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坏坏老公,宠不停! 第911章 和我一起下地狱! (六章合一)

时间:2018-03-05作者:宝米米

    ,精彩小说免费!

    童洛宁脸上拉着欠扁的笑,晃了晃,她就偏不走,看谁气死谁!

    看样子帝夜琛好像也不喜欢穆语彤的样子,可真是奇怪。

    一定得快点弄清楚,趁着她的男人还没被穆语彤吃豆腐,她必须及时止损!

    不然正要让穆语彤碰到了,她会特别不高兴!

    帝夜琛随便点了几个菜,询问两人意见的时候,穆语彤加了一道豆腐汤,童洛宁随便指了两个,完全没有多大兴趣。

    刚刚坐下来的时候她就先看过菜单了,整个饭店,估计最多的肉类就是人肉,反正吃不到帝夜琛,她还是等着吃宵夜好了!

    不一会儿,服务员端着精美的素菜佳肴上来,穆语彤立即笑吟吟的给帝夜琛盛豆腐汤。

    童洛宁看着,忽然咧开嘴,恶劣的笑,“这个豆腐汤的颜色好眼熟啊,跟昨晚杀人未遂的袁青被抓时候的脸色,一模一样。”

    童洛宁原本还期待着,穆语彤会给一些反应。

    没想到,她还真是冷血到底了,别说是反应,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反问一句,“袁青是谁?”

    呵呵呵……

    “看来,失忆的人,不仅仅是少爷一个人啊。”童洛宁意有所指的嘲讽。

    无奈穆语彤脸皮如铜墙铁壁,刀枪不入!

    童洛宁看着她从容自如的模样,想着被带走时候,痛哭流涕求饶的袁青。

    她年纪已经不小了,可是接下来等待她的,是无尽牢狱之灾,她最信任最依赖的人,却是这样利用了她,又干脆利落的狠心抛弃了她。

    可怜又可恨,说的就是这种人吧。

    正发呆,忽然被一声清脆唤回了神志。

    下意识看去,是帝夜琛用汤匙舀了舀是豆腐汤,一口未喝。

    童洛宁嘴角一撇,知道他是不喜欢豆腐汤上面飘着的葱花。

    似乎是对她揶揄的目光有所察觉,帝夜琛投来视线,暗底隐隐有一丝轨迹游动。

    “看我做什么。”

    童洛宁双手捧着下巴,笑眯眯的,“看你秀色可餐啊,比这里的菜色都好看多了。”

    帝夜琛给了两个字,“无聊。”

    穆语彤冷笑,“童洛宁,你为了让阿琛注意到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谢谢夸奖,我会再接再厉。”

    “真不要脸!”

    “嗯嗯,比起你来,我还有脸可以丢一下的。”

    拐着弯,骂穆语彤已经没脸没皮了。

    可不是么,她这是连自己的亲妈都抛弃了,使出这种下作的手段,怎么可能还有脸呢?

    童洛宁继续盯着帝夜琛,忽然肚子里咕噜叫了一声,她羞赧的捂住了肚子。

    帝夜琛冷淡开口,“没有人不让你吃。”

    童洛宁舔了舔嘴角,很是苦恼,“但是我不喜欢吃这些啊,没有一口肉,吃了我会觉得肚子不舒服,那还不如先饿着。”

    帝夜琛又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童洛宁机灵的转了转眼睛,“少爷,我能邀请你一块去吃肉吗?”

    “什么时候。”

    “今晚宵夜!”

    “……”

    “肉诶,那可是肉诶!”光是脑袋里想想,都激起了童洛宁的饱腹欲,看了眼面前的食物,特别嫌弃。

    原本没什么感觉的帝夜琛,不经意瞥见童洛宁缩着脖子往后退小表情,嫌弃的不得了的小表情,唇角似笑非笑掀动了一下,很快又隐灭了下去。

    “可以。”

    他迟了好久才答应,仿佛是经过了某种深思熟虑。

    从昨晚开始,一直没有得到帝夜琛多少正眼的穆语彤,看着他竟然主动答应了童洛宁的邀约,整个人觉得难以置信,更多的,是恶毒和嫉妒。

    童洛宁那贱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法术,为什么能让没有了记忆的帝夜琛另眼相看!

