体头骨在它面前形容虚设,

    嘭的一声,红白色的脑浆溅落在墙上。

    还剩四人。

    李昂来不及喘息,身形一矮翻滚着躲开了疤脸射出的子弹。

    “黄皮猴子你他-妈-的出来啊!”

    某个濒临崩溃边缘的枪手声嘶力竭地喊着,他发疯般地打光了弹夹里的所有子弹,然而除了击碎仓库的钢制顶棚或者打穿某具帐篷的塑料幕布外,一无所获。

    “蠢货!”疤脸在心中狂喊着,没有理会那个枪手中枪的凄厉叫声,借着火光摸索到了桌上的手电筒。

    按钮被扳动,六个灯泡组成的发光阵列撕开了浓郁的黑幕,疤脸一挥手电筒,在大致看清四周情况之后立马关掉了电源,整个人向后退去。

    砰!

    一发子弹精准地打在疤脸刚刚所在的位置,差之毫厘。

    疤脸内心狂颤,这个该死的黄皮猴子到底从哪里蹦出来的?这他-妈还用偷渡?你他-妈-的怎么不一人杀穿海岸警卫队,孤身闯进哥谭城呢?

    疤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贴着墙慢慢挪动,够到了卷帘门的开关。

    卷帘门的电源是独立的,只要三秒,三秒钟就能升起足够一人翻滚通过的缝隙。

    疤脸默默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水,发狠将手电筒再次打开,看也不看将其掷了出去。

    躲藏在仓库角落里的李昂探出头来,借着手电筒的光亮开枪打死了最后两个还愣神的枪手,还想要瞄准疤脸,却发现对方已经翻滚着离开了仓库,

    “负隅顽抗。”

    李昂冷笑一声,脚步急踏,一把抄起掉落在地上的手电筒,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般窜出。

    低沉的呻吟声在角落里响起,李昂回过头,是那个南亚裔的女孩。

    她的左腹猩红一片,血浆似不要钱一般地淌出,显然是被流弹打中了。

    “见其生,又不忍见其死,我修得是太上忘情,却终究狠不下心,将他人视作蝼蚁....”

    李昂叹息着走了回来,凑到女孩身前,用南洋话问道:“姑娘,你叫什么?”

    “我叫明....”

    话音未落,李昂已经催动周身最后一丝灵气将两根手指加热到通红,精准无误地插进女孩腰腹间的伤口,如同镊子一般夹出了其中的铜制子弹。

    “你运气不错,没伤到内脏,在这里躺着吧,我去叫警察过来。”

    李昂拖过一具枪手的尸体,把他的衣襟撕下将女孩的伤口包裹住,想了想干脆把枪手的衣服扒了了精光,胡乱地披在自己周身上下,隐匿身形。

    逃,逃得越远越好!

    疤脸拿着手枪奔跑在旷野中,往昔凶悍暴虐的他此刻却是怎么也提不起面对李昂的勇气,

    “那个黄皮猴子,他就是恶魔!恶魔!”

    疤脸喘着粗气奔上了仓库外停着的某辆货车,双手颤抖着在衣兜上下翻找着钥匙。

    “我对天发誓,等我出去我要带上二十个,不,三十个枪手,找到这个恶魔,用最残忍最恶毒的方式折磨他....”

    疤脸急迫地将车钥匙插好,启动引擎,急速旋转的轮胎摩擦着地上的细碎石子,下一秒这辆货车就将载着他逃出生天。

    此时的李昂才刚刚踏出仓库门,他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握着手枪,听到这边的汽车发动声后俯身飞奔了过来。

    “快开啊!”

    疤脸愤怒地拍着方向盘,明晃晃的车灯照亮了地上升腾起的氤氲烟尘,然而这辆卡车却丝毫没有要挪动自己的意思。

    怎么回事?疤脸从车窗探出头去,借着车大灯,透过扬尘看见四五根纤细的钢铁绳索一头锲进土地、一头绑在车辆不同部位,将车子牢牢固定在原地。

    “告诉我,仓库里发生了什么?”

    一个沙哑低沉仿佛地狱中传来的声音在车顶响起,这是哥谭流传着的都市传,这是所有犯罪者为之胆寒的梦魇。

    疤脸战栗着轻声道:“蝙,蝙蝠侠?”

    他的问题没能得到回应,一只健硕的拳头锤穿了车辆的挡风玻璃,轻而易举地将疤脸从座位上拎了出来,

    一拳又一拳,用凯夫拉装甲包裹的拳头锤在疤脸的鼻梁上,让这个渣滓的面部彻底被鲜血覆盖。

    然而周身隐藏在斗篷中的蝙蝠怪客没能料到,疤脸在看到自己之后没有发出惊恐的叫声,反而笑了起来。

    喜悦的,死里逃生的笑容。

    “哈哈哈,得救了,得救了。”疤脸的满口白牙在鲜血的涂抹下有些滑稽,他朝蝙蝠侠挤出一丝笑容,不断呢喃着:“你不会杀死罪犯的,救救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