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原始文明成长记 第002章 首领,卒

时间:2020-08-14作者:羽卿书

    罗冲想要储存食物,那就需要工具,可是放眼这整个部落,现在真是穷的啥也没有了,那些成年的族人因为需要到外面采集食物,所以工具,兽皮等资源都是优先配给,像罗冲这具身体一样才刚刚十岁的少年,都还在光着屁股呢。

    到了晚上,所有的小孩子都只能挤在一个大草堆里抱团取暖,把整个身子都用草埋起来,但是还不能离火塘太近,不然就可能醒不过来了。

    在这个部落里,想获得优先的物资分配,一般要到十二三岁,长到一米六左右成年的时候,而这个身高的标准,就是长老的那根破木头手杖。

    现在还未成年,手上没有任何资源,罗冲只能思考用什么方法,才能最简单最高效的弄到食物,让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不会跟着他们啃树根。

    就在罗冲思索的时候,远处的丛林边缘,顶着绿色羽毛冠的大胡子首领,带着两个围着兽皮的大老爷们儿,拎着被砸得头破血流的死山猫向山洞走来,一边走一边嘿嘿傻笑,那是一只又像猫又像豹子的猫科动物,应该是早期的猞猁吧,罗冲也不认识,看起来不算大,应该有十几斤肉的样子。

    这群傻老爷们儿是那么容易满足,打到一只山猫都能高兴半天,就按他们这收集食物的速度,还不知道今年冬天又要饿死几个人。

    首领走到山洞口,把死猫交给一个留守山洞的女人,让她把食物剥皮,把肉切好风干,然后转头又盯上了罗冲的脚腕。

    经过高温杀毒的伤口已经拔干,四周略微有些红肿,那是有炎症的表现。

    首领看罗冲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笑着把攥在手里的一株草递给罗冲,让他把草嚼碎了涂在伤口上。

    罗冲当时都惊呆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首领递给他的,正是一株蒲公英啊,他是怎么知道蒲公英外敷可以消炎的,看来自己是低估了这些原始人的智慧啊。

    要知道这种简单的治疗方式,也是罗冲在部队里学习野外生存的时候学到的,平常的普通人只知道蒲公英可以吃,是一种野菜,可它别的功效和用法却没有多少人了解。

    得到蒲公英的罗冲如获至宝,赶紧塞在嘴里嚼碎了涂在伤口上,不管它的药效怎么样,但有药总比没药强吧,罗冲现在可不想放弃治疗,他觉得自己还有抢救的价值。

    首领见罗冲听话的照做了,很是高兴,这个小子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昨天还想着这小子可能活不成了,没想到今天又给了他一个惊喜。

    可是他哪里知道,在这个熟悉的身体内,已经住进了另一个陌生的灵魂。

    首领安排好众人的工作,就转身走了,他们还要抓紧时间收集食物,毕竟时间不等人啊。

    罗冲的时间也很紧,他也要储存过冬的食物,现在比较容易获取的肉食应该是鱼才对,但是这个部落的人不吃鱼。

    其实离山洞不到一千米的地方就有一条小河,大概**米宽,也是部落日常用水的水源,但是他们都很怕水,毕竟他们又不会游泳,以前也淹死过几个人,所以他们从来没想过从水中获取食物。

    而且他们也没有捕鱼的工具,平时狩猎的工具就是木棍,骨棒,或者石头,石刀,也就是磨的比较锋利的石片,连个矛都没有,鱼叉就更不用提了,所以没吃过鱼也是有原因的。

    罗冲现在就想着怎么捕鱼,工具那是不存在的,他现在手里只有那块用来割伤口的石刀,还有一条三四米长的蛇皮,就是昨天咬在他腿上的那条蛇,就是那条毒蛇把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咬死的,要不然罗冲也不会穿越到他身上。

    昨天晚上大家把那条蛇吃了,蛇皮就留给了罗冲,这玩意那么薄,也没法做衣服,首领就慷慨的给了罗冲,算是他被蛇咬的安慰品吧。

    “真是穷的尿血,啥玩意都没有,说好的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捡呢,狗没有就算了,告诉我装备去哪捡也行啊。”

    罗冲暗骂一句,起身把蛇皮缠在屁股上,围成一个三角兜裆布的样子,两头在腰里一系,就出发捡装备去了。

    他想的捕鱼计划是编一个筐来捞鱼,毕竟按那条河的大小,还有这原始的生态环境,也从来没有人捕捞过,里面的鱼应该很多才对。

    编筐的材料可以用竹子,也可以用藤类植物,竹子这里没有,但是藤类植物还是很常见的,在一些灌木丛里或者树上就有。

    现在是秋天,藤曼都已经半干了,最适合编制东西,夏天的鲜藤水分多,太软,冬天的干藤又太脆,一弯就断,想编东西还要用火烤弯,现在这个季节正合适。

    罗冲就在山洞附近的灌木丛扯了一大捆的藤曼,回到山洞口开始他的编筐生涯,几个小伙伴就围在他的身边,好奇的看着他,嘴里啊啊呜呜的也说不出个人话,还有几个怀孕的女人在山洞附近看家,吆喝着让那些小孩不要跑远,时不时的也看罗冲几眼,对于罗冲做的东西,她们也很好奇。

    还有一些大一点的孩子在拔草,然后就放在山洞口的空地上晾干,这就是他们冬天的床和被子。

    这个部落是有语言的,只不过还不多,词汇量很少,有很多东西没法用语言表达,互相交谈只能连说带比划,听的人也是连蒙带猜,非常不方便。

    罗冲也没有和他们解释,说了她们也听不明白,藤曼在他的手上不停的变化着,几根用作经线的藤曼在中间交叉在一起,再用一根藤曼当作纬线依次在经线中交叉穿过,缝隙比较大,毕竟是用来捞鱼的,编的那么密也没用,只要鱼跑不出去就行了。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啊啊的大叫声,还有什么东西奔跑的声音,几个女人还以为是野兽来了,赶紧大声招呼孩子们回山洞。

    小孩们都一股脑地钻到了山洞里,那几个女人把罗冲也拉到了山洞里,大人和小孩都好奇的伸着脑袋向外面望去。

    顺着喊叫声传来的方向,只见山洞西面的丛林边缘,大胡子首领和两个成年男人一人抱着一个巨大的鸟蛋,那鸟蛋足有篮球大小,一边跑一边嗷嗷大叫。

    嘎...嘎...

    伴随着几声刺耳的尖叫声,一只足有三米多高的恐鸟从树林里窜了出来,紧追在首领后面撒腿狂奔。

    “卧槽,你真是作的一手好死啊,连恐鸟的蛋你都敢偷,要蛋不要命啊,还不赶紧把蛋扔了。”罗冲吃惊的喊了一句,可惜没人听得懂。

    首领没有放弃手中的鸟蛋,恐鸟也没有放弃首领,刚才在丛林里双方还能拉开点距离,现在出了丛林到了空旷的草地上,人怎么可能跑的过恐鸟,那半米多长的巨大鸟嘴猛地往下一啄,首领的脑袋就象烂西瓜一样开瓢了。

    无头的尸体借着惯性又前冲了几米,然后倒在地上,怀里的鸟蛋也砸碎了,蛋液混合着血迹和脑浆,红的白的黄的洒了一地。

    首领,卒。

    ~

    ~

    ~

    ~

    ~

    更新说明:目前还是老规矩,中午11:00一更,晚上23:50一更,每天两更,感谢大家的支持,新书求票期,大家的推荐票,评论,评分,章节说,尽管向我砸来……
小说推荐