    她不信邪,明明这次老天爷都帮了她,她怎么可能会不成功!

    “阿琛,我们不是说好今晚去看电影……”

    帝夜琛眼一闪,开口道,“我以为你说身体不舒服让我陪你,是早点送你回家。”

    “其实我可以……”

    她只是想用这个借口挽留他晚上留下来陪她!

    帝夜琛转头对童洛宁说,“那你想带我吃什么肉?”

    童洛宁的眼睛倏然一亮,“什么都肉可以吃啊,牛肉鸡肉……我听说好像有个地方做的海鲜很好吃……”

    听着童洛宁兴奋激动的说着美食,帝夜琛目光认真看着她,似乎很感兴趣的模样。

    再次被忽视的穆语彤握紧了放在桌子底下的双说,恨不得将桌布给撕碎了!

    说着吃肉,帝夜琛还真是停下筷子,等着童洛宁带他去大吃一顿一番的模样,点了一桌子的素菜,最后只剩下穆语彤自己一个人吃,口淡舌淡,还要听童洛宁在那边洗脑,崩溃的很!

    “阿琛,不如我也跟你们……”

    在穆语彤期期艾艾说完之前,童洛宁一把扯过白南,挡在穆语彤面前,“怎么没半点眼色,赶紧送穆小姐回家啊!”

    一脸懵逼的白南:“……”

    其实我也挺想吃肉的宁小姐……

    帝夜琛看了眼白南,看似重视那般,补充了一句,“看着穆小姐进门再走。”

    白南点头,“是,少爷。”

    穆语彤脸上带着娇羞,心里多多少少因为帝夜琛这一句交代,暖和不少。

    不管怎么说,阿琛还是在意她的,不然怎么会特别交代白南盯着自己的安全呢?

    算了,回去让童未淩想想办法,今晚,就让童洛宁暂且开心一下。

    “放心,我回到家会给你报平安。”

    帝夜琛点了点下巴,站在门口,看着穆语彤一步三回头上了白南的车子。

    童洛宁就站在他身边,见他跟块石头似的动也不动,就这么一直望着穆语彤离开,心里头顿时冒出不少酸泡泡来。

    酸泡泡堆积太多,以至于一下子漫出来,说话也变成酸溜溜的,“人都走了,至于看那么久呐……”

    帝夜琛眼眸一闪,似是恍然间回神那样。

    侧身,单手抄兜看着她,“说要带我去吃什么?走吧。”

    说完,他率先走在前面,也不管后面的童洛宁跟上没。

    童洛宁小跑过去,心头一动,小手跟着一块钻进了他的裤袋,同熨贴的大掌紧紧挤在一块。

    帝夜琛猛地一顿,幽深暗沉的眼眸投过来。

    童洛宁还惊讶的说,“我的手告诉我这里面有宝贝,于是它就进去了,你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里面……有宝贝?

    似乎品出了另外的深意那样,帝夜琛眉角似笑非笑挑着,眸色像是从深褐,逐渐染成了墨黑。

    她发誓,她真的没有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真的非常真诚的,单纯的想要和他牵手,所以随便捏了这个烂理由。

    可是现在被帝夜琛盯着,这个理由简直……

    污到不行!

    “咳咳,快走吧,我饿死了。”

    帝夜琛炙热的目光仍旧放在她的脸上,听她这样说,总算是有了动静,慢悠悠转了回去,继续迈步往前走。

    他居然没有甩开她的手诶!

    童洛宁高兴的像是偷了坚果的小松鼠那样,弯着眼捂着嘴,乐不思蜀。

    现在距离用餐高峰期还不远,童洛宁想了想,指挥着路,把帝夜琛带到了初中学校小吃一条街。

    “厉害吧,这一条街全都是肉!”

    她敞开了怀抱对着小吃街,“尽情的吃吧!”

    帝夜琛:“……”

    现在说不去,还来得及吗?

    ……

    男人身形挺拔,穿着考究昂贵的西服套装,在热闹的小吃一条街里,简直就是一股清流,还是一股长的很帅,气场很足的清流!

