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漫修仙实录 第一章 偷渡与觉醒

时间:2018-01-02作者:黑灯夏火

    苍茫大海一望无际,浓墨般乌云(阴yin)沉可怖,闷雷声震耳(欲yu)聋,(阴yin)惨惨的雷蟒电蛇无(情qing)地将夜幕撕裂,照耀出喧嚣海域上那一叶孤零零的破败渔船。

    暴虐的雨点如箭矢般倾泻而下,风声凄厉呼啸,十数米高的怒涛狂浪似神话中泰坦巨人擎天的双臂,将渔船高高托起,重重砸下。

    “这该死的风暴!这该死的垃圾无线电!”

    船老大愤怒地将嘴里叼着的劣质香烟咬碎,看着甲板上一群精瘦的水手们,拽着栏杆上的粗麻绳举步维艰,

    绝对不能返航,

    因为这是一艘偷渡船,更准确的说,是从马来西亚起航,驶向阿美利坚西海岸城市哥谭的偷渡船。

    船上的乘客,自然都是些在南洋本地失意落魄、想要去追寻美国梦的穷苦人民。他们在交给蛇头半辈子的积蓄之后,怀揣着忐忑不安与期许憧憬,踏上了这艘破败渔船的底舱。

    轰!

    水桶粗的雷电劈在渔船顶端的桅杆上,霎时间钢筋铁骨塑造的船体被照耀得通透,(肉rou)眼可见的绚烂波纹从桅杆顶部一直蔓延而下,坠入渔船的底舱之中。

    那大音希声的旋律不断激((荡dang)dang)回响,原本瑟缩在底舱角落里的华裔少年微微皱眉,眼眸中闪过一丝不解疑惑。

    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名为李昂,祖上本是华国江浙人,恰逢乱世饥荒下了南洋,凭着吃苦耐劳与精明能干,慢慢在南洋积攒起了家底,坐拥数座橡胶种植园,富甲一方。

    可惜后来子孙不肖家道中落,到李昂父亲这一代,家产已经被败了七七八八,加之其又是烂赌棍,竟把仅剩的一些地契房产全投进了赌场,打了水漂。

    贫困交加之下李昂母亲抑郁而终,而他那个嗜赌如命的亲爹,后来也因出老千而被人砍了,李父借的那些驴打滚高利贷还不肯罢休,说什么父债子偿,扬言要掘地三尺把李昂揪出来,让他先卖个腰子把高利贷补上,杀鸡儆猴。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李昂在高利贷的打手抓到自己之前,就咬着牙把母亲偷偷留给自己的一对玉手镯拿去典当,筹到一笔钱之后逃窜着上了这艘驶向异国他乡的偷渡船。

    只不过,和他一同窝在底舱的其余偷渡客们怎么也想象不到,这个平平无奇的华裔少年被方才的雷电震击神魂,竟然觉醒了前世记忆。

    “一晃已是千年岁月啊......”

    原本畏畏缩缩的怯懦少年忽然从瑟缩鹌鹑一般的偷渡客中站了起来,三两步走到圆形的窗户旁,透着污浊模糊的玻璃看向窗外那翻滚搅动的浪涛。

    此刻李昂的脸上已经彻底褪去了少年稚嫩,沧桑眼眸中闪烁着如渊如海的深沉光芒。

    前世的他本是汉朝时候隐居深山的练气方士,专精于变化成朱厌、饕餮、穷奇、麒麟等等洪荒异兽,唐时已经修元神境界,却没能扛过炼神返虚引发的雷劫,(身shen)死道销。

    油尽灯枯之前,他运转兵解之法,将神魂投入轮回,以期能有一天觉醒记忆,重踏道途。

    少年盯着镜子里稍显黝黑的华裔少年模样,用汉时洛阳官话喃喃自语道:“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既然如此,我便舍弃前世姓名,从今往后以‘李昂’自称。”

    他坦然一笑,走回拥挤的底舱,盘膝坐定,闭目凝神想要感应天地灵气,却意外地发现本应灵气充沛的雷暴区域竟是如同荒漠一般,只有在雷电落下的瞬间才有一两丝稀薄的灵力。

    李昂眉头紧皱,检索起脑海中的回忆。

    原来自武王伐商起,天地灵气逐渐溃散,汉时还能有淮南王修道飞仙,张道陵立五斗米教,到了唐宋时节,天下已经没剩多少有法力的道统传承,

    现代社会人类飞速扩张,原本还算得上洞天福地的荒山僻野都被钢铁都市无(情qing)侵占,想要修行更是难上加难。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个方士任凭其修为参天,没有灵气也是空中楼阁。

    “唉,命运多舛呐。”

    李昂隐蔽地结了一两个手印,趁雷暴结束前急忙收拢了几缕淡薄灵气,将其聚拢到眉心识海处。

    他前世涉猎极广所学极杂,从中正平直、煌煌大气的道门心法,到一花一世界的佛家密藏,甚至于连南荒的毒邪蛊术、北漠的萨满巫咒都略知一二,可谓双腿人形自走修道图书馆,倒是不用为缺少修炼的功法而犯愁。

    云销雨霁,刚才还一副世界末(日ri)模样的狂怒浪涛几息之间就不见了踪影,恢复平和的海面宁静得恍若隔世,只剩下一轮孤寂月牙点缀星空。

    极远处灯火通明的大都市夜景让船老大精神一震,拿起无线电联络上了哥谭港口的接头人。

    这场风暴帮了偷渡船大忙,驻守西海岸的海岸警卫队总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还出海巡逻,船老大打起精神,招呼着水手小心翼翼地躲开了哥谭港口的探照灯,默默驶向光线照(射she)不到的(阴yin)暗角落。

    咔嚓,

    底舱的活板门被人打开,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水手朝一众偷渡客们喊道:“到目的地了,等会上岸都小声点,听清楚了么?”

    众人面面相觑,默默点了点头。

    船老大轻车熟路地打开对讲机嘀咕了几句,一辆标有“迈恩公司”字样的中型运鱼冷藏卡车缓缓驶向了渔船所靠的岸边。

    一个膀大腰圆面相凶恶的黑人壮汉从卡车驾驶座上下来,和船老大寒暄几句之后,让水手领着偷渡客排队钻进卡车车厢当中。

    李昂泯然众人地挤在偷渡客里面,既然他打算长久修行,那就需要一个可以安稳定居的(身shen)份,暂且跟着大流,看看(情qing)况如何。

    卡车启动引擎,车厢里挤作一团的南洋偷渡客们小声地交头接耳着,谈论即将到来的美好生活。

    这里有高薪的工作,这里有健全的基础设施,这里有故乡匮乏的希望。

    真的是这样么?

    李昂忍受着(身shen)上传来的数十(日ri)未曾洗澡的酸臭味,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冷笑。

    哥谭,我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