    童洛宁走在前面,叽叽喳喳兴奋的像只雀鸟,“我跟你说,我们读书那时候,可喜欢来这里吃了……”

    人群熙攘,她很自如的侧身在空隙中穿梭而过,嘴上念念叨叨的说个没完,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不忘到处乱转,闪闪发光搜寻着美食,仿佛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帝夜琛跟在她的身后,步伐从容,不紧不慢。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神色匆匆的行人,不偏不倚朝着童洛宁这边的方向撞过来,帝夜琛眉心微皱,伸手搂着她的肩膀转了个圈。

    “呀!”

    后背有些重的撞在了男人的胸口上,童洛宁疼的呲牙咧嘴。

    帝夜琛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皱紧了眉心,“你后背有伤。”

    她很快就平缓了呼吸,眨眨眼,“是啊,你要看吗?”

    帝夜琛定定打量她,像是在考虑她的话,片刻后,将她往外推开,“不用了。”

    童洛宁小声咕哝一句,“什么嘛到底。”

    最后,童洛宁选了一个吃石锅鱼的地方。

    店面不大,也就二十来平米,摆着几张桌子,热热闹闹的就能开业了。

    帝夜琛穿着西服,坐下来也是不容易,童洛宁为了赞扬他,特地帮他用纸巾擦过桌椅,笑嘻嘻的让他坐下。

    等鱼上来的时候,童洛宁继续端着下巴盯着他看。

    帝夜琛神色淡淡,“童小姐,同样的招数,不适合用两次了。”

    “没有啊,我这次是在思考,你到底是记得我,还是不记得?”

    “很重要?”

    童洛宁不假思索,“当然了,你要是记得的话,今晚你还有亲亲和抱抱,你要是不记得,你以后都没有了。”

    说着,她歪着脑袋,笑弯成月牙,“所以少爷,你是记得还是不记得嘛?”

    “……”

    她这是在威胁他?

    帝夜琛嘴角微挑,“如果我说,不记得呢?”

    “少骗人了,堂堂帝少会跟着不认识的陌生人一块出来吃石锅鱼?”

    童洛宁搬起屁股底下的椅子,往前挪了挪,悄咪咪地说,“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不怪你的,真的,你偷偷的告诉我就好啦!”

    她眨巴着眼,眼里闪烁的星星,仿佛会说话那般。

    ……

    穆语彤回到住处,童未淩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那边的语气轻松恣意,“与帝少约会的第一天,如何?”

    穆语彤直接冷哼,“根本没用,你的好妹妹回来了,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呼吸间,童未淩的嗓音微微绷紧,“呵,穆语彤,你以为昨天设计陷害宁宁的事情,我不知道么?”

    阴凉的语气仿佛穿透手机,令穆语彤背脊一股发凉寒意。

    她咬紧牙关,没有答话。

    是,她不管怎么样,都要让童洛宁消失,这样才能一劳永逸,不再担心会被她搞破坏!

    可是这个念头,穆语彤敢让袁青去执行,却不敢同童未淩说一个字。

    这个男人,比恶魔还危险!

    童未淩听见了她窜动的呼吸,接着凉凉一笑,“我很讨厌背叛我的人呢。”

    穆语彤艰涩咽下一口唾沫。

    “记着,那个药必须两天给帝夜琛用一次,否则会失效,如果有了这东西你还比不过宁宁,呵……”

    【【【

    挂断了电话,穆语彤差点把手机给摔出去。

    一半是吓得,一半是怒极——

    什么叫比不过,她根本不屑和童洛宁比!

    ……

    嘈杂小吃店里,所有的感官跟着被弱化。

    怀里忽然多了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夹带着一股幽幽的芳香,柔软缠绵,令帝夜琛笑意加深,有种冲动,想要摸一摸。

    不过,他还是没有表现在面上。

    “应该说,是有印象。”

    “哦??”童洛宁眼睛继续闪。

    “白南说,我很宠爱我的女朋友,但是我的记忆里,所谓的女朋友,是穆语彤。”

    童洛宁立即反驳,“穆个鬼,你女朋友是我,是我好嘛!”

    她气愤的往他心口戳手指,“这里住的人,是本宝宝,才不是那个恶毒老女人!”

    帝夜琛抓住她的手,“但是,我没有我和你在一起的画面。”

    话音微微停顿,他目光放平,落在自己的左手与她左手的戒指上,暗中涌动着波浪。

    一听这话,童洛宁直接爆粗,“这算什么高科技?记忆移花接木?你觉得和你谈恋爱的是穆语彤?”

    帝夜琛摇头,“但是,我对她没有这个感觉。”

    “废话了,和你谈恋爱的是我,你要是敢对她有感觉……我灭了你!”

    “要画面是吧,我给你找。”

    说着,童洛宁从手机里翻出了昨晚的烟花视频,指着上面梦幻般乍现的字眼,“这是你送给我的,你看清楚啊!”

    童洛宁真是气坏了,真是没想到穆语彤还能来个不要脸两重奏!

    让她妈在北川恶心她,她自己跑来南城接着恶心她,真正的恶心到家了!

    越说,童洛宁觉得越气愤,尤其是帝夜琛好像还没有多少反应的样子,气得她想打人!

    帝夜琛看了视频,随后,略困顿的表示,“视频里,没有我们的画面。”

    “画面……要我们是吧!”

    一把将手机拍在桌上,童洛宁直接一屁股从椅子挪到了帝夜琛的腿上,抱着他的俊脸,对准薄唇用力吻了过去。

    她的小牙齿气呼呼啃着他嘴角,“昨晚谁说要亲亲的,居然敢记成别人,气死我了!赶紧给我想起来,听见没有!”

    帝夜琛几乎是愣住,任由她来动作。

    等到他品尝到美好,想要化作主动的之时,嘴角忽的一痛,是她用力咬的。

    童洛宁气鼓鼓的退开,泛着微红的眼眶水汪汪,“有画面了没有?”

    “我……”

    刚开口,又被童洛宁亲了一嘴,“有了没?”

    接连五次,都是她一亲上来就退开,帝夜琛想要抓都抓不住。

    这下,男人彻底被挑起了火,按着她的手,掐紧她的腰身,势必要将这个吻,深吻到底!

    一开始只是童洛宁对他的惩罚,可帝夜琛拿到了主动权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两人拥抱在一起,彼此相濡以沫,已然忘情!

    直到老板一脸揶揄将石锅鱼端上桌,笑呵呵说,“年轻人,吃了鱼再亲也不迟哈,保证辣到爽!”

    童洛宁捂着嘴巴,这才意识到自己气头上,居然忘记这里是石锅鱼店,不是自己家里!

    桌上石锅鱼烧着,桌下童洛宁也烧了起来。

    羞恼不已。

    反观帝夜琛,倒像得了什么好事,丰神俊逸的脸上写满飞扬,眉眼间的清冷跟着化开了那般,深邃幽然的眼瞳,更是明亮的不像话。

    “吃吧,你要的肉。”他一本正经的说着,往她碗里夹了鱼头嘴唇的部位。

    童洛宁掩面痛哭。

    店里面也有不少情侣档过来怀念中学年代,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的方式特别虐狗,女朋友不由抱怨起来。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这才叫谈恋爱,我简直是对牛弹琴!”

    “可是人家女朋友闹别扭的时候是个小可爱,我女彭宇闹别扭的时候像只母老虎……恋爱好难!”

    角落也有单身狗哭泣唱到:“简单点,虐狗的方式简单点!”

    ……

    接连三天,童洛宁也学着穆语彤那样,跑到帝曜集团去,就是各种耍无赖,甭管穆语彤如何千方百计想要接近帝夜琛,童洛宁就是不让她得逞,把穆语彤气得,一天眼尾纹都多一条。

    然而,期间童未淩几次三番找她,童洛宁全都拒绝了,一是忙着斗穆语彤,没工夫搭理,二来是之前在酒会上,童未淩说的那些话。

    现在她和帝夜琛好不容易可以好好谈恋爱了,又冒出这样的麻烦来,弄得童洛宁很不爽。

    表面上没说,可心里就是对童未淩有了一个坏印象。

    可是童洛宁不可能一直往帝曜集团跑,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于是对着帝夜琛三申五令,非常严肃的要求他,不准跟穆语彤单独相处,不准被她碰。

    童洛宁插着腰横在帝夜琛面前,张牙舞爪,娃娃脸要装出恶人吓唬人的模样,可还是藏不住软绵绵的可爱。

    “你要是不听我的话,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听见没有!”

    虽然帝夜琛仍旧对两个人之间的回忆没有多少印象,但是看着她冲自己发脾气的样子,心里头没有排斥,反而是有种欢喜。

    要是被外面那些下属们知道,总裁办公室里正有一个女人凶神恶煞恐吓他们总裁,他们冷面孤高的总裁居然还觉得欢喜……一个个都要怀疑人生。

    当然,站在办公室里亲眼目睹这一幕的白南心里再次默然流下了热泪,天真的他还以为趁着少爷现在记忆混乱能烧吃几天狗粮,谁能想到,他们撒狗粮都是靠本能的,再来多少次都能塞他一嘴!

    放心交代完领地问题,童洛宁开是忙工作室后续的事情。

    下周古囵和杨鸿雁会从国外回来,同她一起完成工作室推出的第一套香水系列,看着她们的愿望一点点成型的样子,童洛宁充满了能量和斗志。

    奔波了一天,童洛宁正准备回公寓好好休息休息,童梧的电话打进来,说是拿了不少海鲜,要给她做好吃的。

    童洛宁自然欢迎,在家欢欢喜喜的等着,没想到看见跟在童梧身后的童未淩,心情忽然落了下来。

    皱起眉头来,童洛宁心里有点复杂。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会想要疏离堂哥。

    “二叔,堂哥。”

    “宁宁,这次二叔给你拿了你最喜欢吃的黑鳕鱼。”

    “谢谢二叔!”

    “都是小事……宁宁,帝少没在家?”

    “不在家才好呢,好吃的都是我一个人的~”

    “哈哈,乖乖等着,二叔这就做给你吃。”

    本来还想着要在厨房里打下手,可童梧压根不给她发挥的空间,还一直强调油烟味会影响她的嗅觉,哄得童洛宁一愣一愣的,把她推出了厨房。

    “宁宁。”

    可是厨房外,有她不想面对的童未淩。

    “堂哥,你最近工作不忙吗?”她很自然的在沙发上坐下,“现在堂哥成了总经理,要做的事情不少吧。”

    “工作量是比以前多了,不过勉强能应付。”

    童未淩从善如流的说着,“宁宁,现在堂哥是总经理了,公司的很多事情都能决定,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回来吧。”

    拿起桌上的苹果咬了一口,童洛宁没有多大兴趣的样子,“没关系啦,去不去也一样的。”

    “可是宁宁,公司原本就是爷爷留给你的,迟早都是要交到你的手里……”

    “只要有人能够做好做大tong.lu,是不是我都一样,我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堂哥,还是别劝我了。”

    见童洛宁听不进,童未淩只好放弃。

    他看着她因为吃着苹果而泛起水光色泽的唇瓣,如同果冻一样,甜美诱人。

    童未淩喉结微动,手臂情不自禁放到了她身后的椅背上,这个动作,拉近了距离。

    “宁宁,其实我都听说了,帝少和他以前的旧爱,旧情复燃。”

    咔擦—

    童洛宁差点一口咬崩了苹果芯,板着脸,“堂哥,这事你是哪里听说的。”

    “是道听途说,不过,也有亲眼所见。”

    童未淩低声说道,“你还在北川的时候,我就看见他们出双入对……宁宁,你知道吗,那时候我真的很想过去,狠狠地给帝夜琛一拳,他辜负了你对他的期望和感情!”

    闻言,童洛宁手里捏着苹果转了个圈,咔哧咔哧继续吃了起来。

    “是吗,堂哥你不应该这么想的,你应该直接过去揍拳头,而且要揍到你看见的那个‘旧爱’脸上。”

    本以为会看见童洛宁伤心悲戚,哭泣着在他怀里寻求安慰的模样,可现实里,童洛宁的反应,直接叫童未淩傻眼了。

    “宁宁,你……不介意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